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與光復
長眠印度的中國遠征軍英雄

 今年6月5日,中國駐印度大使館劉勁松代辦,到印度阿薩姆邦東北部瑪格麗特縣朗通村,祭掃二戰中國軍人公墓(目前已知印度的三處中國軍人墓地在蘭姆伽、蕭竹青和阿薩姆。)他對印度當地人說:「這批陣亡的軍士,是我們的英雄,也是你們的神。」(編按:請參見本刊七月號劉勁松的悼念文。)
 劉代辦在陳錫勝與許榮生的墓前宣讀祭文:「七十餘載前,法西斯肆虐,日寇橫行,華夏半壁硝烟,緬甸陷落,印度瀕危,世界何去何從?
 十萬青年,投筆從戎,灑淚妻子,遠離生養之故土,奔赴天竺之異域,厲兵秣馬,為家國殺敵,為民族犧牲。視死如歸,正氣浩然,功勛卓著,美英印軍民為之贊嘆,二戰進程為之改書。然功成玉碎,未聽捷報即馬革裹尸。長眠於此,墓碑尚在,茶樹青青,然風雨銷蝕,歲月如刀,幾人能辨,何人奉花?」

中國的英雄 印度的神
 這是一段「XY」的故事,滇緬遠征軍得從頭講起。
 1937年,七七事變,抗戰爆發。
 1938年,雲南省主席龍雲提議修滇緬公路。
 1941年12月5日,日本偷襲珍珠港,發動南方作戰,太平洋戰爭爆發。三個月內,日軍下菲律賓、馬來半島、新加坡、荷屬東印度,席捲東南亞,隨即矛頭直指緬甸。
 1941年12月23日,《中英共同防禦滇緬路協定》在重慶簽署,中國組建遠征軍10萬人。
 1942年2月,遠征軍入緬,由史迪威指揮。3月8日,日軍占緬甸首都仰光,進攻曼德勒,企圖切斷滇緬公路。3月裡,第200師戴安瀾部,在同古與日軍激戰12晝夜,重創日軍第55師團。4月中旬,新38師孫立人部馳援仁安羌,解救英軍7000人。5月,由於沒有空中優勢,中英聯軍作戰失利,遠征軍分路撤退,損失慘重,穿越野人山的部隊,有3萬餘人葬身原始森林。
 戴安瀾在撤退途中重傷不治,第五軍軍長杜聿明寫下:「整天傾盆大雨。原始森林內潮濕特甚,螞蝗、蚊蟲以及千奇百怪的小巴蟲到處皆是。瘧疾、回歸熱及其他傳染病大為流行。一個發高熱的人一經昏迷不醒,加上螞蝗吸血,螞蟻侵蝕,大雨沖洗,數小時內就變為白骨。官兵死亡纍纍,前後相繼,沿途屍骨遍野,慘絕人寰。」

中國遠征軍 魂斷野人山
 詩人穆旦寫下了《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
 在陰暗的樹下,在急流的水邊,
 逝去的六月和七月,在無人的山間,
 你們的身體還掙扎著想要回返,
 而無名的野花已在頭上開滿。
 那刻骨的饑餓,那山洪的衝擊,
 那毒蟲的嚙咬和痛楚的夜晚,
 你們受不了要向人講述,
 如今卻是欣欣的樹木把一切遺忘。
 過去的是你們對死的抗爭,
 你們死去為了要活的人們的生存,
 那白熱的紛爭還沒有停止,
 你們卻在森林的週期內,不再聽聞。
 靜靜的,在那被遺忘的山坡上,
 還下著密雨,還吹著細風,
 沒有人知道歷史曾在此走過,
 留下了英靈化入樹幹而滋生。

 5月5日,日軍第56師團擊潰遠征軍三個師後,一路追擊侵入雲南境內,打到滇西的惠通橋,但被從昆明增援的宋希濂部三個師所阻,國軍把橋炸毀。中日兩軍隔怒江對峙兩年。「朝日新聞」刊:「援蔣路的完全遮斷告成。」
 第一次滇緬戰役,中國慘敗,失去怒江西岸,包括騰沖、松山、龍陵、芒市、遮放、畹町等大片國土,滇緬路斷。
 1942年8月,退入印度的官兵整編為中國駐印軍(代號X部隊),是為新20、30、38三個師共3.2萬人。中美兩國協議,用美援裝備在雲南編組中國遠征軍(代號Y部隊),共6個軍約20萬人。
 到底是陸戰還是空戰能擊敗日本?在昆明陳納德的飛虎隊總部有幅大象用鼻把油桶推上卡車的照片,其中一隻象叫「林旺」,牠是遠征軍帶來臺灣唯一的「日俘」。孫立人抓了6隻日軍的大象,只有這隻存活下來,但沒人知道牠背上替換的歷史,走過的遠征。牠是被徵,不是願征。誰騎牠背上,牠就為誰服務。
 「林旺」搬運油料推動的飛機,遠征當時被日本挾持的臺灣。1943年11月25日,飛虎隊進行「感恩節奇襲」,轟炸新竹機場。珍珠港事件以來,日本「絕對國防圈」首次遭突破,42架轟炸機被炸毀。它被稱為抗戰史的典範,空戰史的完美記錄,但這次行動也刺激日本大本營。次年4月18日,就在Y部隊開拔入緬三天後,日軍在河南發動一號作戰,幾乎全殲美第14航空軍的所有前進基地。

日寇的「亙世紀大遠征」
 為了打通大本營與南洋的聯繫,日本攻略中國南方和西南方的空軍基地,因為這些中美空軍基地已嚴重危及日本本土至南洋之間的海上交通線。此一作戰日本徹底動員其陸軍,支援作戰所調動的人力,超過明治時期的日俄戰爭兩倍以上,日人稱之為「亙世紀之大遠征」。
 12月2日,日本打到貴州獨山,重慶震動。蔣介石趕緊空運X部隊精裝14、22師返國增援,這也是蔣介石和史迪威的戰略分歧點。蔣反對在緬投入五個精銳師;史迪威卻把緬甸視為他的戰場,必須在那雪恥。蔣認為有空中運輸就夠了,地面運輸不如空運,傾向採陳納德之議,以陸面部隊保建飛機場,步步逼近日本,最後以轟炸結束戰爭。但史迪威則主張打通滇緬公路,再由陸面反攻回去。最後美國還是以跳島戰術,用長程轟炸解決了戰爭。臺灣因此被跳過了,少受了大罪。
 中國駐印軍在印度不用吃咖哩。根據盟國達成的協議,駐印軍的裝備由美國供給,訓練由美軍負責,後勤補給由英國保障,薪金用印度盧比發放。駐印軍吃得飽、穿得好,配備齊全,衝鋒槍、輕重機槍、火焰噴射器、迫擊炮、榴彈炮、戰防炮、坦克一應俱全。

中國遠征軍反敗為勝
 史迪威常講,中國士兵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士兵。就像軍歌唱的:「遠征隊伍真雄壯,拋下筆杆上戰場」。駐印軍在蘭姆迦基地訓練,掌握裝備操作,熟悉叢林戰術,戰鬥力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兵士們不怕犧牲,善於戰鬥,相互激勵:野人山的血不能白流,必須讓鬼子為第一次遠征軍的犧牲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
 1943年10月,X部隊共6萬人展開反攻緬北作戰,駐印軍從印度阿薩姆的雷多出發,再次深入緬北。部隊在前面打,工兵在後面修路,反攻野人山,挺進孟康河谷,橫掃孟拱河谷,攻克密支那,南下八莫和南坎。
 1944年5月,Y部隊15萬官兵強渡怒江,反攻滇西,收復騰沖、松山、龍陵,殲滅日軍第56師團,重創第2師團和第49軍團。
 從印度到中國的公路和油管同時建成使用,大批戰爭物資從印度源源不斷運往中國抗日戰場。這條史迪威公路,花了一年多時間,一路修一路打。遠征軍殲滅日軍近五萬人,包含號稱「常勝」的日軍第18師團。日軍被趕出中國南大門後,正面戰場對日反攻的序幕就揭開了。
 1945年1月27日,「X+Y」兩部隊在芒友會師,宣告緬北、滇西戰全勝。
 中緬印大戰歷時三年三個月,中國投入兵力計40萬人,傷亡近20萬人。
 第二次入緬反攻作戰的勝利,除了地面武器裝備、火力強於日軍之外,制空權的絕對優勢是個決定性的因素。我之火力完全可以壓倒敵人,日寇埋頭於工事當中,坐受我炮火之轟擊。我空軍又有絕對優勢,我軍晝夜自由活動,敵則晝伏夜動。可見我軍只要有好裝備,即可戰勝敵人。我軍精神條件早就裝備妥當,只缺物質條件而已。

山之下 國有殤 天之涯 不相忘
 在阿薩姆陳錫勝與許榮生的墓前,劉勁松的悼文說:「我輕撫你的墓碑,洗去青苔與泥痕。你的名字、職務與犧牲年月,神奇地展現出來——那是我們如此熟悉的中國方塊字。…北望是喜馬拉雅山,墓園在山之下。東北望是家鄉,咫尺却像是天涯。山之下,國有殤。天之涯,不相忘……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