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過後的國民黨


 國民黨經過前主席李登輝12年思想改造,道德自信、使命感、方向感蕩然無存。從此這個黨不敢統也不敢獨;不敢自稱、也不敢否認是中國人;面對黨名上的「中國」就自慚形穢卻又不敢改掉。在這種自卑心態下,黨領導人日益瞻前顧後,不敢設想長遠國家目標,只以空洞的「維持現狀」為已足。馬英九對事關兩岸前途的統一問題,只以消極「三不」敷衍,實際上靠向綠營。他的「不統」,即36年前施明德提出的「中華民國模式台灣獨立」。獨委林昶佐戳穿國民黨實是「華獨」(中「華」民國對中國「獨」立,即「獨臺」),而林是正宗的、更高級的臺獨。

國民黨是「華獨」
 「華獨」拒統,就承認了「臺獨」的道德正當性,只能以技術性理由(會被武統)來反臺獨。換言之,國民黨反臺獨的唯一理由只是「怕統一」。可見該黨內心早已奉綠營正朔,不可能在大是大非(國家認同)的戰略層次與民進黨爭衡,只會在程序上、手段上參與後者設定的「愛臺灣」比賽──看誰能更有效地維持兩岸分裂分治。
 此一「拿香跟拜」路線始於李登輝。李在1999年提出「兩國論」時黨內只聞擁護之聲。後來李與民進黨勾結在2000年搞垮國民黨,終在2001年9月被撤銷黨籍,但此路線已內化為該黨主流勢力的「天然成分」。
 在這種自卑自虐的思維定勢下,國民黨每次敗選,除了譴責對手拗步,就只會「反省」出「我還不夠綠」的結論。於是每敗一次,就更靠向綠營,以討好綠化選民。2008年3月大選前夕,陳水扁明知其黨即將敗選,卻仍宣稱:「把藍營綠化」是「我們八年來最大的成就」。他還斷言:即使國民黨拿到政權要變回去也「有限」。阿扁此一判斷極為精準。從2008迄今,國民黨雖「完全執政」,卻仍隨著整個臺灣社會繼續綠化。

國民黨是盜版的民進黨
 套句當年殷海光批國民黨的話:我們找不出任何理由要任何一個人反對原版的臺獨,但卻乖乖地擁抱它的翻版。因此,只要民進黨不再犯阿扁貪腐無度、冒進臺獨的錯,則國民黨越像民進黨,就會輸得越慘。國民黨打破不了「越輸越綠,越綠越輸」惡性循環,就只能轉型為民進黨外圍組織,靠著被臺獨利用來向大陸緩頰,換取「嗟來食」。很不幸,此事似乎在這幾年正在發生,尤其2014年九合一選後更明顯。
 九合一後,馬道歉、辭黨主席外,更加保守,竟任命比他更像事務官的毛治國當閣揆,對所有重要政策(包括課綱微調)幾乎一概撤守。此期間唯一亮點「馬習會」,還是大陸主動促成。現在蔡英文尚未就職,已在內閣改組、總統職務交接、追討黨產、廢除「國父」等問題上對國民黨政府百般羞辱。馬除了一貫唾面自乾外,無計可施。
 繼任主席的朱立倫「外省官二代原罪感」比馬還強,更怕選民不信他「愛臺灣」。朱根本不認為其黨在2016有任何勝算,因此他在九合一後參選黨主席而拒選總統。他原想藉必敗的2016排除參選的黨內政敵,然後以新北市長行政資源鞏固在黨內領導地位,等2020年再問鼎總統。

洪秀柱沒原罪感,有道德自信
 朱如意算盤被洪秀柱打亂。洪出身政治受難家庭,沒受過黨國栽培,反而毫無原罪感,成為黨內罕見的面對臺獨仍具道德自信者。她敢面對大是大非,一眼看穿拿香跟拜路線的致命性,於是對黨的沉疴開了猛藥:找回中心思想,重建道德自信,旗幟鮮明地與民進黨對抗。可是,這與現行獨臺路線針鋒相對。如接受洪的積極路線,主流派的黨內正當性就會瓦解,朱立倫將無緣代表該黨參選2020(或2024)大選。
 為了排洪,朱便以「救南部選情」和「符合主流民意」為藉口,粗暴地「廢止提名」依據憲法和該黨黨章主張「終極統一」的洪秀柱,再「內舉不避己」,「自己徵召自己」代表黨參選總統。朱的出爾反爾充滿機關算計,違反「做好做滿」新北市長任期之諾,令人詬病;他還預留退路,帶職參選,使其團隊無背水一戰的氣勢;更向黨內本土派示好,將王金平列不分區之首,使深藍黨員失望。這些作法顯示:他真正在意的不是選情,而是結合本土派排除洪的政治路線。換言之,他是為了保住他的獨臺路線而不惜犧牲黨。如此一來,深藍和統派選民拒絕投票(或投給親、新兩黨),淺綠選民更無理由支持臺獨盜版。結果,本來洪有機會打一場雖敗猶榮的選戰,帶領其黨起死回生,如今在朱領軍下,卻敗得比九合一還難堪,連新北市都「在自己的地盤崩盤」(獨媒語)。

拿香跟拜是死路一條
 今年大選投票率從2012的74.38%掉到66.27%(史上最低),少了106萬多人。以得票數計,2008馬得765.9萬,2012降到689.1萬,今年朱更減少到381.3萬,8年來選票流失過半(共減少384.6萬票),而且越降越快,僅後4年就降了307萬多票(接近朱輸給蔡英文的308萬票)。在新北市,總統選舉投票率從2012年75.9%掉到67.23%,減少8.67%,高於全島平均降幅;朱立倫在2014九合一還能險勝,此番卻在新北慘輸45萬票,得票率僅33.33%,與蔡差距21.46%。回顧朱歷年在新北選舉中得票,2010(選新北市長)得111.55萬,2014(九合一時爭取連任)只剩95.93萬,今年降到70.93萬,總共流失40.62萬票。
 在立委部分,國民黨僅當選33席(占立院29.2%),除了可否決修憲提案(超過25%即可)外,連彈劾、罷免總統都擋不住。而且,原來以救南部選情為由「換柱」,結果從雲林以南全軍覆沒。新北市區域立委共12席,4年前國民黨囊括10席,民進黨2席,這次翻轉,國民黨只剩兩席,綠營贏得10席。
 以上統計再再說明一件事實:國民黨在2008奪回政權只是受阿扁貪腐所賜,純屬僥倖;其長期「拿香跟拜」獨臺路線只會使該黨變成「盜版的民進黨」,最終輸給正版。朱立倫換柱遭藍營選民唾棄,證明他的路線根本是死路。

「防洪、除秀、換柱」,難有明天
 國民黨領導圈從馬開始道德自信日益低落,面對內心艷羨的正宗臺獨無力招架。從過去幾年各項重要政策逐一棄守,到閣揆和陸委會主委在立院答覆林昶佐質詢時的軟弱無力(不敢反臺獨,卻強調一中「各表」),就可看出此黨早已棄甲曳兵。國民黨主流派完全不敢設想與臺獨針鋒相對的路線,只想獲得綠營的認可,反而把可從道德制高點對抗臺獨的洪秀柱視為背上芒刺。由於洪延續路線之爭,宣布參選黨主席,黨內主流派便繼續「防洪、除秀、換柱」。
 朱立倫雖辭主席,但仍掌有新北行政資源,並非真正放棄爭黨權。因此,朱提拔的專任副主席黃敏惠代理主席,宣布補選延到3月26日,以冷卻有利於洪的黨內檢討敗選熱潮;黃又代表本土派參與補選,由朱帶著她四處拜票;黨內傳出有藍委威脅洪當選就退黨。這些跡象顯示「換柱」延長賽仍在持續。
 接著,該黨中常會2月3日提出輔選工作檢討報告,把「執政未獲認同」列為敗選首因,但第二項卻是「兩岸論述民進黨拿香跟拜,無法凸顯兩黨品牌差異」,完全賴掉該黨向民進黨拿香跟拜、靠攏臺獨、變成「華獨」的事實。這表示黨內主流派不但不承認洪所批評的「拿香跟拜」,還將繼續此一錯誤路線,不敢主動「凸顯兩黨品牌差異」。
 其實,是誰拿香跟拜,只看一事就明:中國國民黨將如何面對黨名上的「中國」二字?

國民黨的希望在「中國」
 由於失去使命感、方向感,黨名上的「中國」就成了國民黨「原罪」和包袱。2000年初次敗選後,中常會即有提案改名「台灣國民黨」(未通過)。2004年再敗,改名之議又起。時任立委的吳敦義就公開贊成將黨名「中國」去掉。今年又敗,黨內草協聯盟又再提議去黨名「中國」二字。這些提議,連同馬、朱從來不說自己是「中國人」,反映了國民黨內向臺獨炒作的「中國污名化」投降的趨勢。
 對於黨主流派抵賴拿香跟拜,洪秀柱2月21日公開駁斥:「自從20年前,李登輝在臺灣挑起認同爭議開始,本黨就喪失了對『愛臺灣』的詮釋權,無論本黨是否執政,由民進黨所主導的論述,就成為了主流論述,本黨也只能在這樣的論述下拿香跟拜,在我看來,這就是本黨最終遭遇如此慘敗的一個重要原因。」洪認為,如果搞不清楚「黨的靈魂、中心思想、核心價值」,那麼「中國國民黨就沒有明天了」。於是她鄭重宣示:「無論有多少風雨,我都必須遵循憲法的相關規定,中華民國的主權及於全中國,我們目前只是『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這就是本黨永遠不能改變的立場,也是本黨真正愛臺灣的表現。」
 國民黨人在3月26日要選擇的不僅是黨主席,也是這個黨還有沒有存在的價值和可能。中國國民黨有沒有明天?這就要看明天過後,該黨黨名上的「中國」是黯淡無光,還是絢爛奪目?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