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恃無恐的綠營
 蔡英文520就職演說中,拒提「九二共識」,對於兩岸關係的本質也語帶含糊,只用取巧方式讓北京捉不到明確把柄,但也未能讓北京滿意、放心。「考卷未答完,必須繼續作答」是國臺辦給蔡的評述與結論。問題是,這位「補考」的學生有恃無恐,並不急於把考卷寫好、寫完。520距今已經40天,蔡政府有關兩岸關係、國家認同方面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補考」考生應有的戒慎恐懼,反而越往離中、反中的方向,恣意揮灑。茲舉犖犖大者如下:
 5月20日,蔡英文的就職典禮上,由「紙風車劇團」演出立場偏頗、誤導民眾、激化二二八、醜化清政府及國民黨等「外來政權」的臺灣歷史。臺獨史觀堂而皇之,四處流竄1。
 5月20日行政院長林全上任後批示的第二份公文是:撤回行政院對侵入該院126名「太陽花學運」人士告訴乃論的刑事告訴。林全說,「太陽花學運」是政治事件並非單純法律事件,應該在多一點和諧、少一點衝突的原則下,儘量從寬處理,故決定撤回告訴。
 5月21日,教育部長潘文忠上任第二天,隨即召開記者會,宣布將以行政命令廢止馬政府任內通過的社會、國文科「微調課綱」。合憲、合法、遲來、藍營費盡力氣、對於扭轉臺獨史觀僅是杯水車薪的課綱微調,綠營一句話就讓它灰飛湮滅,臺灣社會也沒有明顯反彈。
 6月15日蔡英文核定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設置要點,該機構正式成立。「新南向政策」旨在降低兩岸經貿依存度,順帶為臺灣打開國際空間。相對於李、扁時代的舊南向,「新南向」的觸角伸得更遠,涵蓋與中國大陸關係微妙的印度,是此政策別有用心的一個亮點。
 6月22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初審通過民進黨版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此條例三讀通過,指日可待。蔡政府還擬在行政院下設置「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調查、執行他們所認定的「轉型正義」。上述草案把「轉型正義」要處理的時期,定為自1945年8月15日起至1991年4月30日止。換言之,臺獨派認定臺灣的「不正義」,全部集中在日本戰敗投降之後,到李登輝大權在握之前。即將被檢討、被清算的,顯然就是今年大選後失魂落魄的落水狗國民黨。至於殘害臺胞無數、踐踏我族尊嚴、逼使兩岸仇恨相向的日本殖民統治,顯然並無不義,所以沒有列入該被檢討的範圍。
 6月28日蔡英文參觀巴拿馬運河「觀花水閘」時,在簽名簿寫下「President of Taiwan (ROC)」,意為「臺灣(中華民國)總統」。對照於陳水扁以來,藍綠雙方為了掏空中華民國、偷渡臺獨與獨臺,曾在護照、官方公文書的Republic of China之後,另加括號(Taiwan),蔡英文顯然比扁、馬更大膽、更直白。
 6月29日蔡英文抵巴拉圭,應邀在國會演講。她表示,臺灣跟巴拉圭之間的友誼,「奠基在我們所分享的共同價值上」。巴拉圭人民努力追求的自由、民主、人權,跟臺灣人民在亞洲所完成的民主成就,是同樣可貴的普世價值,這就是我們友誼的基礎。蔡說,巴拉圭自獨立以來,經歷兩次戰爭,也經歷過威權統治,終於在上世紀九○年代,奠定了民主基礎;臺灣的民主之路,一路走來,也很不容易。「民主從來不會從天而降,只有依靠勇敢的人民不斷追求,才可能實現」。蔡英文沒說出口的潛台詞是:臺灣是自由、民主、有人權的,彼岸則否;民主是普世價值,高於國家統一;為了追求獨立,不惜經歷戰爭。
 綜上所述,民進黨對於考卷沒答完一事,並不擔心。反正拒絕「九二共識」至今為止所需付出的代價,都在可以接受的範圍,綠營寧可繼續以模糊、迂迴、讓北京捉不到把柄的方式搞臺獨。穩住獨派基本盤,持續「綠化」臺灣,以「求獨」的主流民意讓北京投鼠忌器,確保四年後能再度執政是他們的首要考量。
 正常政黨政治常因經濟好壞影響執政黨去留的情況,並不適用於臺灣。第一,民主、自由、人權、自主是臺灣認定的普世價值,以往「肚子扁扁也要投阿扁」,現在更多「天然獨」的年輕人成為選民,綠營民眾認定犧牲經濟是追求普世價值必須付出的代價,他們也願意付。
 第二,綠營認為反中、離中產生的經濟問題,可以某種程度以依賴美、日獲得解決。蔡政府一再請求日本、美國協助加入TPP(即便開放往日他們反對的美牛、美豬也在所不惜),就是想以東向、南向,取代西向。
 第三,「轉型正義」之追求,批鬥國民黨的快感,可以麻痺、轉移部分民眾對於民生議題之不滿。
 第四,綠營有本事把經濟不佳,轉化為對大陸的同仇敵愾。「肚子扁扁」的壓力不會全部集中在蔡政府身上,它會轉成針對本地財團和大陸勾結的憤怒。(反「服貿協議」及太陽花運動時,就上演過此劇碼。)
 第五,綠營認為兩岸經貿及民間往來的減少,固然傷到臺灣,但更傷到大陸。他們認為兩岸往來之目的,對臺灣而言是經濟、商業,對大陸而言是政治、促統。獨派願意犧牲經貿利益,所以有恃無恐;北京付不起臺灣脫中的代價,所以會委曲求全。(綠營不願臺灣經濟依賴大陸太深,即便大陸吞下「地動山搖」之說,繼續對臺讓利,臺獨派都不見得領情。)
 總之,綠營主動回來答卷的機率,微乎其微。除非,「地動山搖」。

有體無魂的藍營
 在2016年選舉中嚴重挫敗的國民黨,選後失魂落魄一厥不振。該黨唯一不具獨臺傾向、有助兩岸關係良性發展的檯面人物,只剩洪秀柱。洪在藍營的民間聲望雖然很高,但在國民黨內部高層的支持度並不高。高度綠化的國民黨,先是破壞體制強行「換柱」,阻擋洪競選總統,後又推出「本土派」黃敏惠和洪競爭黨主席。最後洪雖然有驚無險當上主席,但這只是代表該黨的基層人心未死,黨內具有實力的各方人物,並未因此捐棄成見,支持洪的領導。
 洪當選主席至今,仍然無法充分主導黨的路線。深藍及統派選民期待國民黨改頭換面、重新出發,帶給臺灣人民臺獨與獨臺之外的另一種選擇。可惜這個期望至今仍未實現。國民黨敗選之後的檢討,仍以如何善用網路媒體、如何廣納年輕人、如何更本土化(包括把「中國國民黨」改名為「臺灣國民黨」)居多。更高層次的路線檢討、理想重建,則付闕如。
 1971年之後,國民黨的偏安心態不但搞亂了臺灣人的國家認同,更孵育出臺獨與獨臺。一位資深藍營外交官說:「我前半生的努力,是深怕別人不接受我們代表中國;我後半生的努力,則是怕人家以為我們屬於中國。」國民黨高層普遍具有反共思維,因反共而反中,因反中而拒統,最後寧與臺獨妥協也不願被共產黨統一。該黨高層又普遍具有原罪感,大陸省籍如馬英九者固不必說,臺灣籍者對於兩蔣時代的許多作為亦自認理虧、心虛。他們的腰桿因此無法挺直,上焉者不敢言所當言,下焉者遂以靠向臺獨來證明自己也愛臺灣。歷經李登輝對該黨的支解改造,與馬英九的以順為正、隨波逐流之後,藍營人物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已經屈指可數。他們為了避免「被統」而反臺獨,但毫無求統的誠意。臺灣把「藍綠惡鬥」等同「統獨對峙」,是對統派的屈辱,也是對國民黨的抬舉,因為國民黨並非統派。
 扁、馬主政以來,憲法雖沒有改變,但人民心中已經確定:中華民國的領土從「固有疆域」縮小為「臺澎金馬」;大陸、臺灣不再是「一個中國」的兩個地區,而是兩個敵對的國家。因此之故,大陸護照納入日月潭風景遂引起臺人的憤怒,以及馬政府的抗議。國民黨雖在嘴巴上承認「九二共識」,但其具體作為卻處處違背「一中原則」。馬的八年,雖然為兩岸帶來和平發展的機會,但也蒙蔽了對岸,讓對岸看不到臺灣離中國越來越遠。(民調顯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比率,在馬任內急速下降,速度甚於李扁時期。)陳水扁曾說他的成就之一,就是讓藍營綠化,此言不假。洪秀柱接手這樣的國民黨,想要改造它,真是難中之難。下面兩件最近的具體事例,更足以說明。
 徐巧芯是國民黨近來冒出檯面的青年軍,她曾對「本土」及「非本土」定義如下:「本土」必須將臺灣的切身利益放在首位;一旦「對中國大陸的政經想像」超出「對臺灣本地利益的想像」,那就是「非本土」。當王炳忠挑戰她說:「像李登輝將臺灣的利益,寄託在對日本的想像,甚至為此可以出賣釣魚臺主權,為何還被一堆人認為是本土的代表?」徐的答案是:因為日本、美國對臺灣的殖民或剝削,都不如中國大陸對臺灣的「威脅」讓人感覺更直接。徐的思維在新一代藍營中,極具代表性。她和她的同志們正積極催促國民黨舉行路線辯論,更「本土化」是他們的主張。
 「臺灣民政府」成員洪素珠雖因辱罵榮民成為眾矢之的,但細思臺灣社會對此事件的反應,就可知道洪的偏激仇中言行,並沒有促成臺獨、獨臺的自省。綠營只認定洪的言行太偏激,但並未指責此言行背後的反中思維。平心而論,洪只是講出許多綠營人士不方便講的真心話而已,豈可獨責洪素珠?陳水扁曾說:太平洋沒加蓋,統派、不認同臺灣的中國人大可游回去。蔡英文曾說:中華民國是一個流亡政府。洪素珠不過就是照單全收扁、蔡的教誨,並且付諸實行罷了。蔡英文出面責備洪素珠的粗暴,一方面贏得理性、溫和的美名,另一方面藉機又鞏固了臺獨的意識形態。因為洪只錯在粗暴,她的反中意識沒錯,沒被檢討,仍是主流。
 至於藍營以及外省軍眷對此事件的反應,大多是闡述榮民如何有助於臺灣早年的建設與安定(免受對岸解放),以及榮民愛臺不落人後(省吃儉用捐款助人),卻沒人從更高也更根本的層次指出:臺灣就是中國的一區,要把榮民趕出臺灣的思維,是不合邏輯、不講理、不人道的。我們今天可以制止洪素珠辱罵榮民,但還有成千上萬的洪素珠以對岸13億人為敵。要徹底消除洪素珠的粗暴,就要從消除反中意識著手。可惜藍營未從這個角度出發,平白喪失一次打擊臺獨、建立自己品牌的機會。
 國民黨未來的價值與作用,取決於洪秀柱能否主導該黨,還是該黨吞噬了洪秀柱。如果洪能主導國民黨的改造,此黨就能扮演穩定兩岸關係的角色,引領臺灣往正確方向發展,它也可以享有正面的歷史定位。短期之內(四到八年),國民黨雖然很難贏得選戰,但洪的路線與理念必須持續播種,讓臺灣人民看出臺獨、獨臺之外一種更好的選擇。今日如不播種,以後永遠不可能收割。
 如果洪的改革失敗,國民黨就會更「本土」、更靠向綠營,這就註定該黨將步向裂解、弱化之路。藍皮綠骨者被綠營收編,正藍軍則灰心、出走。國民黨就會成為無足輕重的綠營尾巴黨。

北京必須改弦更張
 臺獨與獨臺氛圍的高張,史無前例。除非洪秀柱成功主導國民黨,否則臺灣島內已經找不到自我糾誤的機制。面對有恃無恐的綠營,以及有體無魂的藍營,北京必須改弦更張。
 首先,法理臺獨不應該是唯一的紅線。蔡政府檯面上雖然避開修憲正名,檯面下卻可以大搞文化臺獨、隱性臺獨,「中華民國」其表,「臺灣國」其實,這是溫水煮青蛙,它對兩岸關係以及國家統一的傷害絕不下於法理臺獨。務實的蔡英文,任內應該不會誤踩法理臺獨紅線,但她一定會用迂迴、柔性的手段,從各個層面強化、鞏固臺獨意識。透過中小學教科書宣揚臺獨,是最具體、有效的方法。其他如在公文書或護照上面動手腳,讓民眾習慣於「一邊一國」,此事已經發生,日後還會強化。北京必須修改紅線的範圍,否則這道紅線形同虛設,意義不大。
 其次,北京必須改變紙老虎的形象。民調顯示:多數民眾認為民進黨上台,不至大幅改變兩岸關係。這就是吃定北京投鼠忌器,不敢中斷兩岸交流。兩岸僵局對臺灣經濟必定有負面影響,但其影響究竟有多大,得看北京的決心與意志。北京如果放寬對綠營的考核標準,甚至認為只要停掉政府間的交往,民間經貿仍應正常發展的話,綠營就永遠不會承認「九二共識」,臺灣人會把大陸當作紙老虎。「地動山搖」之說,就不攻自破。鄭國子產曾說:「唯有德者能以寬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鮮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翫之,則多死焉,故寬難。」在多年「去中國化」的反中、仇中宣傳之後,臺灣多數民眾根本拒絕感受大陸對臺灣的「德」,北京的「寬」(善意與讓利)已無可能叫臺獨回心轉意。如果以寬不能服民,就必須猛,讓臺獨望而生畏,反而不會使臺民誤判,也可避免走向絕境。除非北京放棄統一,否則紙老虎形象只會增加臺獨的誤判與冒進,導致「民狎而翫之,則多死焉」,造成民族的悲劇。
 第三,國共固然應該繼續交流,但必須課以國民黨對統一的誠意。不能因為獨臺沒有立即性傷害、獨臺之害小於臺獨,就無條件的與之交流。更不該讓藍營把大陸的善意與讓利,成為他們爭取選票的工具,而且用後即丟,甚且邊用邊丟。所謂用後即丟或邊用邊丟,就是指一方面以和平發展紅利爭取選票,但卻又散播獨臺理念助長臺灣民眾對大陸的排斥。以往國民黨常被認為有牽制、阻擋民進黨的功效,但事後看來,其實完全無效。一個沒有求統信念(實際上是懼統、拒統)的獨臺黨,只會助長臺獨聲勢,它不可能對臺獨有任何壓力。
 第四,文化促統的效果優於經濟讓利。兩岸經貿一向帶給臺灣貿易順差,可惜順差越大,兩岸的距離也越大,可見「利誘」買不到人心。面對大陸經濟的表現以及科技的進步,多數臺灣人不是與有榮焉,而是感到越來越大的壓力。因為兩蔣的反共教育加上李、扁去中國化運動,許多臺灣人已把對岸當「圖我日亟」的敵國。「敵國」的進步當然是「我國」的壓力,不是榮耀。要轉換這種心態,得靠文化、歷史的連結,讓臺灣人產生跟大陸休戚與共的感覺。目前多數臺灣人的歷史觀都是偏頗的,尤以年輕人為甚。扭轉之道必須先確立一套完整、有說服力的說帖,再經由媒體、網路、戲劇、書本、民間組織等管道散播出去,日久方能見效。
 大陸還應掌握某些特定節日或歷史人物,重建兩岸的連結。把教師節改為9月28日、兩岸聯合祭孔就是一例。由兩岸學者合力弘揚儒家思想,讓孔孟之道重新成為指導兩岸人民生命、生活之指南,則是更深刻、更長遠的功課。再如紀念、表揚赴陸參與抗日的臺籍先烈,也深具意義。
 第五,北京必須建立文化自信與制度自信。有了文化自信,才能文化促統。有了制度自信,才能破解有心人士對中國的無謂攻訐。有些臺灣人認同文化中國,但總以大陸不民主、沒人權作為拒統的理由。大陸必須建立一套能夠正當化現行體制(包括任何體制改革方向)的理論,將現狀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目標間的道路說清楚,建立有說服力的制度自信,才能主動迎戰西方的民主至上論,才能破解臺獨的魔咒。
 公然主張臺獨的民進黨,2016年首度完全執政(同時主導行政權與立法權)。綠營固然意興風發,兩岸關係卻面臨嚴酷考驗。黎明之前,總是特別黑暗。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與臺灣問題的順利解決,都有待一怒而安天下的文王。

後記
 此文發表於今年7月下旬由全國臺灣研究會、中華全國臺灣同胞聯誼會、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共同舉辦的第25屆「海峽兩岸關係學術研討會」。歷年來大陸對臺工作付出極大心力,但是工作成效如何,則需有一具體考核指標,才能改進、糾誤。一段時間內,兩岸互訪多少人、主辦相關會議多少場、接待藍綠知名人士多少、對臺讓利若干、支用經費若干,固然可做考核指標,但是臺灣人當中支持統一,以及自認是中國人的比率,或許也是值得參考的重要指標。
 依筆者觀察,此次研討會具有兩項特色:第一,臺灣受邀者以藍營為主。藍營人士的特性包括:支持國民黨,對北京仍有許多疑慮,他們把「誰來主導統一」看得比「是否統一」更重要。雖然在「藍vs.綠=統vs.獨」的簡單二分法中,他們和北京同被歸屬於極廣義的統派。但在堅持某些前提才願統一的實務操作下,他們和綠營的距離比和北京還要近。(與會的某知名人士,會後不久即被蔡政府聘為對陸「二軌」智庫的副執行長。另一知名教授「保持現狀」之信念極其堅定,不願在有生之年談論統一。另一位曾任藍營政務官的知名人士,則堅持守護早被臺獨借殼上市的中華民國。)
 藍營人士因對統一缺乏信念,因此他們對臺灣政局的分析,亦無法抓住關鍵因素。他們追求的是兩岸的短期表面和平與臺灣的經濟發展,不是長期、全民族的統一與利益。某知名人士在會中指出,國民黨敗於內鬥,但他卻沒說國民黨鬥什麼?他又說,兩岸應繼續交流,若不交流,就是把臺灣推向美日。馬政府八年內,兩岸交流甚於以往,臺灣對陸的離心力也甚於以往。顯然「交流」本身不是完整、有效的藥方,仍需其他配套措施。與北京同床異夢的藍營人士,其實並不適宜為北京出謀劃策,但此次會議的要角卻是他們。
 第二,大陸與會人士幾乎都是對臺深具善意的「鴿派」,他們對於多數臺灣人把對岸當首要且唯一敵國的心態,幾乎無法了解。臺灣政府的對陸政策以及民間的對陸思維,大陸人若以平常、正常心態去理解,必有落差。
 與會的大陸某知名學者說:蔡英文其實很軟弱,民進黨內沒有人才;蔡被現實所逼,應會改變臺獨立場;任何政治人物只要以蒼生為念,都會改變自己錯誤的主張。另一涉臺研究人員則說:蔡英文的挑戰很大,國民黨必會再起,但現在北京不要對民進黨讓利,才能助國民黨再起。
 前者的盲點是,他忽略了「以蒼生為念的政治人物」怎會集結成為堅實的臺獨黨,並以臺獨騙取選票?民進黨確實沒有治國人才,但該黨的目標若是勝選(而非治國),那麼沒有治國人才又如何?後者則嚴重低估國民黨分崩離析的狀態,並誤以為只要國民黨上臺,就有利兩岸統一。事實是:馬英九「親美」、「友日」重於「和中」,「不統」先於「不獨」與「不武」;馬當政八年,不但沒有撥亂反正,反而替台獨架設溫床。
 這是一場「敷衍北京的藍營」與「滿懷善意的陸鴿」的圓滿聚會。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