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竹清華到北京清華的吳國禎



 1997年李登輝推動「認識臺灣」教科書之後,不忍臺灣學子被蒙蔽的一群人,在兩年後創辦了以學生為訴求對象的《兩岸犇報》。4月23日下午,《犇報》在臺北舉行7週年社慶酒會暨《荷清苑書簡》新書座談會。
 《荷清苑書簡》的作者吳國禎,1947年生於臺灣,新竹清華大學畢業,1976年獲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化學博士。吳氏在文革剛落幕的1975年3月首次造訪大陸,1977年起定居北京至今,現為北京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
 吳國禎在留美期間,積極參與海外「保釣」運動。他原可留在美國享受優渥待遇,但卻選擇回歸當時百廢待舉的祖國大陸。此次座談會的主題,就圍繞在「保釣」運動的歷史意義、中國文化的價值與重建等。
 人間出版社負責人呂正惠說他和吳都常住大陸,住大陸和住臺灣沒有矛盾。他開玩笑說:「我住大陸時,大陸同胞都對我好。回到臺灣,每一個跟我講閩南話的,都對我不好,讓我很難過。」他還說:「一個人從小養成對國家歷史文化的興趣與認識,就不可能變成現在我們所不認識的『那種人』。他們想當日本人、美國人,但日本人、美國人並不接受。身為中國人是光榮的,他們偏不要,這是現在臺灣最大的問題。」對於重建文化中國,他並不悲觀。因為「臺獨表面上很盛,其實他們很氣餒,他們會輸給中國文化」。
 保釣運動參與者鄭鴻生指出:原本只接受國民黨反共教育和美國民主自由思潮的臺灣戰後新生代,保釣運動給他們重新認識中國的機會。60年代臺灣年輕人幾乎都接受歐美自由主義、個人主義。陳映真大概是唯一異端,但一般人可能讀不出陳小說的弦外之音。
 自由主義者羅素本來在臺灣有很多粉絲,但後來很多人罵羅素,因為他反越戰、攻擊詹森總統。鄭鴻生說他當年單純的反應是:羅素一定是受共產黨的催眠洗腦。鄭若見羅素,要跟他澄清、要說服他。好在保釣讓大家開始反思:講求自由民主的美國,在釣魚臺問題上為何跟日本私相授受?美國如此不合理的行為,讓青年對它產生懷疑。
 所謂認識中國,也包括重新認識臺灣(當時臺灣的歷史教科書竟沒抗日史)、認識中國近代史、認識中共等。鄭鴻生認為中國的博大精深,值得發起第二波的重新認識中國,而且此次應超越保釣時的第一次,反省中國到底是不是如歐美所描述的專制落後。
 《犇報》社長陳福裕感嘆保釣一代的利他精神,現在都沒了。年輕人的歷史感被切斷,看待事情的眼光只剩功利主義。從兩顆子彈之後,臺灣就是價值體系崩解的社會,詐騙橫行,以力服人。臺灣目前已退回到前現代,根本不具任何現代性的元素。陳福裕和黃光國都認為重建文化中國、重建價值體系是當務之急。
 黃光國教授呼籲大家進行文化反省,他說中國文化不是沒缺點,但應客觀反省,不該拿西方標準詆毀中國。他以寫「中國的宗教:儒教與道教」韋伯(Max Weber)為例,就犯了「歐洲中心主義」的錯誤,以基督教文化當標準看中國,認為中國一無是處。我們如把儒家文化當標準,基督教文化也到處有問題。
 黃教授說:如果我們接受韋伯的定義,把現代化的本質視為理性化、除魅化,那麼中國早已歷經兩次現代化了。孔子解釋易經已無迷信,宋明理學也毫不迷信,這難道不是現代化?目前學界都接受西方理論,都以西方個人主義、自由主義為預設立場,但中國文化並不以個人主義為預設。兩岸學界都犯這個毛病。我們沒學到個人主義的正面意義,負面部分都學了。只要法律管不到,甚麼都可做。詐騙橫行就是如此。
 黃光國說,基督文明與伊斯蘭文明尖銳衝突之下,更有賴儒釋道東方文明。黃教授預備發起「文化中國論壇」,5月4日將在國父紀念館中山講堂舉行成立大會,歡迎大家參與。
 王曉波教授指出:保釣促使我們改變思想,但保釣運動是失敗的,因為它受到國共內戰和臺獨運動的雙重干擾。保釣原該團結中國人,但後來反而讓中國人分裂成統獨。王曉波佩服吳國禎在貧窮落後的時代回歸大陸,臺灣人對中國的復興無役不與,即便改革開放也有林毅夫和吳國禎的貢獻。
 講到文化、制度認同,王說白色西化派和紅色西化派都行不通,唯有實事求是。2013年比爾蓋茲讚嘆中國竟在30年內讓6.8億人脫貧,這難道不是一套好制度造成的嗎?中西的不同在於歷史發展的不同,中國沒經過馬克思強調的奴隸社會。希臘社會是奴隸社會,但西周是氏族社會,再到宗法社會。我們講究「親親為仁」。又如,蘇格拉底認為追求個人幸福是善,但「己立立人,己達達人」才是中國人認定的善。如果中國崛起,中國文化成為人類共同價值,世界一定更和諧。
 《遠望雜誌》社長林金源提醒大家注意一個癥結:很多臺灣人不認同中國,因為它不民主;也有大陸人認為北京沒資格統一臺灣,因為大陸不民主。但我們應注意民主只是一種程序,不該是普世價值。普世價值該描述的,是我們想把國家帶向何種境界。傳統文化中的民本,比民主更適合當普世價值。
 黃德北教授反對把大陸的發展分為「昨非」、「今是」兩階段。因為沒有前30年的基礎,不會有後30年的成就。否定前30年,也無法破解反共教育,更無法解釋為何吳國禎會回大陸。改革開放之前,儘管犯過錯誤,但那是前一代人摸索方向的偉大嘗試,不該完全否定其貢獻。
 《犇報》社慶座談會所匯集的熱情,象徵在臺中國人對國家民族的關懷永不止息。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