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洪秀柱突圍而出,國民黨重生有望


 歷史將會記住今年3月26日。這天,中國國民黨舉行年初大選慘敗後的黨主席補選。洪秀柱突破自己同志的層層圍堵,在第一輪投票就得票過半而當選。洪的當選,不但保住了該黨黨名上的「中國」,也為臺灣保住了一個有存在價值的反對黨。這不但是這個百年老店貞下起元的重生契機,也可能是臺灣政局和兩岸關係否極泰來的前兆。
 整整一年前,洪秀柱先於去年3月29日棄選立委連任,破釜沈舟,然後於4月3日宣布參與黨內總統提名初選。6月10日,她在中常會發表一席鏗鏘有力的參選政見「道路」,大哉一問:為什麼「完全執政的執政黨」卻居然「妥協委屈得只像個在野黨?」對此,她明確回答:那是因為國民黨「只活在對手所設定的框架上」,在國家定位等基本原則跟黨的中心思想上,喪失了話語權,只能拾人牙慧、或拿香跟拜。於是,她提出與民進黨針鋒相對的路線:以「一中同表」、簽署兩岸和平協定,對抗民進黨的台獨鎖國;以「增加綠能、減少碳能、再減核能」的能源政策,對抗民進黨的反核。對於其他許多敏感議題(如憲政結構、死刑),她也毫不迴避,一一提出遠較他人明晰的主張。總之,她在所有議題上反對媚俗、反對民粹、反對拿香跟拜,「絕不能夠讓社會道德淪喪、民粹亡國」。洪如此直白而堅定地在國家認同、公共政策與政治風氣上提出對立於綠營的主張,在國民黨內猶如空谷足音,使憤懣已久的藍營民眾為之振奮,也使她的聲勢迅速成長。
 但正由於她參選的目的是為了「讓國家、黨有方向」,於是黨內被李登輝奴化的主流勢力視其為眼中釘,立即拉高提名門檻,為洪量身定做「防磚」條款。但他們「卡柱」未遂,洪秀柱於7月19日仍然由國民黨全代會通過提名。從此,黨內各色「同志」的明槍暗箭、含沙射影、裡通外敵、兩面三刀變本加厲,必欲去之而後快。文攻不足,繼以武嚇,最後由黨主席朱立倫親自出面,代表一大群「大老、小老、立委、常委」逼退洪秀柱。洪維護黨的誠信,堅持不退,於是朱立倫再於10月17日召開臨全會,明火執杖「換柱」。洪秀柱只當了不到3個月的「國民黨提名總統候選人」,就被同一批黨代表拉下馬,由先前拒絕參選總統的朱立倫「自己徵召自己」帶職參選。但朱立倫的盤算只是要保住他所尊奉的獨臺路線,並非真有妙計贏得選舉。原先被洪秀柱重新動員起來的深藍及統派選民又因換柱而趨於渙散。結果,今年年初大選,國民黨果然迎來空前慘敗。面對敗局,朱心不死,一面安排黃敏惠接班代打,一面延後補選日期,為黨內敗選怒氣降溫。
 然而,機關算盡的國民黨主流派終究不敵黨內企盼變天的人心反彈。一年來的「防洪」、「除秀」、「換柱」,除了便宜了民進黨,終未能保住這些營營茍茍、鼠肚雞腸的藍營領袖的黨權。洪秀柱在這次補選中以56.16%得票率過半,成為國民黨史上首位女性黨主席。這位頗有鑑湖女俠秋瑾「危局如斯敢惜身,願將生命作犧牲」氣魄的女中豪傑,終於贏得了國民黨的領導權!
 洪秀柱臨危授命,面對失魂落魄、人心渙散的國民黨,以及磨刀霍霍、步步進逼的民進黨,我們認為她應堅持以下四項基本原則,以重振黨魂、重起黨命、重建黨格、重組黨員。
一、關於中心思想:
 重新提出符合時代需求的「三民主義」,重建中國國民黨的中心思想。其內涵分別為:在民族主義上主張國家統一,共謀復興;在民權主義上主張回歸憲法,鞏固憲政;在民生主義上主張扶助弱勢,追求均富。以此中心思想,對抗民進黨的媚日臺獨、毀憲亂政、斂財傷民。
二、關於憲法:
 釐清《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原則及內閣制本質,充分發揮立法院的國會功能,嚴格監督民進黨的違憲作為。一方面反制民進黨不斷以違憲違法的「去中國化轉型正義」追殺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另一方面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5項堅持追究民進黨的「政黨違憲」(「政黨之目的或其行為,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或自由民主之憲政秩序者為違憲」)責任。
三、關於「轉型正義」:
 主動要求合乎民族、民權、民生三方面「正義」之「轉型」,反對民進黨根據其「臺獨轉型」決定之「去中國化正義」。首先,根據民族正義,反對臺獨教改、再皇民化。其次,洪秀柱出身白色恐怖受難家庭,最有資格根據民權正義,主動與過去的特務政治、白色恐怖徹底切割,並要求民進黨亦與日據時期的殖民統治進行切割;然後國民黨一方面自行公布解嚴以前的國民黨黨史史料,另一方面推動立法,促使政府徹底公布及追究日據以來所有無辜受害的案例及責任,一一找出明確的加害者,並補償無辜的受害者。最後,根據民生正義,國民黨主動檢討並放棄所有正當性(不僅只是合法性)有爭議的黨產(可同時擺脫覬覦並寄生在這些黨產之上的原有主流勢力),並推動修法,強化反貪腐法制,溯及既往,追究過去以權謀私的巨額貪腐案件。
四、關於兩岸關係:
 推動國共大和解,為未來兩岸大和解、簽署和平協議鋪路。依據《憲法》(包括《增修條文》),中華民國政府有推動和平統一的國家義務。國民黨雖然在野,也有義務為此國家目標盡力。首先,應與大陸共同檢討歷史上的國共關係,明確聯合對外禦侮的功勞和內戰摩擦的責任歸屬,對暫無共識者則共同擱置、留待歷史裁決。從此放下歷史恩怨,國民黨不再無條件反共,與中共正式建立建設性合作關係,形成共識,訂進黨章和黨綱,不使後任黨主席可隨意推翻。
 洪秀柱此次當選的任期只到明年8月,就要面臨改選壓力。若再勝選,則可再連任4年。洪應以至少領導國民黨5年作為目標,分階段、有計畫地推動以上四項原則。洪對外面臨民進黨即將來臨的完全執政,對內仍要防備黨內原主流派的掣肘破壞,任務不可謂不艱鉅。但她在去年黨內初選領表談話中就已宣示:「我願意粉身碎骨,來換取我們的黨,我們的國家,走上一條正確的道路。」如果她擇善固執,做到以上四事,則國民黨必可浴火重生。當黨魂既振、黨命再起、黨格已建,則黨員自然重組。2020年時,國民黨或終能以堂堂之師,對戰邪曲無道的民進黨。中華民國及兩岸關係的未來,實式賴之。
 孟子曰:「得道者多助,…多助之至,天下順之。」為了中國國民黨的未來及兩岸所有同胞的幸福,全體國民黨忠貞黨員及全世界所有中國人都將誓為柱柱姊後盾。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