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遠望
香港的真假英雄

編按:香港近來「英雄」輩出。被法國化妝品牌終止代言合約的藝人,成了「英雄」。被「可以調動全中國的國安和警察」的「神秘組織」強行帶走,但後來又在港臺兩地大放厥詞的書店老闆,不但成了「英雄」,還是「香港良心」。這些英雄的共通特色是:鼓吹港獨、援引臺獨。相對而言,拼命保護港民以致被火吞噬的兩位消防員,則是無名、無言的真英雄。可悲的是,真英雄竟然淪為港獨政客的消費品。臺灣民眾對上述的香港劇碼應不陌生,因為似曾相識。

 踏入6月,香港連續發生三件「大事」。首先,香港歌手何韻詩被法國知名化妝品牌終止合作。她的另一個身份是積極參與社運、提倡「港獨」、有意參選9月份立法會選舉的政客。因此一時間,有關中央政府打壓言論自由、品牌向強權跪低等等指控不絕於耳,何韻詩也突然成為「香港英雄」。

香港近來多「英雄」
 其次,失蹤八個月的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突然回港向警方銷案。但林氏隨即就在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的協助下,召開記者會,控訴內地執法機關對他的「拘禁」。在反對陣營的包裝下,林榮基儼然成為「無懼強權打壓」的「香港良心」。然而,林榮基所謂「被強行帶走」、「中央專案組」主導調查案件等說法,還有反對陣營極力渲染的內地公安「跨境執法」,破壞「一國兩制」的連篇謊言,很快就在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和林榮基的內地女友的證實下,不攻自破。
 6月18日,香港支聯會和傳統泛民政黨發起「向強權說不」遊行。《蘋果日報》特別報導「一位來自臺灣」的黃小姐到訪銅鑼灣書店,並舉起自製標語支持林榮基。黃小姐說,臺灣在國際間經常受到內地打壓,包括常常被迫掛上「中國」名銜,甚至強行變成「中國臺灣」,她又說:「香港和臺灣應該一起努力,走在一起。香港加油!」
 另外,被法國知名化妝品牌終止合作的香港歌手何韻詩也出來「抽水」(編按:廣東俗語,即占便宜)。何韻詩6月10日在臉書發表聲明,稱儘管多次嘗試聯絡該品牌不果,但體諒它「絕對受(中國)壓」,又稱該品牌「不只是不尊重我(何韻詩)」,更是「不尊重香港人」。民眾理解何韻詩損失慘重,但是卻很難理解這個跑去找「政治人物」達賴,並稱「瞬間被馴服變乖學生」的人,如何在香港實踐達賴的理想。
 6月19日,無懼打壓的「香港英雄」何韻詩,在原定地點上環普慶坊舉行小型音樂會。她在音樂會上表示「感謝林榮基」,稱其「身陷險境,仍站出來為香港人出聲」。同一日,公民黨主席余若薇也在《明報》以《何韻詩與林榮基》為題撰文,稱兩件事均「觸及香港人的底線」,鼓勵香港人「向強權說不」。
 第三件事,6月21日晚,淘大工業村一個迷你倉起火。這起火災歷時108個小時,是香港史上最久的工廈火災,期間,兩名紀律部隊的消防員不幸殉職,牽動了無數港人的心。可是,在深深惋惜之餘,我們也看到政客利用兩位消防英雄的離世,瘋狂攻擊特區政府,並要求取消7月1日的慶祝回歸酒會。
 這三個事件,無論原委如何,最終都指向中央政府,這也就帶出了本文想討論的問題:第一,失蹤八個月的林榮基突然現身,掀起軒然大波,想必事出有因,原因究竟為何?第二,被法國品牌終止合作的藝人,卻跑去怪中國政府;在深圳被捕的林榮基,卻稱內地警方「跨境執法」。我們能否從何、林二人的事件,窺見香港政局未來的走向?第三,香港社會在近幾年政治紛亂、妖魔當道的情況下,是否還有分辨真假英雄的能力?民眾的心態發生了哪些變化?

被打壓的「英雄」引臺獨入港
 6月21日晚,林榮基接受臺灣《公視》電話訪問,並在訪問中直言,香港應該向臺灣學習,「獨立」是唯一的出路。這個訪問非常重要,它開宗明義以「懸崖邊的香港!一國兩制是假?獨立是死路?出路?」為題,顯然林榮基的經歷竟然可以導引出「香港必須獨立」、「一國兩制失敗」的結論,這才是《有話好說》節目的用意。
 正因如此,主持人才沒有追問所謂的「中央專案組」是否真的存在?該小組是否主導林榮基被捕?就連林某到底所犯何罪,主持人也無意深究,任由林榮基隨意發揮,毫無邏輯。比如,主持人先稱「『中央專案組』是大陸文革時,一個體制外組織,權力加大、專門搞鬥爭」,然後話鋒一轉,問林「你如何認定整件事是『中央專案組』主導?」林顯然說不清(加上他港式國語極差),只用對方「發覺自己漏了口風」搪塞。
 主持人再問,「中央專案組」級別這麼高,怎會讓你帶罪回港?林又給了荒謬的答案:「他有時候看起來,也是相當笨蛋的,不是那麼聰明。他們在寧波拘留我的時候,他們讓我說什麼我就說什麼,完全不反駁,他們讓我讀什麼臺詞我就讀什麼,他們想不到我們回到香港會反抗,我也沒想到自己會不聽他們的話。」
 試問一個「可以調動全中國的國安和警察」的「神秘組織」,會不會犯下如此可笑的錯誤?當主持人奉林為「香港良心」,並「擔心」他的安危時,林顯得「大義凜然」,「有什麼安全不安全,他要我死,一槍就把我打死了。」正是這句話,如果「中央專案組」真的這麼「恐怖、極權」,林榮基還能在香港、臺灣安然無恙地大放厥詞?

臺灣公視奉港獨為「香港良心」
 更可笑的是,主持人一臉疑惑地提出一個白癡問題:「難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林榮基失蹤的八個月,都沒有處理好銅鑼灣書店事件嗎?」面對這個問題,筆者想說,難道一個國家主席就是要專注這些不懷好意的栽贓嫁禍,而不去處理關乎國家民族興旺的大事嗎?如果主持人的答案是肯定的,筆者也不會覺得奇怪。畢竟,這個節目的意圖,就是告訴港臺兩地的觀眾:「和『臺獨』一樣,『港獨』才是唯一的出路」。所以主持人說:「中共不寄希望於香港人」;「『獨』是絕望的表現,下一步可能是『恐怖襲擊』」;他還預言「兩列列車對撞」。
 正如林榮基所言,如果這件事不被有意炒作,只是出售、郵寄禁書,香港人當然不會關心。但是如果上升到中國破壞「一國兩制」,「跨境執法」,當事人和政客進而鼓吹「港獨」,那就是另一層面的事情了。它關乎香港前途和穩定,連臺灣人都開始關心了,香港人怎麼會不關心?
 說起臺灣人的關心,值得我們留意的是,臺灣新任總統蔡英文在就職演講時,不提「九二共識」之餘,毫不掩飾將臺灣當成獨立國家的主觀意願。6月25日,大陸國臺辦證實,「五.二○」之後兩岸官方聯繫的機制已經關閉,隨後,有著良好溝通傳統的海協會也中斷了協商機制。
 就在這種局面下,臺灣《公視》專訪了林榮基。有趣的是,主持人羅列的有關「港獨力量」茁壯成長的事件,幾乎全部發生在行政長官梁振英2012年上任之後,包括2010年,社民聯倡議「五區公投,全民起義」;2012年,陳雲(編按:與中共元老同名的香港學者)發表「城邦論」;2014年「佔中」前,港大民調指不足四成港人對「一國兩制」有信心;2016年,新界東補選時,梁天琦稱「獨立」是香港唯一出路;《學苑》期刊以「香港青年時代宣言」為主題,提出「獨立」訴求;陳浩天組織「香港民族黨」;電影《十年》上映;32名泛民中青代發表「香港前途決議文」;「香港眾志黨」成立;「何韻詩事件」等,「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林榮基。」
 如果真有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恐怕不是微不足道的林榮基,而是「臺獨」與「港獨」的合作。也正因如此,最初伸出援手的支聯會和何俊仁等傳統泛民,就顯得非常沒有政治智慧。林榮基現身,是為了向兩岸三地,乃至華人世界大聲說出「港獨是唯一的出路」,而他「人權高於主權」的「港獨思路」,與現正當道的「本土派」一拍即合。也因為這個原因,由九○後組成的「本土派」政團「本土民主前線」才臉書力挺林榮基,並進一步推廣「獨立」主張。林榮基所謂去臺灣尋求政治庇護、「港獨」是向臺灣「普世價值」學習等說法,深受「本土派」推崇。這時候,何韻詩說「感謝林榮基」,就顯得可圈可點,感謝林榮基為「港獨」指了一條與「臺獨」合作的「明路」。

消防員殉職 淪為攻擊港府工具
 就在香港被何韻詩、林榮基等事件搞到不分黑白,失去理智的時候,一場香港史上焚燒時間最長的工廈火災,轉移了公眾的視線。在撲救過程中,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和消防隊目許志傑不幸殉職。他們的離世,與何韻詩、林榮基兩人故意製造人禍的行為形成強烈的反差。前者是為了保護市民生命和財產的無名、無言英雄,後者是唯恐天下不亂、謊話連篇的「香港英雄」。
 在這幾年的政治紛擾中,消防員的殉職,讓我們找回香港失落的專業精神和為他人奉獻的「獅子山精神」——它不是一味地索取,一味地計較個人得失,而是將自己放在全局考慮,做出為別人考慮的選擇。可是,看著臉書上,政客們瘋狂地「消費」他們的殉職,把它變成攻擊特區政府的工具,稍有良知的人,都會感到惋惜。公眾對消防員的敬意,最終將被政客們利用,變成顛倒是非黑白的爭吵,終日無休,到最後,正義也將變味。
 表面上,香港人正在追求正義、公平、民主、自由;實際上,他們即將經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