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力分裂之邦 仍可為兄弟?



 在蔡英文就職之前,臺獨大老辜寬敏於5月3日在臺灣4大報上刊登全版廣告,題為〈兄弟之邦──面對中國的和平底線〉,明言要獻策給蔡的新政府參考。雖然這不是辜首度提出「兄弟之邦」主張,但由於民進黨現已完全執政,我們不能輕忽其可能影響。

辜寬敏破綻百出的十段論述
 辜寬敏這篇「訪談」稿,不論在事實上、道德上、邏輯上都破綻百出,但這正是最常見到的臺獨論述方式。我們可以以此文為例,解析、批判臺獨如何譸張為幻、信口雌黃。以下,我們先把辜寬敏的全部論述整理為十句話:
一、臺灣是移民社會,所有的移民社會最終必然會追求獨立建國;
二、臺灣人民只是想要「成為一個正常國家」,並不想與中國為敵,因此「兩岸關係惡化,中國當局必須負起最大責任」;
三、「九二共識」並不存在,國民黨就是因為堅持九二共識才會輸掉民意和政權;
四、大陸的「經濟能迅速發展,完全是靠臺灣人的投資協助」,因此大陸在道義上應該接受甚至幫助臺灣獨立;
五、大陸「不可能引發臺海戰事」,因為大陸比臺灣「更需要臺海和平,才能維持中國的經濟發展和國家建設」;
六、由於臺灣在亞太地區的「重要的戰略價值」,美、日必會支持兩岸成為「兄弟之邦」;
七、因八、九成臺灣人都「反中」,即使大陸真的控制臺灣,也無法治理;
八、雖然「中國對我們這麼差」,臺灣還願意與其「稱兄道弟」,一方面「畢竟中國是臺灣重要的鄰居,我們不得不面對」,另一方面這是「我們對中國所展現的最大善意」;
九、新當選的蔡英文代表支持臺獨的「臺灣新民意」,北京應對臺灣民意妥協,重估對臺政策;
十、最後,他的結論是:「兄弟之邦」應是民進黨「對中國政策的底線,而且是和平底線」。
 以上這十句話中的每一句,若非全假,就是真假參半。但是,所謂「臺灣新民意」就是在臺獨教改及去中國化的長期宣傳中,被鋪天蓋地的這類謊言打造而成。

臺獨不是移民社會的必然結果
 首先,就「臺獨」主張的起源而論。如果日本未於1895年至1945年間占領、殖民臺灣,並以臺灣作為侵略中國大陸及南洋的基地,且美國也未於1949年迄今繼續利用臺灣遏制、牽制中國大陸,臺灣會有今天如此猖狂地反中仇中的臺獨思想嗎?或者,我們還可以乾脆這樣問:如果日本沒有殖民臺灣,臺灣史上還會有賣祖求榮的辜顯榮這一家族的「歷史地位」嗎?今天還輪的到你辜寬敏耗費鉅資在報上登廣告假裝「臺獨只是移民社會的必然結果」嗎?
 其次,如果我們了解在1895年至今的兩岸關係史上,臺灣不斷成為外力藉以侵略、威脅中國大陸的工具,哪裡還講得出「兩岸關係惡化,中國當局必須負起最大責任」這種話?該「負起最大責任」的,難道不是美、日及他們養出來的臺獨、獨臺嗎?並且,如果我們認識到兩岸分裂、對立是外力介入的結果,誰會相信這種「兄弟之邦」背後的「兄弟」之情?事實上,這種「兄弟的善意」,跟當年日本帝國主義藉「大東亞共榮圈」推銷的「善鄰友好」有何區別?
 再其次,兩岸經貿關係裡究竟是誰依賴誰較多?這個問題隨便問個大陸臺商──即使是賺人民幣搞臺獨的臺商──也能得到標準答案,還需要經濟學家提供大數據嗎?並且,如果辜寬敏真信大陸「不可能引發臺海戰事」(或者美日必定保護臺獨),那麼辜可請蔡英文將「兩國論」再宣讀一次就好了,何必只因「你好大,我好怕」而委屈自己跟大陸搞什麼「兄弟之邦」呢?
 至於1992年兩岸談判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辜寬敏可以不接受國民黨人蘇起發明的「九二共識」一詞,但他能否認被其兄辜振甫稱作「accord」(一致、協議)之事實嗎?如果當時雙方在兩岸關係的性質認定上毫無交集,有可能坐下來談判嗎?而那個「交集」(即accord),難道不是1992年8月1日臺灣「國統會」通過的《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中那一關鍵句:「臺灣固為中國之一部分,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分」嗎?這不就是「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兩岸同屬一中」嗎?
 還有,綜觀1895年以來的兩岸關係史,再考慮到兩岸在經濟、政治、軍事各方面的強弱對比,就很容易判斷到底「九二共識」是大陸對臺灣的善意,抑或「兄弟之邦」是臺灣「對中國所展現的最大善意」?

民意或可愚弄 民心終不可欺
 在辜寬敏這篇廣告文章裡,最真實的一句話──真實到令人痛心──就是:現在,在臺灣居於主流的「新民意」是支持臺獨的。蔡英文之所以深信只要她當選,北京的對臺政策自然會轉彎,靠的就是這股在島內所向無敵的臺獨民意。然而,誠如唐朝名臣陸贄之言:「所謂民者,至愚而神」。人民因為「愚」,所以可以欺之於一時,但是若「民心」惶惶不安,則不可能僅只藉著炒作「民意」而長期執政。因此,「民意」或可愚弄,「民心」終不可欺。中國古人的智慧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從來不是「得『民意』者得天下」。
 正由於臺獨的一大套「理論」(有如辜寬敏這篇廣告)同時違反事實、道德和邏輯,完全禁不起午夜夢回、捫心自問,因此臺獨政客必須經常將其支持者保持在亢奮狀態,抓住煽動性議題,動輒上街頭,不斷抗爭衝撞,才能維持其「民意」基礎。結果,雖然目前在臺灣島內臺獨的「民意」支持度屢創新高,但「民心」始終不安,社會始終浮動。長期以來,臺灣社會早已陷入類似大陸文革時期的那種「不斷革命」狀態,人心不可能安適,政治不可能穩定,「濫情理盲」已成臺灣的宿命,所有公共議題都不可能合理解決。於是,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不論自覺或不自覺),都在等待那弔民伐罪的文王一怒。
 所以,儘管辜寬敏的結論(「兄弟之邦」是民進黨「對中國政策的底線,而且是和平底線」)看起來信心滿滿,實際上卻是色厲內荏。否則,請問辜寬敏先生:如果大陸不接受你「兄弟之邦」的底線,你敢放棄和平、走向戰爭嗎?

大陸對臺政策必須改弦更張
 我們應該深思的是:為什麼這樣虛矯邪惡的臺獨論述竟能全面執掌臺灣社會的話語權?為什麼整個社會的理性思維和人性的善根能夠被臺獨政客如此欺矇、玩弄?為什麼在國民黨的「反攻大陸」神話結束以後,接著卻是「臺灣獨立」的鬼話?
 這至少有兩方面的原因:其一,是因國民黨在意識型態戰場上早已棄甲曳兵,對臺獨俯首稱臣,使臺獨在島內牢牢占領了「政治正確」的地位,直到洪秀柱當選黨主席以前,國民黨都只能拿香跟拜、助紂為虐;其二,大陸過去幾年出於維繫兩岸關係的善意考量而進行的民共交流、讓利惠臺,往往造成反效果,拉抬了綠營政客、學者、名嘴的聲勢,並在臺灣選民心中造成一種「北京可與臺獨共存」的錯誤印象。
 例如,這次辜寬敏的廣告是以他所創辦的「新臺灣國策智庫」訪談的形式刊出。回顧2013年10月,首屆兩岸「和平論壇」於上海閉幕。在閉幕式上,新臺灣國策智庫董事長吳榮義就公開宣揚辜寬敏的「兩岸兄弟之邦」理念,而陸方人士善意地回應,認為很值得大陸思考。當時筆者就在現場,聽得心頭一驚,印象極為深刻。翌年6月,大陸對臺系統重要人士訪臺,第一站也選在新臺灣國策智庫,拜會了辜寬敏及吳榮義,而辜再當場重提「兄弟之邦」論。以上兩事都被臺灣媒體大肆報導。北京往往低估了這些看似不經意的「善意」交流對臺獨的鼓勵作用。
 除此之外,筆者在過去數年應邀出席大陸主辦的會議,往往遇見綠營人士,甚至有人在大陸的學術會議上公開發表論文吹捧陳水扁以毀憲亂政為目標的「憲改」。筆者並非經常往返兩岸,但僅就我所遇見者而言,其中兩位現在就在蔡英文首屆內閣中擔任部長。顯然大陸對這些綠營人士的「善意」,完全撼動不了他們對臺獨的堅持,反而可能使他們低估了大陸反臺獨的決心。並且,這種錯覺早已「開枝散葉」,甚至國際上都有不少人認為「中國」與「獨立的臺灣」可以「和平共處」。筆者在2011年遠赴東歐開會,就被該地學者問起兩岸能否成為「兄弟之邦」。
 這種「錯覺」一旦普及,對支持、同情臺獨者而言,不但兩岸的長期分裂、對峙不再是美日等國介入所致,反而好像兩岸「不能永久分裂」(成為「兄弟之邦」)才是兩岸中國人的錯誤與責任!?
 現在,蔡英文經過「民主程序」選舉投票,挾著所有西方「普世價值」的加持而上臺。對兩岸中國人的真正考驗剛剛開始。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