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昶佐請向菲律賓道歉



 時代力量新科立委林昶佐,在立法院質詢行政院長張善政時說「1938年2月23日發生松山大空襲事件,中華民國空軍聯合蘇聯對臺灣進行空襲事件,在臺北投下280多枚炸彈,這件事沒被寫在課本裡,而曾轟炸臺灣的中華民國,戰後卻逃到臺灣」,林昶佐對自己的無知發言洋洋得意,他想必認為自己幫日本祖國羞辱了中華民國官員而興奮不已。

林昶佐精神錯亂
 在談論這個問題前,我們應對當時的時空環境有所瞭解,當時臺灣被日本占領,臺灣的機場被當作日本攻擊各地的基地(向西空襲大陸內地,向南空襲菲律賓),在這樣的情況下,同盟國不得已只能對這些軍事設施加以轟炸。同樣的情況法國被納粹占領,自由法國軍的空軍基於作戰需要,勢必要空襲法國境內的德國軍事據點,攻擊中難免會造成無辜者的傷亡,但法國人有質疑自由法國空襲自己同胞嗎?有納粹占領區的法國人說當時的祖國是德國嗎?
 答案當然是——沒有,因為法國人沒有精神錯亂,他們知道這就是戰爭,戰爭除了大量的暴力之外,就是許多無辜的人會因此犧牲,戰爭就是如此的殘酷與無情。在臺灣會說出那些奇怪論點的人,不是奴性深重甘願自我作賤以外,大概就是一群不想當兵,用盡各種辦法逃避兵役,以致於軍事基本常識對他們來說非常遙遠的人,才會有這樣荒謬的言論出現。但假如還是有人與林昶佐一般,自認日本是自己的祖國,認為「中華民國轟炸臺灣」的話,那我們就該請問他們,你們要不要為「臺灣轟炸菲律賓道歉」呢?

日軍從臺南出發轟炸菲律賓
 一般人一聽到這段話的反應,一定是說「臺灣哪時轟炸過菲律賓?」。遺憾的是臺灣確實轟炸過菲律賓。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了珍珠港的美國海軍基地,太平洋戰爭全面爆發。隔天8日下午,日軍空襲了美軍在菲律賓的克拉克基地(Clark Field),造成了美軍55人死亡,110人受傷,15架B-17轟炸機和34架P-40E戰機被擊毀(僅克拉克機場當日損傷,不包含其他機場,以及後續攻擊的損失)這場空襲將美國在遠東的空軍徹底殲滅。日軍這次空襲的部隊主力,其中一支名叫「臺南海軍航空隊」,他的駐防地就在臺灣的臺南機場(臺南飛行場)。臺南海軍航空隊是二次大戰時日本海軍的王牌戰隊,擁有多名優秀飛行員,最有名的就是「臺南空的三羽烏」(臺南空の三羽烏),坂井三郎、西澤廣義和太田敏夫,其中坂井三郎幾乎可說是日軍的傳奇英雄。
 臺南海軍航空隊的駐地在臺灣臺南,他們更從臺南出發去轟炸了菲律賓,依據林昶佐與獨派「中華民國轟炸臺灣」的邏輯,臺灣是一開戰即動手轟炸了菲律賓,因此臺灣轟炸菲律賓可說是證據確鑿,毋庸置疑。既然是臺灣先動手轟炸了菲律賓,那別人反攻時回來報復你,你也沒有什麼好怨的。二戰後期的臺灣已是日軍神風特攻隊的主要駐地,這自是美軍必先剷除的大患。因此,當1945年1月美軍奪回了克拉克機場後,立即對臺灣發動多次且大規模的空襲,作為戰爭發動者的臺南機場當然也無法倖免,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沒想到臺灣不反省自己的戰爭罪行,居然為了報復美軍的轟炸,從因座機遭擊落逃生被俘虜,關押在「臺北刑務所」(今中華電信總部) 的25名英、美、澳飛行員中,「優先」挑選出14名美國飛行員,在1945年6月19日的清晨,經過形式性的審判後,判處「轟炸平民」的罪名加以處決。歷史看到這裡讓我們不禁想要請問,自認身為戰敗國人民的林昶佐,要不要為發起戰爭,造成美軍與菲律賓人民傷亡道歉?又要不要為違反世界對待戰俘的基本原則,居然對戰俘施以屠戮來向世人道歉?世界上豈有不承認自己是戰勝國中華民國人民,又不願承擔身為戰敗國子民應負責任的道理?

臺獨應為助紂為虐道歉
 只有臺灣的無恥獨派,會想出這種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作法,一下子說日本是自己的祖國,一下又說自己沒參戰卻慘遭轟炸。但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事,臺灣在二戰中的角色,只有兩種選擇,一是臺灣是被日本占領的中國土地,人民被迫為日軍服務,因此戰爭勝利後,重新回歸戰勝國人民的身份,享受戰勝國的待遇,不需背負戰敗國的罪刑。另一種就是自我作賤的選擇,那就是自認自己是日本人(即使日本人到今天都不認也無所謂),那就該承認自己也負有發動戰爭的罪責,應向戰爭被害國道歉並且賠償。如果林昶佐和獨派,還是要選擇當後者,那就請他們快點為「臺灣轟炸菲律賓」道歉、賠償、謝罪。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