走訪臺灣「再皇民化」現場(上)
政府主導神社重建,正當化日本侵臺罪行

 今年8月15日(譯者按:日本向盟軍投降紀念日),在摩文仁之丘日本各縣慰靈塔的一角,建立了一座「臺灣之塔」。蔡英文以總統名義署名的石碑上,寫著如下的碑文:(編按:中日文版內容稍有出入)。
 「『臺灣之塔』建立由來記
 為悼念二次大戰中獻身沙場的臺灣戰士,我們建立『臺灣之塔』。在此摩文仁之丘,臺灣戰士崇高志節,埋沒七十年無以彰顯,殊感哀痛。日臺兩地有志之士募集善款加以援建,使世世代代,可資憑弔。當年日臺戰士皆為同袍,生死與共,榮辱共擔。來自臺灣英勇參戰二十多萬人中,三萬人戰歿,一萬五千人失蹤。無論時代如何變遷,族群國家如何分隔,凡犧牲一己性命守護他人之義舉,不應被後世遺忘。為了回報戰時受到臺灣各方恩澤,土地由沖繩翼友會提供。期盼成為親善交流橋樑,鞏固日臺的恩義連結。
 祈禱臺灣戰歿犧牲者靈魂都能安息!也希望來訪朋友們,體認前人深刻情誼,持續予以發揚光大。
一般社團法人 日本臺灣和平基金會
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 臺日交流協會
2016年8月15日」
 從碑文可看到「散華」(譯者按:即散花,意謂光榮的陣亡)、「勇んで参戦した」(奮勇參戰)、「自らの命を犧牲」(犧牲自我)等美化戰爭的詞彙。然而,作為日本殖民地的臺灣人民其實是受日本強制而死的,應該有人拒絕被稱為「同胞」(譯者按:中文版中寫為「同袍」)吧。
 自李登輝就任總統的1988年到民進黨的陳水扁執政時代,臺灣政府基於在歷史上肯定日本殖民統治與太平洋戰爭的立場,實施了保存日據時代遺跡的政策與教育。本文將其稱之為臺灣的「再皇民化」。

「日據」與「日治」
 最近我與臺灣學者成立的中華琉球研究會會員,一起走訪了幾處臺灣的「再皇民化」現場。
 新竹縣北埔的秀巒公園山頂有個日本神社遺跡,殘存著石燈籠、石階與神社的地基。苗栗縣通霄神社於1937年建立,以日本皇室祖神天照大神、以及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譯者按:1895年臺灣割日後,日本出兵臺灣鎮壓臺民反抗時的日軍統帥)為祭神。通霄神社的說明看板上,不以「日據」、而以「日治」記述日本殖民時代。「日據」意味著日本對臺乃殖民地支配統治,而「日治」則是將其殖民意味予以淡化。該神社更被指定為苗栗縣的歷史建築,並擬再花公帑把正在倒塌的社務所予以重建。
 屏東縣四重溪溫泉地區,則新修建了溫泉神社、鳥居、石燈籠、洗手亭等。此處還展示著一架模仿神風特攻隊零戰自殺機的構築物。
 高雄左營有一處所謂「海上特攻隊」震洋部隊的故址,保留著殘存的神社地基與石階。此處現在屬於中華民國的臺灣海軍基地範圍,二戰結束前是日本海軍基地,再之前則是清朝時期左營城牆的所在。乘車途中,我們還找到高雄的佳冬神社,有鳥居、石橋與神社地基。
 臺灣的神社總計有二百處以上,由政府政策性地進行著保存與重建。神社並非當地民眾的信仰對象,而是基於其乃日據時代的象徵而受到政府的保護。

牡丹社事件
 屏東縣的牡丹社事件琉球人之墓也被神社化了。沿著寫有「琉球藩民墓」的看板向前走,墓地周邊配置了鳥居、燈籠、大砲形狀的街燈等,顯然是站在認同「日本」軍國主義的立場被整修的。
 1871年宮古島漂民遭到臺灣原住民所殺後的第二年,琉球國被日本片面擅自改為「琉球藩」。1873年,日本外務大臣副島種臣為該事件向清廷提出抗議,1874年即發動對臺侵略。「琉球藩」是日本政府單方擅加給琉球的名稱,琉球國本身未曾同意。琉球國不是日本的屬地,而琉球人亦非「琉球藩民」。日本發動對臺侵略,琉球國也表示反對,因為日本政府利用琉球國(牡丹社事件)尋釁,毫無任何可侵略臺灣的法律依據,征臺可說是違反當時國際法萬國公法的。所以日本不是「出兵臺灣」,實乃侵略臺灣。
 對臺侵略後的1875年,日本政府勒令琉球國停止其與中國的朝貢冊封關係,並迫其使用明治年號;1879年,日本更以武力消滅了琉球國。日本經過對臺侵略,其帝國主義就完全成熟道地了。
 我向琉球人的靈魂合掌禮拜,但礙於日軍在墓前的石碑上刻有「大日本琉球藩民五十四名墓」等字,我只能避開墓碑斜跪。前來掃墓的人們,想必是站立在石碑前雙手合十禮拜的吧。在當地漢人埋葬琉球人的墳墓近傍,還立著以西鄉從道之名將日本侵臺予以正當化的石碑。也就是說,琉球至今仍被作為日本帝國主義的工具利用著。

加害與被害
 日本侵臺之際,臺灣原住民受日軍虐殺的山上,去年(2015年)重建了高士神社與鳥居,李登輝並為此寄送了「為國做見證」的賀詞,彷彿在肯定日本的侵略。
 另一方面,由日軍所「創作」的「以臺灣原住民為加害者琉球人為被害者,而日軍替被害者報仇」的故事,如今則還在繼續生產著。
 蔡英文總統今年向原住民道歉。對此立法委員高金素梅主張,蔡總統應該要求日本政府為其對原住民的歧視與加害向原住民道歉才對。高金委員自2002年起,對靖國神社提出要求「將高砂義勇隊犧牲者自靖國神社除名」的「靖國裁判」。她本人並親赴靖國神社提出合祀名簿,主張不要合祀,要求歸還祖靈。
 琉球則有雕刻家的金城實氏,與高金氏並肩進行靖國訴訟的鬥爭。
 琉球人與臺灣原住民都是日本殖民統治的受害者,但至今日本政府始終未曾謝罪。去年日本天皇去帛琉做慰靈訪問,然而他卻從來不曾訪問臺灣。(待續)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