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細節中的魔鬼:蔡英文藉南海仲裁挑釁兩岸關係

 針對2013年菲律賓所提的南海仲裁案,經過三年審理後,海牙常設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PCA)在今年7月12日公布了五人仲裁庭做出的判斷。關於臺海兩岸政府的南海主張,仲裁結果可歸納為二:第一,否認中國對南海海域享有歷史性權利的法律依據(即「U形線」);第二,將包括臺灣實際管轄的太平島在內的南沙所有島嶼認定為「岩礁」。裁決結果雖在意料之中,但對於未來中國與鄰近國家或地區的多邊關係,尤其是五.二○後陷入冷對抗的兩岸關係,都埋下了導火線。
 裁決結果出爐後,北京發表聲明,秉持其一貫不接受、不參與仲裁的立場,重申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至於民進黨執政下的臺北政府,則一反常態,熱鬧異常地由總統府、外交部、內政部與陸委會分別發表了不同的聲明。三天後,又由立法院四個黨團協商發表「立法院朝野黨團對於南海仲裁案共同聲明」,由民進黨籍立法院長蘇嘉全在院會中宣讀。
 這五份文件雖然表面上都表明我方堅持南海主權、不接受仲裁結果,但用字遣詞卻有出入。如未加細究,很難看出蔡政府對南海主權的真實態度。倘再惑於蔡英文登上迪化艦發表講話,或將誤以為蔡對中國大陸釋出善意,進而幻想兩岸可能因此破冰,並合作捍衛南海主權。
 例如,大陸副外長劉振民在7月13日即正面回應,稱許臺方「表明了鮮明的立場」,希望與臺灣同胞一起努力,「維護好我們的祖產」。大陸涉臺學者並表示:蔡當局聲明展現兩岸「同仇敵愾」,陸方或可能重啟兩岸熱線;期許蔡當局把握機會,趁機打破兩岸「僵局」。北京清華大學臺研所副所長巫永平認為:蔡英文政府的反應,是對北京的「善意」;在「主張南海主權」、「不接受裁決結果」這兩個部分,兩岸之間有共同基礎,有利於兩岸共同維護南海主權;南海仲裁案為兩岸合作提供了難得的「機會之窗」。上海臺研所常務副所長倪永杰也認為:南海問題是兩岸恢復對話的一個機會,蔡政府若進一步表述南海是中華民國的固有疆域,證明兩岸同屬一個國家,就有可能為當前兩岸關係「破冰」。
 但是,真相絕非如此。蔡英文政府在南海仲裁案中確實看到了「機會之窗」,可是臺獨所見的「窗外」景象,與對岸的善意解讀大相逕庭。箇中玄機,就藏在蔡政府各份聲明的用字細節裡。

內政部、陸委會聲明是煙霧彈
 與「九二共識」的操作手法一樣,蔡政府首先通過內政部與陸委會的聲明,製造南海問題的模糊空間。兩份聲明都提到了1947年政府公布的「南海諸島位置圖」,據以主張我方領有南海主權。由於「11段線」或「U型線」即出自此圖,所以這一點與北京一貫主張的依據基本是重疊、吻合的。許多人因此善意解讀:民進黨政府繼承了1947年的「11段線」主張,一方面呼應了中國大陸的主張依據,另一方面也承認了1949年前後中華民國法統的延續性。從而,兩份聲明引起的最大遐思便是:兩岸之間存在共護「祖權」的合作空間。
 如此解讀,實過於樂觀,因為所有五份文件(連同蔡英文的艦上講話)都不提「U型線」、「11段線」(即大陸的「9段線」)及「歷史性水域」等兩岸共通的概念,而僅由內政部與陸委會以ROC政府(非PRC政府)公布的「南海諸島位置圖」一語帶過,目的就在避免造成「兩岸一致」的形象,以凸顯臺灣(即蔡英文口中異於大陸的「我國」)的主體性。
 何況「南海諸島位置圖」僅出現在內政部與陸委會的聲明中,未見於總統府、外交部及立法院各黨團的聲明。而在憲法架構下,內政部與陸委會同屬處理對內事務的部會。顯然,蔡政府是企圖以內政部聲明安撫臺灣島內的藍營民意,另藉陸委會聲明敷衍大陸。
 眾所周知,蔡英文早在李登輝時代就主持炮製了「兩國論」,後來又稱「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日前出訪巴拿馬時更自署為「臺灣總統」(President of Taiwan),並在琉球的「臺灣之塔」上題字且簽署「總統蔡英文」。(此塔係臺獨及日本政府為紀念替日本當砲灰的臺籍日本兵而建。)以上種種,說明蔡對於「中華民國」以及兩岸「一邊一國」的立場是一以貫之的。實際上這次蔡英文的如意算盤乃是:以1947年「南海諸島位置圖」做為掩護,在「兩岸同屬一中」議題上即可安然過關,以「違心之論」敷衍北京所出的試卷。
 所以,內政部與陸委會這兩份聲明宛如煙幕彈,煙幕彈背後偷偷上演的卻是:「臺獨」的民進黨與「獨臺」的國民黨、親民黨正不斷合流,在「中華民國是臺灣」的外衣下,持續推動著國家分裂(後述)。

外交部聲明偷渡兩國論
 撥開了內政部與陸委會的煙幕彈,我們再來細究其他三份聲明。總統府的聲明僅強調「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主權屬於中華民國所有」,但絕口不提我方的法理依據,也就是避談與大陸呼應的「U形線」,連1947年「南海諸島位置圖」亦不復見。全文模糊軟弱,宛如馬英九「南海和平倡議」的再版。
 外交部的聲明,則語露玄機。該部最關心的,並非南海主權或者島礁判定,其開宗明義第一條竟是強調兩岸「一邊一國」的違憲立場:「在判斷本文中,以『中國臺灣當局』(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不當稱呼我國,貶抑我作為主權國家之地位」!然而此話絕非一時興起。請看,在民進黨主導的立院共同聲明中,同樣也出現:「在常設仲裁法庭的…判斷本文中,以『中國臺灣當局(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貶抑我國作為主權國家之地位,為中華民國政府與全體國民無法接受」。其實,蔡英文在巴拿馬自署「臺灣總統」,都並不算「貶抑『中華民國』之地位」,民進黨政府哪裡會在意這個國號?可見其對「臺灣當局」一稱是毫無異議的,只是不願意屬於「中國」而已。
 總統府做為對外代表國家的機構,外交部則是處理對外事務的部會,不但二者俱未提及我方在南海主權的法理依據,後者更變本加厲凸顯兩岸兩國的臺獨立場。這只能說明,依憲法捍衛南海主權並非民進黨政府的當務之急;他們破天荒在第一時間由不同單位發表四份聲明(後再主導立法院各黨團共同聲明),看似立場堅定,實乃企圖利用南海仲裁結果玩弄兩面手法,藉機對外製造臺灣(以「中華民國」為名)實質獨立的假象。
 最後,民進黨再拉上對外代表全民意志的「最高民意機構」立法院當墊背,而向來拿香跟拜的藍營果然為其背書,國民黨黨團(未必經過黨主席洪秀柱的同意)和親民黨黨團都附和了民進黨和時代力量主導的「共同聲明」,其立場甚至與偏向臺獨的外交部聲明彼此呼應。於是一切完美!
 其實,蔡英文政府想要藉著南海仲裁案搞臺獨,不只表現在五份聲明加一份講話全都不提「11段線」及「歷史性水域」(否定「兩岸同屬一中」),還更清楚地展現在這六份文件全都一致主張經由「多邊國際協商」(實即「兩國論」)解決南海爭議,如:「多邊機制」(內政部)、「多邊爭端解決機制」(陸委會)、「多邊協商」(外交部、蔡英文艦上講話)、「多邊的協商」(總統府)、「多方折衝協商」(立法院)。
 蔡政府還怕自己敷衍大陸的手法(引用「南海諸島位置圖」)反而導致其臺獨「苦心」被國際「誤解」,7月12日晚上,陸委會就趕緊發布新聞稿,說明:「兩岸是各自主張、各自權衡」,政府與「相關各方」要共同促進南海區域的和平穩定。第二天,外交部部長李大維再做補充:我國與大陸「各做各的,各有各的主張」,表明不與大陸合作。於是,大陸的苦口婆心、與人為善再度落空。16日陸媒報導即指出:蔡當局聲稱的「各方」是指國家,但兩岸非「國與國」關係,况且李大維表示不會與大陸合作,兩岸機會之窗已逝。
 然而,南海主權對於中國與周邊國家而言,是國際問題;但對於臺海兩岸而言,則是因內戰而遺留至今的內部問題。國際問題有國際政治的解決方法,內部問題則必須由同屬中國的兩岸人民一起解決,容不得外人插嘴、干預。蔡英文政府在正該對外強硬捍衛主權(如此則必須兩岸聯手)之時,卻藉機以兩面手法走臺獨鋼索,盤算如何與大陸完美切割(如此則必須放棄南海主權的法理依據)。民進黨政府此番操作非但無助於解決南海風波,反而是在挑釁兩岸關係,玩火自焚。

臺獨配合美國戰略布局
 美國對南海爭議的主張是不管歷史,將各方有效占領的島礁武斷地依現狀就地合法,再依據美國自己並未加入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來劃定南海各方的權利範圍,以大幅限縮中國向南海發展的空間的。如此則美、日軍事力量就能自由進出南海,共同制衡、圍堵中國。這次仲裁結果明顯符合美國的意圖,因此美國在臺協會(AIT)7月12日立即發表聲明,主張其「對菲律賓和中國都具有法律約束力」。
 臺灣是美國「亞洲再平衡」戰略的重要棋子。民進黨上台後,臺灣自甘配合美國充當其馬前卒的角色即更為吃重。蔡英文政府此番對仲裁案的兩手反應,一方面敷衍大陸,另一方面又離間兩岸,如此既可暫時維持臺海穩定,又能為美國利益效勞,則尤其正中美國下懷。
 再如日前令人跌破眼鏡的雄三飛彈「誤射」事件,若放在此一脈絡下來理解,其背後的算計也將更為明顯。「誤射」發生的7月1日,不僅是中共建黨95週年紀念日,另一廣被忽略的背景是,當時美國正聯合其他26國舉行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中國大陸雖然獲邀參加,但其角色實受嚴重淡化、排擠,因為大陸船艦無法參與作戰訓練,只能參加人道救援、救災及反海盜訓練。
 美國主導的RIMPAC,一向被認為劍指中國,加上適逢大陸慶祝建黨紀念,於此敏感時機,而臺灣做為美國軍事同盟(本質上與殖民地無異),其一向在東部外海演練發射的飛彈,卻西向「誤射」於臺灣海峽,政治意涵不言而喻。
 民進黨執政不到半年,兩岸關係即瞬間進入冷對抗,現在又不斷挑釁兩岸互信,偷渡臺獨,與美國唱和。記得仲裁結果出爐前夕,蔡政府就以「防颱」為由,撤回駐守太平島的兩艘巡防艦。另一方面政府高層卻又看似態度強硬地預告:海牙仲裁若將太平島視為岩礁,我方「一些難聽的話將會說出口」。如今國際反中勢力徹底否定了我南海主權,民進黨政府最「難聽的話」竟然不在鞏固「11段線」及「歷史性水域」,卻致力於偷渡「兩國論」。請問,這「難聽的話」究竟是在抗議什麼?
 更有甚者,蔡政府若放棄由「11段線」劃出來的「歷史性水域」主張,那麼以她為首的「(不屬於中國的)臺灣當局」對遠在南海的太平島(及東沙島)的「統治」正當性基礎,將僅剩立法院各黨團「共同聲明」中「持續實質占有、有效統治超過半世紀從未間斷」的事實。這不但等於放棄了其他未被我方「實質占有、有效統治」的所有島礁,也使臺灣對太平島、東沙島的主權主張,與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等「竊占」(實質占有、有效統治)島礁的效力相同。
 這是對美國的主張最徹底的讓步,也是最公然地出賣國家領土主權!

臺獨賣國其來有自
 臺獨對於包括太平島在內的南海主權態度曖昧、欲迎還拒,其來有自。
 最近網路爆紅的「臺灣杯具」系列視頻「讓你一次搞懂南海主權爭議」指出:如果不承認「兩岸同屬一中」,那麼蔡英文口中「不屬於中國」的「我國」(或「不屬於中國」的「臺灣當局」),又憑什麼去統治屬於中國的東沙、南沙、金門、馬祖,還運四萬枚砲彈去南海呢?這不是要侵略中國嗎?說到底,包含金、馬、太平島在內的「中國領土」始終令臺獨感到尷尬;獨派政府只想把這些「中國領土」當作談判籌碼,從來不曾真想「捍衛」其「主權」。
 獨派學者姜皇池去年3月投書報刊,極力低估太平島的戰略地位與經濟價值,並主張放棄此一「虛耗錢糧…必不可守之地」,而其論據(「太平島除陽光與空氣外,所有一切所需,均待外援」)隨即被菲律賓援引來主張該島是「礁」非「島」。今年3月,姜皇池更直接抨擊馬英九政府,稱其以中國的「歷史性水域」作為我方南海諸島主權的依據,是「在國際訴訟中協助『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臺灣定位作中國一部份,究係是何居心?!」馬政府「所有作為,縱使成功,亦是確保『中國的』太平島權益,而非『臺灣的』太平島。…所有一切不僅是要證明太平島是島嶼,更要證明太平島是中國的,架構臺灣是中國的!」於是,臺獨為了否定「臺灣是中國的」,不惜放棄「太平島是臺灣的」。這就是為什麼蔡政府絕口不提「U型線」、「11段線」及「歷史性水域」,甚至在太平島被貶抑為「岩礁」之後,蔡英文仍只願「登艦」而避談「主權」,決不願「登島」以宣示「主權」。
 南海仲裁結果出爐翌日,蔡英文登上即將開赴南海「巡弋」(但非「駐守」)的海軍「康定」級「迪化」艦(這些都是她千方百計想要擺脫的「中國」地名!),對官兵發表了一篇「重要精神講話」,果然通篇不見「主權」二字。她要海軍官兵捍衛的,乃是不知從何而來、不知性質為何、不知範圍多大的「國家權益」!這篇虛應故事的講詞,才真正代表了蔡英文等臺獨份子對南海「主權」的真實態度。
 本此態度,所以早在李登輝執政末期的1999年,時任國防部長的唐飛撤離了太平島上代表主權的駐軍,改由司法警察性質的海巡人員登島駐守;2015年總統選戰方酣,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即透過智囊,傳出執政後將宣布放棄南海主權的想法;相反地,2016年馬英九於卸任前夕以總統身分登太平島宣示主權,卻引來臺獨政治人物抨擊「暴衝總統」「破壞區域和平穩定、增加區域緊張」。
 上述荒腔走板的言行,不過是臺獨荒謬邏輯的冰山一角;追根究柢,問題當然出在國家認同。對獨派來說,獨立建國是其最高宗旨,為達此目的,可以不計代價拉攏美、日外國勢力,就算拋棄南海與釣魚臺列嶼的主權亦在所不惜──何況臺灣領有南海諸島的法理依據,正是民進黨絕不承認的「兩岸同屬一中」。於是,某綠營人士7月12日接受「中國評論新聞網」訪問時稱,若蔡政府主張11段線(即「歷史性水域」),「會陷自己於不義」,「如果11段線成立,等於把臺灣主權送給中國」。從蔡政府在仲裁判斷公布以後的反應看來,為了臺獨,他們已準備放棄11段線。為了預作輿論準備,島內已開始出現「肯定」南海仲裁結果的言論。倘使該仲裁判斷僅只否定11段線、而仍承認太平島的「島嶼」資格,民進黨肯定早已準備好接受此一結果。

十字路口何去何從?
 西方主導下,國際政治的基本道理是「強權即真理」,這次南海仲裁的結果就是西方遊戲規則下的產物。對大陸而言,大可橫眉冷對不公不義的仲裁結果,而把更多的心思放在美國部署於韓國的薩德反導彈系統所帶來的威脅。但對臺灣而言,仲裁案一方面暴露了臺獨及獨臺經年累月引狼入室、借外力分裂國家的不道德行徑及其惡果,一方面,在綠營政客持續操作下,又繼續切割著臺海,並將臺灣加速推向戰火。對此,兩岸憂國之士不能不警覺。
 中國今日的分裂分治,及東亞地區的戰雲密布,相當程度是美日從1874年牡丹社事件以來聯手禍我中華、稱霸東亞的結果。臺灣不但扼守環東亞島弧的門戶,中華民國政府更是最早將中國在南海的歷史性權利範圍(11段線)形諸圖文、昭告天下者。南海於今再因美日掀起驚濤駭浪,如兩岸齊心對外,則美日為禍東亞的霸權將難以為繼,而我國家可興、國防可固、尊嚴可復,東亞傳統的和平秩序亦可確保。
 如今,臺灣處在急起復興的中國大陸與結盟牽制中國的美日之間,誠如「臺灣杯具」南海視頻的結語所言:我們究應選擇與大陸的中國人共同捍衛祖宗留下的U型線內固有疆域,抑或投靠根本不在南海邊上的美日、為虎作倀,而斷送祖先基業、背棄手足同胞?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