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應如何回憶對日抗戰?



 中日兩國,一衣帶水。在千年以上的歲月中,充滿著友好交往的美好回憶。按一些日本學者的說法,日本文化早期的發展曾飽含著中華文化乳汁的滋潤。明治維新以後的日本,又曾被幾代先進的中國人奉為變法圖強的楷模,直到今天,仍有許多學者把日本當作亞洲國家走向現代化的範例。但我們往往忽略了事物的另一面──歷史事實昭示,正是現代化的日本,長期給亞洲鄰國不斷造成災難,而首當其衝的便是中國和朝鮮。日本現代化的進程,從鄙視亞洲並效仿西方殖民主義的「脫亞論」開始,國力增強以後,打出「大亞細亞主義」的旗幟,轉而以反對西方殖民主義為幌子,竭盡全力稱雄亞洲並爭霸世界。
 自甲午戰爭以來,在半個世紀裡,日本連續向中國發動三次大規模侵略戰爭:第一次侵佔了中國的臺灣,第二次侵佔了中國的東北三省,第三次從華北打到華東、華南,乃至華中、西南,野心勃勃地妄圖一舉滅亡中國。特別是歷時8年的第三次侵華戰爭,使中國人民蒙受了3500萬人傷亡和難以數計的巨大經濟損失。
 全世界都知道,中國作為一個損失慘重的被侵略國家,以極大的寬容對待發動侵華戰爭而又失敗了的日本,使日本才有可能成為「戰爭的失敗者乃是和平的受益者」。但是有些日本人卻未能從失敗中吸取應有的教訓,他們不甘心失敗,且總是妄圖重圓當年稱雄亞洲、爭霸世界的美夢。正是這些人,千方百計推卸侵略戰爭的責任,美化當年軍國主義的罪惡行徑,一次又一次揭開歷史的傷疤,不斷挑起國際性的爭論。人們都說,對於戰爭責任的反省,日本不如德國。我不願說日本人不如德國人,而寧可說日本政府不如德國政府。因為我深知絕大多數日本知識份子和廣大人民都是強烈反對軍國主義復活的。
 但不願承擔戰爭責任的政府畢竟會使自己的民族進一步蒙受羞辱,何況這不是一般的戰爭責任,人們不會原諒那些繼續掩蓋真相和推脫罪責的日本政府。只要這樣的政府存在,不管日本多麼富有、多麼強盛,它在全世界人民心目中也難以受到應有的尊重,更難以贏得真摯的友情。嚴酷的現實教育我們,不僅要牢記歷史、尊重歷史,而且要超越歷史。所謂超越歷史,就是不要受陳舊歷史眼光的侷限,更不能因襲過去歷史造成的形形色色的偏見和誤區。即以抗戰的勝利而言,人們過去曾稱之為「慘勝」;如果這指的是戰爭所造成的損害極為慘重倒也說得過去,但決不能因此就任意貶低中華民族艱巨卓絕的抗日戰爭的偉大意義。從1931年到1941年,我們幾乎是全靠自己的力量反抗日本的瘋狂侵略。即便是1941年以後,我們也是反法西斯戰爭的主力軍。作為抗日戰爭的主戰場,我們始終牽制著日軍總兵力的60-70%,並且不斷給以沉重的打擊。據統計,從1937年7月7日至1945年5月31日,日軍在中國的傷亡和被俘人員總數252.17萬(包括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遠遠超過了蘇聯和英、美殲滅日軍的總數。正是我國億萬軍民的長期英勇抵抗,不僅粉碎了日本三個月征服中國的速勝迷夢,而且打破了德、日會師的戰略部署,從而有力地促成了盟軍在太平洋戰場的輝煌勝利。因此,我們理所應當地成為戰勝國,並且贏得全世界人民的稱讚和尊敬。可是,過去國民黨說共產黨「遊而不擊」,共產黨說國民黨「片面抗戰」,形成自我貶抑,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真正的史學不僅屬於全民族,而且屬於全人類。今天,我們應該而且能夠以更為超越的眼光來紀念抗戰這段輝煌的歷史。
 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週年後,和平與發展成為了時代的主旋律。但戰爭根源依然存在,大大小小的各種各樣的戰爭在世界許多地區連綿不絕,人類依然免不了自相殘殺,而迅速發展的高科技更不斷推進戰爭殘酷的程度和規模。因此,用歷史來教育人民反對侵略戰爭並努力消除戰爭根源乃是時代使命。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