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文明衝突與中華民族復興



 數千年以來,東西方文明各自形成一套運作的體系。在交通、科技尚未發達前,兩者間的交流及衝突較少。但在近代西方完成了工業革命後,大大提升了遠洋航行的技術及安全性,使得東西方文明展開了頻仍的來往與接觸。馬戛爾尼使華、黑船叩關等事件象徵了西方文明體系向東方的擴張,而東方文明在物質基礎不如西方的狀況下,成為了兩大文明衝突中的受害者。

東西方思維的差異與衝突
 東西方文明在交流來往頻繁時必然會產生衝突的原因在於兩者具有截然不同的思維模式。西方文明的發展深受其「真理」觀的影響。他們認為這個世界上存在著客觀真理,且這個真理是唯一的、絕對的。從希臘哲人開始,西方人創造了「哲學」,並不斷思考世界運行的「絕對真理」(或稱natural law,即「自然法則」)。在這種心態下,他們很自然地被具有強烈排他性的一神論宗教──基督教──所吸引,相信「上帝」就是「絕對真理」本身。在宗教改革、啟蒙運動之後,西方人追求絕對真理的信念引發了科學革命,但仍然相信世界上存在著各種客觀、絕對的普遍規律(law),這些規律不止存在於四季變換、行星運轉等自然現象,也存在於人文價值、社會現象之中,而人可透過觀察、統計歸納出這些規律。
 然而,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文明並不具有如此濃厚的絕對真理觀及排他信仰,而較注重文化的多元、兼容,同時又強調世事的無常。如在中國發揚光大的佛教便具有深刻的無常觀,而中國的道家思想更強調陰陽相濟、五行調和。
 東西方文明的差異性使得兩者在交往時,西方的「傳教士主義」會強迫東方去接受他們的真理。當東方不願接受時,在物質基礎上較占優勢的西方便使用武力的手段來解決問題,東西方的衝突就此展開。

近代東西方交流的歷史階段
 西方資本主義的發展,使其具有追求新市場的渴望,這促進了西方主動地對東方展開探索,最終導致原本各成體系的東西方文明隨著工業革命及交通科技的革新而開始頻繁的接觸、往來。自19世紀鴉片戰爭以降,東西方的交流史大致上可區分為三個階段:

一、西方入侵與日本崛起的加害:
 由中國領導建立的東方文明特有的天下─朝貢體系,因西方以其船堅砲利將其文化價值強加於東方而瓦解。在這段時期中,西方成為世界的統治者,他們對東方文明極其鄙視,認為東方所代表的是迂腐及封建,因此世界應由西方文明主導。此種思維造成了西方帝國主義及殖民主義的盛行,東方淪為了被害者,甚至開始質疑自身文化不如西方優越,並主張揚棄固有文化價值,全面西化。
 此時期中一個特殊的東方國家─日本,因主動「脫亞入歐」、西化成功而獲得了不亞於西方的物質能力。率先現代化的日本理應領導、代表東方文明對抗西方,但日本最終選擇了加入西方帝國主義陣營,效仿西方拓展殖民地、侵略鄰近國家。對日本來說,他成功地從被害者轉化成了加害者。但對東方文明來說,日本不做「東方王道的干城」,卻做「西方霸道的鷹犬」,使其崛起不但對東方文明的復興毫無助益,反而更加劇了傷害。

二、蘇聯的壓抑與東方文明的沉潛:
 二戰後,受到帝國主義無情摧殘的東方文明逐漸抬頭,擺脫了受西方國家殖民、剝削的不公平對待。但隨之而來的是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對抗的國際結構。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皆為西方文明的政經思想,但在冷戰時期,此兩種意識形態的鬥爭卻將世界格局轉化為二元對立的體系結構。當蘇聯沉重的「鐵幕」於歐亞大陸降下後,亞洲大陸上的東方文明價值不具任何重要地位,此時期中的各種思想風潮、運動都是以源自西方的意識形態鬥爭為基礎,東方文明的價值持續受到壓抑。

三、重新交流理解──中國的開放與復興
 1980年代起,中國改革開放如火如荼地展開。蘇聯解體後,以意識形態為基礎的兩極對立結構逐漸鬆動,東西方終於重新開始進行文化上的交流。冷戰結束之初,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認為西方主流意識形態及文化價值最終獲得了全面的勝利,東歐國家的「第三波民主化」又給西方國家一劑強心針,似乎證明了西方的勝利是歷史發展的「終結」。然而,中國自改革開放後迅速積累的經濟發展成果及文化動能,向西方證明了非西方價值的重要性,告訴西方國家並非只有全盤套用西方的制度與思維,才能創造出璀璨的發展成就。代表東方文明的中國之復興,終於引起西方國家的注意與研究,也使他們重新開始評定東方文明的價值。

第四階段:中國領導下的東西交流
 時至今日,中國在改革開放30多年後,於物質能力上取得重大成就,不論在經濟發展或軍力建設上都已躍居世界前幾強的地位。然而,身為東方文明發源國之一的中國,亦是世界上文化延續性最強的國家,理應負起東方文化復興的歷史使命。東方文化的復興並非是以取代西方文化或搶奪西方文明話語權為目標,而是實質意義上對長久以來受到禁錮的東方文化予以解放。
 要達到這個目標,中國必須重拾對自身文化的自信心。五四以來,面對西方國家較為進步的物質能力及發展成果,中國人對自身的文化充滿質疑,並主動追求西化。當如此一個長期領導東方文明的國家都對西方俯首稱臣,其他東方國家自然更會摒棄東方文化。因此,中國應該做的是領導其他東方國家,重拾東方文化的自信心,以互相尊重、包容及平等的態度面對西方文化,切勿在國力強大後,陷入西方國際關係思想中的「現實政治」(realpolitik)思維,並再次對東方文化的價值造成傷害。

 唯有如此,東方文化才能對全體人類發揮其獨有的貢獻,而中華民族才可當之無愧地稱此為「偉大復興」。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