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國民黨黨產 讓中華民國歸零?



 民進黨一當權,就要來清算國民黨黨產,這實在是違法違理。
 蔡英文說要謙卑,再謙卑,但民進黨的表現完全與此相反,倒活像個千杯勝飲後的酒駕醉漢。
 民進黨說國民黨是「違反民主法治原則」取得財產,但財產取得只有合法與非法兩種標準,哪有什麼叫違反民主的標準?哪有什麼叫不符「轉型正義」的?
 民進黨最喜歡用「轉型正義」一詞,但其定義指涉為何,從未說清楚。按理臺灣已有公民選舉30年,政黨也輪替過幾次了,為什麼還沒「轉型」過來?到底原型是什麼,要轉到哪去?以前民進黨主張貪污是為了建國基金,馬英九卸任後也要關起來,說這些都是符合「轉型正義」的概念,結果是「轉刑鎮義」,把政黨輪替還是弄成了成王敗寇,奪了權,就什麼道理都不講,法治刑律完全翻轉,鎮反肅反為先。
 何謂國民黨「不當黨產」?完全沒有清晰的說法,全是臺獨想用權力來界定正義的內涵,用「轉型正義」包裝,來劫奪敵對政黨的財產。
 民進黨創黨人林正杰說:「國民黨黨產問題,是民進黨用來鬥爭的議題,胡纏亂打,似是而非。」他說:「這是個歷史問題,如果要追究到底,鄭成功以來,甚至荷蘭人時期,所有唐山人所占用的土地,全都該還給原住民。」
 很多人都問,國民黨帶來的故宮國寶、全中國集中到中央銀行的黃金、軍艦飛機大砲等國防武器,要不要還給國民黨?
 代議政治有個基本規則,國會立法普遍適用,不可以針對單一特殊對象制定處罰性的法律。試問,我們可以立法剝奪李登輝的卸任禮遇嗎?
 就算國民黨黨產是偷來、搶來的,從1945接收日產至今70年,早已過了法律追訴時效。就好像蔡英文等皇民家族,當初日本人倉皇離臺,贈送給他們的日產也過了追訴時效。
 歷史的問題歸歷史。如果沒完沒了,林正杰可不可以要求當前這些掌權新貴,把「民主進步黨」的著作權還給他?這是他取的黨名!
 就以接收日產來說,現在最大的一家財團,當年就是靠此起家,還被人告到法院,纏訟多年才得保產,但現在能說其不符轉型正義,去沒收其七十年前取得的日產嗎?事實上這種「轉型取地」也是228起事之因。陳儀認為1945年8月15日本投降前的產權買賣是合法,但在投降後的日產轉讓是假,不能成立。為此就引起得利的人不滿,將有示威,陳儀對示威本皆容許,但對這點違反臺灣全民利益的事,他堅持不准,幾日後就爆發事變。事變後,政府為息事弭爭,乃承認這種假買賣。當時還有林獻堂被迫來臺北,接收臺北大旅館而被稱為「臺灣王」的「公開鬧劇」。消息迅速傳出後,引起全臺有力人士競起效法接收日產,甚至引發臺人爭奪日產而槍戰的情況。其結果,根據學者統計,日產總共應有420億元,國府來臺接收到的只有120億元。這在那種國家轉讓時的日產轉讓,後也經法律承認了,現在能夠追究翻案嗎?
 事實上,今天就是原來把日產轉到手的皇民臺獨,反過來說國民黨搶了他們的日產。當時就有人說:「按臺人久受日敵壓榨,其受害最烈者,厥為普羅階級,其能與日敵勾結者,多為特殊人物,故中央對於本省苟屬有意愛護,理應普遍救濟,將該日產售款全數撥為本省建設費用,所謂取於臺灣,還於臺灣。蓋政府應為萬家之生佛,不可維持少數人不法之利益也。溯自軍興以來,良善者破國離家,狡黠者發國難財,弱小民眾久已有口皆悲,故政府縱不以收買贓物論罪,亦應依民法第179條規定,認為不當得利,而收歸國有。不可使少數人喜,令多數人哭,否則政府徒博寬大虛名…。」
 所以真相絕非如臺獨所謂國民黨侵占臺人財產,侵占者實在是「與日敵勾結者」、「狡黠」、「奸巧」、「發國難財者」的皇民。
 郁慕明就說:「國民黨當年從大陸帶黃金來臺灣,作為幣制改革及發行新臺幣的準備金,臺灣經濟發展才得以保住;國民黨帶來故宮文物也才得以維護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傳承。如果綠營真的要清理黨產,真的認為國民黨是「外來政權」,那就應該先將黃金和故宮文物還給國民黨,大家好好算這一筆帳,如果認為是從中國偷來的,那就還給中國。國民黨的黨產不是偷來、搶來的,其中有許多是黨員繳交的黨費,過去民進黨執政8年,該查的不是都查了,怎麼現在又說要追討黨產?」
 就算以「兩國論」的立場,中國國民黨當年把全國的黃金及國寶運到臺灣,這完全是該黨總裁蔣介石的「一黨之公」,但他當時只是個民間團體的領袖,卻違政府政策,凌越總統李宗仁的權責做這些事。這些黃金和國寶,在「臺灣國」成立後,是不是該還給中國國民黨?或依國際法,交還中國?
 事實上,林義雄在其「臺灣國憲法草案」中,確實有提出應將故宮及金馬歸還中國之議,這樣離得乾乾淨淨,則現在尚未離清時,照理該把這些物產都還給中國國民黨,令其臺灣所取得的財產全還給臺灣,其中國的財產全歸原主,中國國民黨拿著翠玉白菜,到金門去開禮品店,這才合理合法。
 蔡英文政府如果還是要「維持現狀」,那就不該以任何方式劫奪中國國民黨這些合法取得的財產。除非蔡是想讓中華民國歸零,果真如此,那麼國民黨黨產一切歸零也就沒什好說了。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