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初期的琉球與釣魚臺



國民政府敗退臺灣前並未放棄收復琉球
 在1943年3月前,堅持收回琉球是蔣介石的既定方針,並且已經開始著手準備。蔣的此種心態在其個人日記中有過多次表述。但在開羅會議上,蔣面對羅斯福總統的詢問,卻表示願意託管琉球,此一表態成為日後國民政府處理琉球問題的基調。
 在是否應該收回琉球或託管琉球的爭論中,國民政府內部雖然存在不同的聲音,但主流意見認為,琉球屬日本應該剝離的領土,不應再劃歸日本。託管琉球雖然並未被國內主流輿論所認可,但已經成為最為現實的選擇。琉球革命同志會被國民政府寄予厚望,希望通過其在琉球的活動,促使琉球最終回歸中國。經過多部門的努力,1948年8月,國民政府就運用琉球革命同志會收回琉球事宜達成5點意見。國民政府和蔣介石對琉球的政策並不是一條完全重合的路線,政府內部可以分為兩派,而蔣在內心深處並不願放棄琉球,這也是整個琉球政策的歷史主線。總體而言,1940年代的琉球政策經歷了一個由力主收回,到形式託管,再到策劃獨立的轉變過程。琉球革命同志會是蔣介石在處理琉球問題上的一個變量,蔣介石希望借助來自琉球內部的力量,達成其收回琉球的長久心願。

國民政府在處理琉球問題的諸種方案中
曾提出釣魚臺應劃歸中國
 在戰後處理琉球問題的同時,雖未明確提出釣魚臺問題,但在所提出的琉球與中國劃界方針中已經包括此項。在處理戰後日本領土的各種提案中,曾有明確的建議,要求將釣魚臺及相關島嶼劃歸臺灣。此方針就琉球問題曾提出三個方案,在步步退讓的基礎上,釣魚臺劃歸中國是最後的步驟。
 建議首先明確,應爭取將琉球劃歸中國或交與中國託管,如上述方案難以實現,將會發生琉球與中國的劃界問題。琉球與中國劃界問題焦點「在於八重山列島及宮古列島是否應劃入琉球之範圍」。「該二群島與冲繩島相距頗遠,中間又無小島連接,而距臺灣甚近」,兩群島間「中間小島亦多,且土著居民,向為臺灣移植。語言亦屬臺。美格蘭特總統調停中日琉球爭議時,日本曾建議將此二島割讓中國」,建議根據此點要求將此二島劃歸我領土。
 如果八重山及宮古列島未能劃歸我國,「則退一步可要求尖閣諸島,及赤尾嶼二地劃歸我國」。如此提出的理由在於:釣魚列島並未記載於琉球文獻。日本出版的詳細地圖(如昭和12年1月10日訂正發行的大日本分縣地圖)雖載有二地,但並未將其列於琉球地名表中。釣魚臺雖然「目下雖劃入盟軍琉球占領區,但究不能確認其屬琉球」。

1950年代初期臺灣當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琉球歸屬問題上的態度
 退守臺灣後,臺灣國民黨當局繼續扶植琉球革命同志會,希望籍琉球人國籍問題,做為維持「中華民國」正統地位的籌碼。但在臺灣當局依賴美國援助的現實之下,琉人國籍或琉球歸屬問題淪為臺灣與相關各方的外交交涉的一個砝碼。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被無理排除在對日交涉之外,未能獲得對日交涉的話語權,失去了妥善處理釣魚臺問題的先機。
 1951年9月8日《舊金山和約》簽訂,臺灣當局致函盟軍總司令部詢問琉球人民的國籍問題,意在表明,不承認日本保有所謂的剩餘主權,否定琉球為日本領土。1952年2月,臺灣當局與日本開始談判雙邊和約,再次向日本提出:臺灣雖然接受《舊金山和約》對琉球的處理,但不認可日本對琉球擁有主權的說法。臺灣希望將琉球地位特殊化,從日本舊有領土變成美國暫時管理的特殊地區,「預留琉球歸屬討論的空間」。
 琉球一定不能歸日,是戰後國民政府的基本政策,雖然此方針存在種種彈性,但底線是清楚的。時任國民政府外交部長的王世杰曾當面向琉球革命同志會做出此種保證。退臺後,繼任外交部部長葉公超亦曾作此努力。在與美方交涉奄美大島歸還日本時,葉公超得到藍欽不將琉球群島歸還日本的保證。然而,後來的國際政治形勢,並未朝琉球獨立或回歸中國的方向發展。
 學界目前對琉球問題的研究,其主要的研究對象是國民政府及臺灣當局。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民間有關琉球問題的態度,目前的研究尚是空白。以往人們想當然認為:在反美鬥爭中,中國是支持琉球人民的,支持琉球脫美歸日。新近的研究已經提出了不同的觀點:中國支持琉球人民反抗美國統治是一致的聲音,但並非意味著全部支持琉球回到日本,通過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圖書館所特藏的一幅地圖,可以證明不同觀點的存在。該地圖在琉球部分的標注如下:「琉球群島1945年日本投降後又被美帝霸占,應歸還我國。」在尚未實行地圖官方審定制度的當時,這一地圖也許並不反映官方的立場,但代表了一些人對琉球問題的看法則是無疑的。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