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先生是中華民國的國父,也是中國國民黨的總理,大陸則尊其為「民主革命先行者」。11月12日,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大陸的全國政協常委會在去年11月決議於今年舉行隆重的紀念活動。臺灣方面則依照國民黨傳統的虛歲算法,去年便舉行了「國父孫中山先生150歲誕辰紀念日」,還發行紀念郵票、紀念幣。但是,從臺灣的整體綠化趨勢看來,像去年那樣紀念孫中山誕辰,恐怕難以為繼。今年的孫中山誕辰,大陸的紀念活動規模估計將超過臺灣。

孫中山逐漸淡出臺灣
 臺獨把「去蔣」與「去孫中山」視為整體「去中國化」的一環。我們去桃園慈湖「先總統蔣公陵寢」旁邊的「銅像公園」,從那裡不斷增加的孫中山和蔣介石的各種銅像,就能看到其「成果」。2014年2月,一群臺獨公然把臺南市湯德章紀念公園裡的孫中山銅像破壞、拉倒,然後在銅像上噴漆塗上「ROC OUT」(中華民國滾出去)。今年民進黨勝選後,綠委高志鵬立即在立法院重提「廢『國父遺像』」案,並表示:孫中山到底是不是臺灣2300萬人的國父,有待討論。此案後因蔡英文決定先攻「不當黨產」而擱置,但孫中山的「國父」地位早已連同「中華民國」的正當性一起墜落,在臺獨全面執政下,將不知伊於胡底。
 反觀國民黨。迄今,孫中山仍是該黨黨章上永遠的「總理」。馬英九自稱在其8年總統任內每天進總統府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國父銅像鞠躬致敬。但是,這位以國父「鐵粉」自命的馬總統/馬主席懷有深深的外省官二代原罪感,不敢也不想維護「中華民國」(在臺灣,這就代表中國)的正當性,遂以唾面自乾的忍讓態度坐視綠營污衊代表「中國」的一切──包括孫中山及其創立的中國國民黨。繼任黨主席的朱立倫比馬還「以順為正」,為了討好臺獨和美國,竟以粗暴的手段「換柱」,妄想以退讓求生。這個百年老店就在兩位只知忍辱而不能負重的黨主席領導下,「執政」反成「劣勢」,全黨失魂落魄,黨員離心離德,直到今年初的坍方式敗選。
 洪秀柱在3月底當選國民黨主席後,力圖重建該黨的中心思想。但7月底,她在黨內營隊問該黨年輕黨員「三民主義的作者是誰」,台下竟面面相覷,只有一人語帶猶豫地小聲答道:「總理?」洪並說有政治研究所學生講不出「三民主義」內容,以為就是「民有民治民享」。看來孫中山及其思想在臺灣已逐漸被淡忘。
 然而,孫中山不僅首倡中華民國,也是國民黨史上最重要的理論家。當這位國父兼總理在臺灣被人遺忘,不僅原版的「中華民國」(1912-1949)的傳承(即中國)被斬斷,進而使黨名帶有「中國」的國民黨失去正當性,無力招架臺獨;國民黨本身也會喪失其中心思想,逐漸綠化,自願淪為民進黨的外圍團體。

洪秀柱重建國民黨中心思想
 「黨的中心思想」首先必須是「黨的領導中心的思想」,然後才有可能使領導中心的思想成為全黨的中心思想。而國民黨失去中心思想,首先是因黨的領導中心放棄原有的追求統一的思想,甚至追隨對手的思想(臺獨)來建立自己的思想(獨臺)。
 早在1971年臺灣失去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後,國民黨就不再追求統一,選擇以「臺灣化」的獨臺路線來維持政權。其反臺獨的理由只剩下怕被「武統」。最後,「中華民國總統」及「國民黨主席」落入媚日臺獨李登輝之手。經過李登輝的「思想改造」,國民黨權貴階層失去道德自信和理論建構能力,其後三任主席(連戰、馬英九、朱立倫)都只會跟在民進黨後面拿香跟拜。其中連戰雖然在2005年赴大陸進行「和平之旅」,完成國共領導人在重慶會談60年後的再度會面,但是對目前兩岸關係和憲政運作威脅最大的「公投法」及「公投入憲」,卻都是在連戰擔任國民黨主席時配合民進黨而通過的。該黨思想程度的低落由此可見一斑。
 洪秀柱從去年決定爭取國民黨提名參選總統時起,就不斷強調要重建黨的中心思想。今年1月她宣布參選國民黨主席時,她表示要「傳承國父思想與精神」,並指出:「三民主義一直以來都是國民黨奉為圭臬的中心思想,成為我們持續推動民主建設的動力,讓國民黨在國家民主化的發展過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的角色。」8月10日,她在中常會中提出:「面對『文化臺獨』的謬誤挑戰,國民黨力倡重振三民主義思想」。她在會後再補充:國民黨將「力求在黨德、黨魂中心思想上,強化三民主義,奉行將三民主義現代化。」從這些言論看來,洪秀柱不但深知重建中心思想是國民黨起死回生、轉敗為勝的關鍵,她也認識到了有必要將三民主義賦予時代意義(「現代化」)。
 如果洪主席能成功地「將三民主義現代化」,她將是孫總理去世後第一位將「三民主義」重建為能夠指引集體行動的有效意識型態的國民黨領導人。

三民主義是問題框架
 三民主義為何需要現代化?又如何現代化?首先我們必須理解「三民主義」的性質。
 梁啟超的《新民叢報》在1903年3月發表了一篇〈近世歐人之三大主義〉,作者「雨塵子」(筆名)指出:此「三大主義」就是「多數人之權利」、「租稅所得之權利」和「民族之國家」等三項具體的政治主張。兩年半以後,孫中山在1905年11月發表的〈《民報》發刊詞〉裡,也提出了他的「三大主義」。但是,孫中山以其對歷史大勢的敏感度,將雨塵子所舉出的三項具體政治主張用它們所要應對的時代問題來取代,而概括為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孫的用語雖較為簡潔、周遍,但他的「民族主義」、「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其實只是「三大問題」──民族問題、民權問題、民生問題。孫中山只是很簡明扼要地把近代西方國家先後遭遇過的三個重大問題依其發生先後列舉出來,並簡略說明中國在這三大問題上的現狀。當時他並沒有對此三大問題提出一套邏輯一貫的解答方案。因此,孫版的「三大主義」是作為一套問題架構而問世的,並不是完整的理論體系。後來,孫中山在1906年「《民報》創刊週年紀念會」上講話時,首度把他的「三大主義」合稱為「三民主義」。孫在這次講話中,雖然對「三民主義」的內容有較多說明,但也只是隨手舉例,並非深思熟慮的結果。因此,「三民主義」還是原來的那套問題架構。
 不過,「三民主義」這套問題架構有其長處:它幾乎把一個政治體系可能面臨的所有問題一網打盡,並且其排列次序極有深意──民族問題必須先於民權、民生而解決,而民權問題如何解決將影響民生問題的解決方案。中研院胡佛院士曾把政治體系所可能產生的所有問題區分為「統攝」、「結構」與「功能」三個層次,而孫中山提出的三大問題正好與此三層次若合符節。長期批判國民黨的殷海光也說:「三民主義中的民族、民權、民生可以看作政治問題底三大基本範疇(three primary categories)。試問…各種思想學說,有那一種能逃出這三大基本範疇之外?這真是各路孫悟空跳不出佛爺底手掌心也!」殷認為:就「孫先生所處的時代而論,這真是一個偉大的天才創造。」
 可見「三民主義」是一個很有用的架構,無論什麼政治主張或議題,都可以依其問題性質歸類到「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或「民生主義」的標題之下。孫中山可以在這個架構下談論或避開任何議題、引入或捨棄任何學說,甚至即使前後矛盾,也永遠不必更動這套架構的形式外貌。
 孫中山在1924年1月30日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時的講話,就可用以說明「三民主義」的性質。孫在此次講話中一方面說:「我們所主張的三民主義,是永遠不變的」,但他同時又承認:「我們這次在廣州開會,是…重新來解釋三民主義。」既是「永遠不變」,又可「重新解釋」,乍看之下似乎矛盾,其實不然。孫所謂「永遠不變」的,是「三民主義」的問題架構;而他(不斷)「重新解釋」的,則是「三民主義」的具體內容。由於「三民主義」從來不是一套嚴謹的理論,其具體內容也就沒有很強的邏輯性,所以幾乎可以隨意增刪。孫中山一生就不斷隨形勢需要而修改三民主義的具體內容,甚至前後矛盾,但他仍然自豪於三民主義「永遠不變」。
 其實,作為問題架構的三民主義,本來應該具有很強的適應性,可以隨著時勢而修改,從而正當化國民黨的政策,並指引其黨人集體行動。但是,在孫中山過世以後,其黨人出於黨內鬥爭的需要,爭相神化孫總理,並各自抓住孫曾主張過的片段具體政策當作教條來彼此攻訐,於是反而使三民主義的靈活性被否定或濫用。最後,當黨領導權落入軍人出身、思想建設能力遠遠不如孫中山的蔣介石手中後,蔣乾脆把「三民主義」化為他所熟悉的儒家道德說教,使主義與具體政策、全黨行動脫鉤,成為純粹的口頭宣傳品,以及他與黨內政敵彼此攻擊的武器。然而,一旦需要拿「三民主義」來為某一具體政策辯護時,國民黨永遠可以再度利用三民主義作為「問題架構」的特性而繼續「重新解釋」其內容。

三民主義如何現代化
 國民黨來臺以後,在很長的一段時期裡堅持動員戡亂(反攻大陸)、長期戒嚴。由於其威權體制違憲、反攻大陸無效,在放棄反攻後又轉為獨臺,這些實際作為使三民主義的宣傳至少在民族主義和民權主義上說服力大減,幾乎只是考試用的標準答案,無法發揮使其政黨及政權正當化的功能,也無力對抗臺獨假借民主的攻擊。最後,當國民黨領導階層被李登輝改造到失去道德自信,於是也就失去了引用三民主義對抗臺獨/民進黨的動機,最後只能走上拿香跟拜這條死路。
 現在,國民黨在自亂陣腳超過30年之後,黨內罕見毫無原罪感並有道德自信的洪秀柱當選了黨主席。她的道德高度與使命感,使她敢於對臺獨說「不」,跟早已成為臺灣社會主流的「去中國化」正面對抗。她主張:面對「文化臺獨」謬論的挑戰,國民黨應該「大力維護倫理道德,弘揚中華文化的道統及中華民國的史觀,要不遺餘力的極力推展」。有如此魄力,才可能繼承民族主義的核心價值「追求國家統一」,也才能完整有效地運用三民主義的「問題框架」性質,使三民主義「現代化」。
 實際上,只要堅持三民主義的基本價值和最終目標(國家統一、民主憲政、民生均富),不要糾纏在孫中山當年隨情勢而變的具體政策,那麼三民主義不難適應時代需求而重新表述為新的政綱。我們在今年4月號的《遠望》社論中提出:符合時代需求的「三民主義」應在民族主義上主張國家統一,共圖復興;在民權主義上主張回歸憲法,鞏固憲政;在民生主義上主張扶助弱勢,追求均富。以此中心思想,對抗民進黨的媚日臺獨、毀憲亂政、斂財傷民,則國民黨重生有望,臺灣也才有可能走回正軌。
 國民黨在9月初舉行全代會,通過新的政策綱領,其中明言:「堅守憲法」,並「在中華民國憲法的基礎上,深化九二共識。積極探討以和平協議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可能性」;「深化民主發展,…恢復立法院閣揆同意權,建立權責相符的憲政體制」。此外,並對民生問題多所著墨。此一政綱雖未套用三民主義的架構,但是已經朝向三民主義現代化的正確方向。
 由於洪秀柱說要用「和平政綱對抗民進黨的臺獨黨綱」,又引起黨內獨臺分子的恐慌和反彈,以致馬英九、吳敦義等都公開批評此一政綱。但是,馬、吳所代表的「拿香跟拜」路線早已被大選慘敗證明是死路一條。洪秀柱若以「和平政綱」作出發點,日後進一步完善三民主義中心思想的具體內容,使孫總理創建的中國國民黨以及他的思想繼續對臺灣、兩岸、乃至全中國發揮正面、積極的影響力,這才是紀念孫中山先生在天之靈的最佳方式。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