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自己國家獨立的琉球



引言
 宜野灣市的嘉數高台,是聯接琉球王國、冲繩戰役和現代殖民地的焦點。嘉數高台是冲繩戰役中曾經進行過激戰的一大戰場。站在高台的瞭望台上,能一眼望到被認為是「世界第一危險」的普天間機場。把目光轉向南方,能看到「浦添王陵」。那裡有13世紀後半期史上確實存在的琉球最早的英祖王和1609年日本島津藩侵略琉球時的尚寧王的墓地。同一地方還有被稱為「冲繩學之父」的伊波普猷的墓地。
 我見過美軍飛機在訓練時,在「浦添王陵」上空發出轟鳴並來回盤旋。這是對琉球人歷史、文化和精神的否定,是一種侮辱行為。美軍魚鷹飛機在夏威夷卡米哈米哈王朝聖地的危險訓練,由於島上居民的反對就中止了。但是日本政府無視琉球居民的反對,在普天間機場強行部署了魚鷹飛機,並進行訓練。英祖王、尚寧王和伊波普猷去了琉球人當作極樂淨土的彼界,他們若聽到轟鳴聲,靈魂也不能安息。
 美軍基地在琉球建立了近70年。琉球人不被當做正常人類,卻像動物一樣被看待。琉球人不是為了讓日本人享受和平與繁榮而存在的奴隸。為什麼琉球人從1609年至今,一直受歧視呢?如果琉球不能獨立,靠自己的力量實現和平,那麼琉球人就難以在島上安心生活。
 關於殖民地有如下定義:
「資本主義制度下的殖民地,狹義來說,是在特定國家的統治之下,與母國是不平等的,國家主權被剝奪,基於特定制度而被完全支配的地區。(加上社會、經濟的視角)廣義上的殖民地,是被資本主義列強剝奪了政治、經濟上的獨立,受到這些國家民族支配的地區。」(據大阪市立大學經濟研究所編、岩波書店出版的《經濟學辭典》)
 琉球,在形式上,名為「冲繩縣」,是日本的一個地方自治體。但是,琉球的固有領土被奪走,而「由琉球人行使自我决定權,以决定自己的政治地位」卻並不被承認。也就是說,琉球就是殖民地。

琉球殖民地化的歷史過程
 1609年,琉球國受到薩摩藩的武力侵略,被置於該藩的間接統治下。1879年,日本政府派兵滅掉了琉球國,廢黜國王並將其強行擄到東京,設置了「冲繩縣」。之後,日本政府推行同化政策,在政治、經濟上實行殖民統治。
 琉球合併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琉球國不但同大清,而且還和荷蘭、法國、美國等也有外交關係,是得到國際社會承認的國家。琉球不是日本的「固有領土」,王國原有的外交權、貿易權和內政權被日本政府奪走了。
 夏威夷王國也有同琉球一樣的歷史遭遇。1810年,卡米哈米哈一世統一了夏威夷王國,並實施憲法,是一個和歐美各國締結了條約的獨立國家。支配了夏威夷經濟的美國人於1893年發動政變,美國海軍陸戰隊也參加了推翻夏威夷王朝的行動。1898年,夏威夷併入美國。
 夏威夷原住民對美國國會施加影響,使國會於1993年通過《103-150號法案:第103屆國會共同决議》,並由總統予以簽署。該法案的大致內容是,美國國會承認當年美軍參與顛覆夏威夷王朝的違法性,並進行道歉。克林頓總統來到夏威夷,親自在原住民面前道歉。然而,到現在為止,日本政府也沒對琉球合併進行道歉,也沒予以賠償。
 1880年,日本政府同清政府交涉分島改約方案,打算把宮古.八重山群島讓給清朝,以換得在中國的通商權。該條約雖然沒有簽署與生效,但日本政府把琉球的一部分割讓給他國是說不通的,因為琉球並不是其領土。
 冲繩戰役中,琉球作為日本的「棄子」,被迫承受了極大的犧牲。日軍虐殺琉球人、強迫集體自殺、搶奪食物、將琉球人趕出避難壕等現象,頻繁發生。
 二戰後,美軍開始直接統治琉球。1952年,日本正式將琉球分離出去。日本政府承認美軍的統治,並進行強化其殖民統治的經濟支援。所謂領土是國家主權(統治權)所覆蓋的地域,而美軍統治時代的琉球,並不能行使日本的行政權、立法權和司法權,也不適用以《日本國憲法》為中心的日本法律制度。
 日本政府主張對琉球保有「潛在主權」,但這只是基於美國國務卿的發言,以及美國總統的聯合公報,並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日本政府按照「潛在主權」一說,將琉球人的生命、生活和安全置於美軍的保護下,也不符合歷史事實。
 1972年,日美兩國政府將作為當事者的琉球政府和琉球人排除在外,締結了《冲繩返還協定》,由日本政府設立了「冲繩縣」。從冲繩「回歸」到現在,被稱作是日美兩國政府共同進行的直接統治時代。在冲繩的統治方式上,日本負責內政和外交層面,美國主導軍事層面。這有些類似過去英法共管的殖民地,太平洋上的新赫布裏底群島(現在的瓦努阿圖)。美國將維持和強化軍事基地的功能作為目的,從日本政府那裡得到財政、軍事上的協助,並對琉球實行殖民統治。
 《冲繩返還協定》第4條第3款規定,「回歸」前美軍對土地造成的損害,由美國政府為「土地的復原而進行自願性支付」。但實際上,日美兩國政府締結了密約,由日本政府支付了400萬美元。在該協定的第1條,有「日本國於同日,對這些島嶼的土地和居民,行使行政、立法和司法上的一切權力,並承擔完全的權能和責任」的字樣。但實際上,在美軍基地內、美軍飛機事故現場等處,日本的國家權力並不能達到。比起《冲繩返還協定》,《日美地位協定》要更為優先,日本對美軍並不能行使國家權能。
 19世紀的琉球合併和20世紀的「回歸」,並不是通過琉球的居民投票,基於國際法上的正式手續而决定的事情。

琉球政治、經濟上的殖民統治
 日本政府在只占全國土地0.6%的琉球,強加了在日美軍74%的基地。儘管有很多琉球人反對,日本政府仍然強行建設了邊野古新基地。美軍基地內不適用日本的法制,是屬治外法權的地帶。日本政府不想改變侵犯琉球人人權的《日美地位協定》。日本政府為了維持「威懾力量」,今後也打算哪怕是犧牲琉球,也要堅持日美同盟體制。只要琉球是日本的一部分,日本政府就可以合法地把美軍基地和危險的美軍飛機強加給琉球。
 美軍導致了大量的事件或事故,比如1959年宮森小學的美軍飛機墜落事件(死19人,傷121人)、1995年美軍士兵侵害12歲少女的暴行、2004年冲繩國際大學的美軍直升機墜落事件等。琉球的孩子們在美軍飛機的噪音和振動聲中接受著教育。這不能說是正常的教育環境。而且,冲繩戰役中日軍強迫民眾集體自殺的事實,文部科學省也想從教科書中刪除,剝奪琉球人學習自己歷史的權利。儘管琉球人是獨立的民族,但教學必須遵照文部科學省審定的教科書和學習指導大綱。琉球人自己的歷史、語言和文化不能作為主要課程,讓孩子們來學習。
 前首相鳩山由紀夫提出把冲繩美軍基地遷到縣外去的時候,日本大部分的地方自治體和國民都拒絕接受。大部分日本人的想法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想要美軍來守衛日本,把基地設在琉球也沒有關係。現在這種把基地強加給琉球的歧視,是過去400年來歧視琉球和琉球人現象的冰山一角,不只是當前的問題。這種對琉球的歧視,緣於「結構性歧視」。
 在亞洲各國的民主化和經濟發展取得顯著進步時,琉球被強加了軍事基地,處在從屬日本的狀態。琉球本應得到的經濟利益,由於軍事基地的存在而被奪走了。日本政府還掌握了琉球的經濟主權(經濟政策、稅收、預算等的决定權)。日本政府雖然投入了巨額的公共資金,但由於約半數公共事業由日本企業來提供等原因,大半部分的公共資金流向了島外。「回歸」對日本來說,意味著獲得了琉球的新市場。日本企業和產品席捲琉球市場,使琉球製造業、流通業、建築業等行業的企業大批倒閉,產生了很多的失業者。
 雖然外部有振興開發和民間投資的資金投到了琉球,但產生的經濟利益,大半部分沒在島內循環,而是流到了外部。這就形成了所謂「沙漠經濟」,也就是殖民地經濟。從事低工資、不穩定、勞動強度大的工作的琉球人,正在增加。「回歸」體制下,一攬子補助金在內的振興開發資金給得再多,也只是增加了琉球對日本政府的經濟依存,被強加了軍事基地,增強了日本企業和日本人的支配地位。
 現在,通過《冲繩振興特別措置法》、內閣冲繩擔當部局(原冲繩開發廳)、冲繩振興計劃、冲繩科技學院(OIST)、冲繩振興開發金融公庫、金融特區、特別自貿區、北部振興、島懇事業等,建立起只適用於琉球的法制和機構。冲繩振興計劃的制定,需要日本政府最終的批准;各項事業的優先順序,也是由日本政府來安排。現在,琉球出身的國會議員有9人,只不過是國會議員總數722人的1%多點。通過形式上的民主制,無視琉球人的意志,將軍事基地強加給琉球,這在日本人多數意志的背景下,一直持續著。
 「回歸」意味著「回到原來的狀態」,琉球的原有狀態不是日本,而是琉球國。琉球不是「日本的固有領土」,對琉球人來說是「被奪走的領土」。「回歸」由於以下理由,可說是日本對琉球的「再合併」:(1)日本主導的同化與整合在深化;(2)比起琉球人的生命和生活,日本人的生命和日本的安全更受重視,形成了強加基地負擔給冲繩的歧視體制;(3)形成了政治、經濟和軍事利益從琉球流向日本的結構,也就是殖民地體制。

琉球的分割統治
 1609年以後,薩摩藩從琉球國將奄美諸島割離出去,作為自己的直轄領地。現在,奄美諸島在行政上屬鹿兒島縣。琉球和奄美諸島在語言、信仰、音樂等方面,擁有很多文化上的共同點。其中的沖永良部島和與論島,與冲繩島有特別深厚的關係。這兩島的民謠是琉球音階,語言也屬冲繩北部語言圈。1609年後沖永良部島仍和冲繩島一直進行著貿易,船隻在兩島間頻繁往來。
 薩摩藩分割琉球群島,直轄奄美諸島,並派出常駐官吏,監視著琉球王府。這被稱作「分割統治」,是殖民統治的常用手段。
 順便說一下,同樣的分割手段也被施行於太平洋上的島嶼,比如塞班島、天寧島、羅塔島等構成的北馬里亞納群島以及關島。自古以來,北馬里亞納群島和關島就住著被稱為查莫羅人的民族,16世紀時這些島嶼變成了西班牙的殖民地。1898年的美西戰爭中,美國戰勝了西班牙,將關島變成美國屬地,將北馬里亞納群島賣給了德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北馬里亞納群島成為了日本的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它又成為了美國的托管地。
 太平洋戰爭中,日軍侵入關島,實行軍事統治。那時,日軍把北馬里亞納群島的查莫羅人遷到關島來,將群島用於軍事活動。由於這個原因,關島和北馬里亞納群島的查莫羅人變得相互對立起來。他們是同一民族,卻被製造對立以便於統治,可說是殖民統治的犧牲者。
 1986年,北馬里亞納群島成為美國的自治聯邦(准州),而現在關島仍然是自治程度比該群島要低的美國屬地。近年,美國政府在關島部署了核潛艇和轟炸機,移駐了海軍陸戰隊,正在強化關島的軍事功能。這可能削弱關島的自治權,因為美國政府可以單方面地實施其政策。總之,美軍和日軍一樣,將同一民族居住的各島實行分割統治,想在軍事戰略上加以自由利用。
 薩摩藩分割開來的琉球各島,在太平洋戰爭後,被一同置於美軍的統治下,再度走向共同的歷史進程。奄美諸島雖於1953年「回歸」日本,但1950-1973年美軍在沖永良部島設立了區域防空戰鬥指揮所的大型雷達站。
 在切斷從屬關係,有歷史、文化、生態方面的共同性的琉球文化圈中,奄美諸島的人們要實現真正的自治,怎麼辦才好呢?重要的是,不可能構築琉球王國時代那樣的中心-周邊體系,也即王府所在的首里是中心,奄美諸島、宮古、八重山群島是周邊。琉球群島中大小各異的島嶼,都有獨特的文化、自然系統。各島價值相同,居民地位平等,是不言而喻的。
 1953年後,日本政府和鹿兒島縣對奄美諸島實施的開發政策,以失敗而告終。島內產業衰退,人口劇減,自然環境也遭到很大損害。琉球群島可復活歷史、文化、生態方面的共有基礎,各島居民相互尊重自我的决定權,促進各島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加強島上的自立機制。如果形成這樣的關係,就能開創琉球群島新的歷史。

琉球為什麼要尋求建立自己的國家
 日本通過琉球合併、日清、日俄戰爭的勝利、日韓合併、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侵略中國東北等事件,擴大了在亞太地區的領地和勢力範圍。另一方面,中國從清朝末期到辛亥革命、國共內戰、偽滿建立的時段中,遭到了日本為首的列強侵略,國家面臨極大的危機。在這樣的背景下,近代以前中國式的華夷秩序崩潰了,日本作為大國而崛起,琉球國消亡了。太平洋戰爭後,在以美國為中心的東亞國際秩序中,琉球的政治地位已被决定了。
 現在「冲繩縣」的政治地位,是由《冲繩返還協定》所規定的。但是,該協定只是規定將琉球的行政權移交給日本,沒有寫明將領有權交還日本。也就是說,琉球人依然對琉球保持著領有權。1879年的琉球合併,1972年「冲繩縣」的設置,其决定的琉球政治地位,是沒有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和理解的,是有國際法上的問題的。臺灣當局也反對琉球「回歸」,曾正式向日本政府提出過抗議。
 《冲繩返還協定》包含著虛偽的內容,作為條約是不完備的,與琉球合併一樣是無效的。作為當事者的琉球政府和琉球人,沒有被給予機會,去行使國際法所保障的人民自决權,以决定新的政治地位。
 現在,日本政府在推進向宮古、八重山群島部署自衛隊的事宜,並已實施了釣魚臺國有化的舉措。安倍政權想確立集體自衛權,修改憲法,把日本變成能發動戰爭的國家。另外,日本政府也想強化日美同盟體制,在釣魚臺問題上引來美國介入,利用美軍作為日本的雇傭兵。
 一旦在釣魚臺海域出現美、日、中武力衝突的情况,與釣魚臺最接近的是作為自衛隊基地的宮古、八重山群島,而且琉球群島全都有可能變成戰場。日本有把琉球當作棄子的歷史,現又想再度把它作為棄子。日本政府並沒有為了保護琉球人的生命安全,提出釣魚臺爭議「擱置論」這樣的有效辦法。
 為了避免琉球變成戰場的事態出現,琉球獨立也是必要的。琉球不是應歸屬於大國的附庸,琉球是琉球人的。它的政治地位,應該由琉球人基於國際法,在聯合國監督下舉行居民投票來决定。也就是說,應將「琉球人發起為了琉球人的獨立」作為目標。琉球取得主權後,將成為開創東亞和平的中心,把釣魚臺變成「東亞共有的島與海」,終結本地區對立與緊張的歷史。
 琉球失去國家獨立後,淪為日本和美國的殖民地,琉球人承擔了各種各樣的犧牲。琉球通過建立自己的國家,擺脫日美的殖民體制,消除戰爭的危險性,將成為東亞的和平與繁榮之島。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