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認同先於民主

 臺灣社會對於大陸政治的常識理解,多認為中國大陸是一個威權國家。與大陸相對照的臺灣則是民主國家。典型西方政治學教科書多將威權政體評價為「劣」,民主政體則是「優」。大陸是「威權的」所以是劣,臺灣是「民主的」所以是優,故而得出臺灣政體優於大陸政體的結論。

 但是,臺灣的民主政體真的如此優異嗎?有沒有一些「問題」值得我們反省?事實上,上述這種典型的二分法,是把問題簡化了。究其實,民主政治並非普世價值,充其量僅是工具、程序性的價值(例如遵循多數決原則的選舉)。理想的政治應該是讓人民活得更有尊嚴,故而普世價值的政治不該是民主政治,而應是民本政治。否則為何許多被世人稱為是民主的國家,至今國內依舊活在貧窮與混亂的內戰之中?顯見民主政治並不必然能解決上述這些問題,甚至可能會惡化這些問題。在此並非推崇威權政治,只是在訴說評價一國政治的良窳優劣,與是否為民主或威權無關,而應與該國領導者是否將「民本」懸為鵠的有關。分類判準應為後者,而非前者。臺灣因搞不清楚這兩者的差異,故而迷信西方為分化其他國家所大力推廣的民主政治(尤其是多黨制與普選),並視民主政治為解決任何問題的萬靈丹(將政治問題無法解決的原因歸咎於還不夠民主),如此則國家政治當然會出大問題。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2014年3月號以〈民主出了什麼問題?〉做為封面故事,就對這種「民主迷信」提出了質疑。
 事實上,臺灣的民主政治的成就表面上令人稱羨,實際上內裡卻令人堪憂。很多國家在民主化的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面臨許多挑戰與挫折,故此臺灣的民主政治發展至今,有這麼一些問題似乎不足為奇。但是,我們要的是以民本為目標的民主政治,而非只有民主程序的民主政治,而臺灣的民主事實上正在往一條不健康的方向邁進。理由除上述民主迷信之外,發展健全民主政治還有一前提問題必須先加以解決,否則民主政治只會走向邪路,無法走上正軌。此一「前提問題」,即是「國家認同」。
 國家認同涉及國人對於自己國家的理解與想像。當前國人對於國家的理解與想像發生分歧,這導致分歧的雙方在許多涉及國家大政的課題上,無法有共識。首先,因為沒有國家認同共識,導致在許多「國家層次」的課題上,例如中華民國憲法的效力、憲政體制的類型、固有疆域的範圍、兩岸關係的性質等等,皆無法求得有共識的定見。無此共識,則分歧的雙方均會認為另一方的見解是有問題的,主張反對現有體制的一方會拒絕遵守現行體制。即便遵守也只是在技術上和表面行為上勉強遵行,其內心則伺機而動、屢有推翻之意。主張臺灣獨立者即是如此。其次,民主政治講究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此即民主政治特點之一──政治平等。在政治上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其手握的選票所帶有的價值也是相同的。在臺灣,自解嚴後,政治發展的大方向表面上是走向民主政治,實際上是走向臺獨。但是,不認同中國的臺獨人士,總以民主改革為主張,但背地裡陽奉陰違,大力偷渡臺獨價值。民主政治只是這些人實現臺獨的工具手段,一旦民主改革有礙臺獨目標,則隨時可以揚棄。我們可以從臺灣這幾年的許多政治事件,明顯看到:臺獨人士對於異己,認為其基本人權應該加以剝奪,不該享有言論自由。最後,因為國家認同缺乏共識,大家彼此無法接納,導致任何一個低階層次的政策問題(例如核四問題),最後都會上升到高階的國家認同層次來衝撞,以致無法透過現行體制獲得合理解決。
 民主程序無法解決國家認同問題,但是民主要能深化發展,前提是國人必須對國家認同具有共識、沒有爭議。唯有如此,民主政治方能在此基礎上發芽茁壯。否則,大家對於「國家」的認知見解已不一致,又如何能奢望遵行現行體制?臺灣的民主政治要能走向康莊大道,必然得先解決國家認同僵局,否則只會發展越來越壞,絕不可能越來越好。一葉知秋,我們已經從這幾年的政治事件中,清楚看到了這點,豈能放任問題繼續惡化下去?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