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結束,美國和北韓何以遲遲未簽和約?

--淺談北韓核武發展的背景


 韓戰始於1950年,終於1953年。當北韓軍隊挺進南韓時,時任南韓總統的李承晚向美國總統杜魯門求援。杜魯門總統派出了由麥克阿瑟將軍指揮的美國軍隊。
 美軍將北韓軍隊趕回北方,隨後跨過北緯38度線進犯北韓領土,直達中國邊境。這時候,中國感受到了威脅,於是派遣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士前往增援,並和北韓軍隊共同將美軍重新趕回了北緯38度線以南。
 在此期間,北韓遭受到美軍和聯合國軍隊地毯式的轟炸,這種不分軍民的無差別轟炸,給北韓民眾帶來了不可估量的物質損失和極其痛切的精神創傷。美方統計,有大約20%的北韓人口在1950至1953年間因轟炸而死亡,而根據隨後的其他統計,則這一數字提高到30%。
 韓戰中被投擲到北韓的凝固汽油彈,數量高於整個越戰期間。美軍焚毀了北韓無數的城鎮和村莊,當首要目標都被夷為平地了,B-29轟炸機群便又轉往次級目標傾瀉大量凝固汽油彈。英國首相丘吉爾就曾埋怨華盛頓,根本不該意圖對平民「潑灑」凝固汽油彈。
 北韓有一個城市,一天之內即被拋擲了550噸的燃燒彈。由於美軍本來就意在夷平北韓的首都平壤,平壤也遭受了大量燃燒彈的攻擊。結果到了戰爭結束時,這座城市只剩下兩棟建築倖存,估計大約有三百萬人傷亡。
 此時,素來激進的麥克阿瑟將軍向杜魯門總統提議使用核武,並提交了一份包含26個北韓目標的攻擊清單。不過,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卻找不到任何一個目前仍留存而夠大的目標,來進行核子毀滅。杜魯門總統於是撤除了麥克阿瑟的指揮權,改由馬修.李奇威將軍取代他。
 李奇威將軍帶著停戰提議和北京接觸。北京接受了提議,於是雙方在1953年7月簽署了停戰協定。
 然而,停戰協定僅僅是一個表明雙方暫停交火的協議書而已,不是一個具有長久性質的和平條約。儘管現在距離簽署停戰協定已經六十餘年了,但是雙方始終未簽和約,這是為什麼呢?
 打從六十餘年前韓戰結束後,就有超過三萬名美軍士兵繼續駐紮於南韓境內,而且美國還在南韓部署了超過一千枚的核彈頭。
 北韓因應這種僅簽有停戰協定而沒有長久和約所隱伏的不確定性,以及南韓部署大量美軍與核武所帶來的威脅,自然感受到了自己必須擁有核武以作為反制的必要。
 李升基博士和其他許多北韓科學家,都是在莫斯科大學進行核物理培訓的。核項目在寧邊的一處基地起步。隨後,美國察覺到了寧邊的事態發展,憂慮與日俱增。
 1985年12月12日,北韓加入了核不擴散條約。在這一條約的約束之下,北韓同意不生產核武器。
 與此同時,南韓卻自1976年起即持續將其海、空軍一步步用核武武裝起來。在美國卡特政府執政期間,核彈數量一度從800枚減少到250枚,不過隨後布希政府又終止了最終從南韓移出核武器的計畫。
 事實上,美國自始就從未遵循過停戰協定,美國違反了第13條d款的規定:終止繼續由朝鮮半島之外運送武器彈藥進來。
 北韓則為了追求朝鮮半島的和平與安全,一直在提議(1994年、1996年、1998年)簽訂一個永久性的和平條約,以取代既有的這個臨時性的停戰協定。北韓還提議建立一個聯合軍事機構,以執行韓戰停戰協定尚未執行的剩餘條款。然而美國卻拒絕了所有這些提議,繼續尋求持續性的軍事挑釁,在北韓政權的眼皮子底下耀武揚威。這種威嚇行動,譬如像美國和南韓的年度聯合軍事演習,大規模動員了數千部隊、航空母艦、驅逐艦和戰機來演練攻擊北韓,就讓北韓猜測美國及其南韓盟友的真實意圖而持續陷於疑慮。北韓感到不安的另一個原因,則是美國總統小布希在其2002年國情咨文中將北韓列為三大「邪惡軸心」的國家之一,與伊拉克和伊朗並列,而不久後,小布希即在不顧國際輿論的一致反對下,對這兩個國家先後都發動了攻擊。所以,這就難怪北韓會相信核武器才是確保他們免於美國攻擊的唯一手段了。
 波灣戰爭結束後,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鮑威爾將軍曾這麼評論:「壞蛋已經都打完了,現在該輪到卡斯楚和金日成了。」不論他想表明什麼,很清楚的就是:美國需要所謂的「敵人」,來維繫其戰爭武器的持續生產。美國的經濟就是戰爭經濟,美國依賴戰爭來維持其經濟。
 1993年年初,國際原子能總署指控北韓違反核不擴散條約。北韓當即同意其進行檢查。然而緊張局勢還是升起了,因為美軍司令部和五角大廈以武裝準備來回應,派出了一個營的阿帕奇契直升機部隊前往南韓,增派重型坦克,並給美國軍艦加裝了重型戰鬥裝甲。
 1994年5月8日,五角大廈開會,商討在朝鮮半島戰事中如何協助美國駐南韓司令路克上將的計畫付諸實施。五角大廈的策畫者們向柯林頓總統報告說,如果戰爭爆發,他們估計其可能的費用將達1000億美元,傷亡可能是10萬名美軍士兵和50萬朝鮮人。此刻柯林頓政府在認真考慮的,是對北韓寧邊核設施發動一場先發制人的打擊。而這意味著開戰。
 當時,我正在積極參與一個促進兩韓統一的小型組織──美國朝鮮半島事務委員會──的工作。我們主要是由致力於影響美韓政策走向以促成兩韓和平統一的教會領袖、學者和韓裔美國人所組成。我們認為應該不惜一切代價阻止美國對寧邊的轟炸。而誰能影響這場眼看著就要發生的大災難呢?於是我們去找前總統卡特,我們相信卡特先生是和平主義者,因為他曾經表示過,美國應該為韓國的分裂負責,而且美國也有責任促成這個分裂民族的再統一。結果卡特接受了我們建請他訪問平壤的計畫,而我們則通過統一事業中建立的人脈與北韓取得聯繫,為卡特此行提供支持。
 接著,卡特向柯林頓總統談到此事;柯林頓總統先是拒絕了他的提議。但卡特堅持自己仍會以一名美國公民、而不是美國政府代表的身分前往平壤。柯林頓於是也只好同意了。
 訪問的第一步,卡特首先前往南韓與時任總統的金泳三會談。金泳三同意了卡特到北韓緊挨著北緯38度線的談判地點板門店去。這是自1953年北緯38度停戰線劃定以來,第一次有人從這裡合法穿越這條線。北韓熱烈歡迎了卡特一行人。
 金日成主席接見了卡特,互相進行了建設性的對話。結果雙方一致認同朝鮮半島應該撤出所有核武器。
 返還之際,卡特接受CNN的採訪,宣布了此行他和金日成主席會談的結果,他並呼籲停止走向軍事衝突的衝動行徑。
 卡特也向柯林頓總統和其他白宮要員對此行做了簡報。卡特告訴美國國務院朝核特使羅伯特.格魯奇說,他和金主席已經達成了一致意見,即,北韓凍結核計畫,並且允許國際原子能總署核查人員留在平壤。
 卡特說,他相信第三回合美國─北韓的協商,應本著此項突破來繼續進行。
 收到了平壤方面同意美國規劃的核項目凍結方案的確認函之後,華盛頓宣布,美國有意於1994年7月5日和北韓在日內瓦開始第三回合的協商。
 於是,1994年10月21日,美方代表格魯奇和北韓外務省副相姜錫柱簽署了如下的協議:

  • 美國將組織一個跨國團夥,以2003年為目標,向北韓提供輕水反應爐。做為回報,北韓則將凍結其核反應爐上所有的活動,並開放國際原子能機構對此進行核查。
  • 在輕水反應爐投入運行之前,美國每年將提供北韓50萬噸的重油。
  • 美國將做出正式保證,不對北韓進行核武威嚇。
  • 北韓將重新加入南北對話。

 對此,姜錫柱說:「……這是一份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里程碑式的重要文件。」
 北韓宣稱,這是從它與世界超級大國美國進行對話以來取得的重大外交勝利。美國則開始執行協議內容,美國工程師開始在北韓建設輕水反應爐(其中一位資深工程師,芝加哥的林先生,還是我在兩韓統一運動中的好友)。同時,美國也根據協議,開始每年向北韓提供重油。
 此外,柯林頓政府還派遣國務卿歐布萊特携帶總統的私人信件訪問平壤,保證信守日內瓦協議。在小布希當選美國總統之前,所有事情都根據協議順利向前推進著。
 2002年1月29日,新任美國總統小布希卻聲稱,北韓是與伊拉克、伊朗並列的三個「邪惡軸心」國家之一,而完全顛覆了柯林頓政府的政策。他宣稱三國是美國的敵人,並且不顧國際社會一致反對,片面發動了對伊拉克的戰爭。直到6年後的2008年10月11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才宣布北韓已從美國所謂「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中刪除。
 然而,有了2002年美國對北韓政策意外的180度大轉彎,北韓再次感受到了來自美國的威脅。考慮到美國曾在波灣戰爭期間片面發動戰爭入侵伊拉克,2002年11月開始,北韓遂逐步將國際原子能機構在其核設施上的監視器材拆除,驅逐其核查人員,並在2003年1月根本退出了核不擴散條約。
 小布希2002年國情咨文的「邪惡軸心」論,迅速將克林頓時期對北韓的調解政策畫上了句號,也使得初初萌芽的美國─北韓和解關係頓成泡影。2003年4月23日,北韓乾脆宣稱自己已經擁有核武。
 不幸的是,美國對北韓的這個敵對政策偏偏在歐巴馬政府延續下來了,並在歐巴馬的所謂「重返亞太」戰略下甚至愈演愈烈。
 教皇方濟各於2014年8月在南韓進行了5天的訪問。在他停留的最後一天,成千上萬的朝鮮信眾聚集在歷史悠久的明洞教堂為他送行。教皇給朝鮮信眾最後的建言是對南韓民眾說的,他說:「和北韓人對話吧,他們是你們的兄弟姐妹,和他們對話吧!」
 歐巴馬總統現在已經决定要和古巴實現關係正常化了(編按:美國與古巴在斷交54年後,於作者過世後兩個月的2015年7月20日正式恢復邦交),他說:「過去我們錯了,我們浪費了50年的時間,差不多是該和古巴實現關係正常化的時候了。」
 美國也已經和北韓打了超過50年的交道,為什麼歐巴馬總統就不能按照他處理古巴關係的思路來對待北韓呢?歐巴馬可是曾經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美國總統;他如果也實現了與北韓的關係正常化,就可以成為一位真正意義上的和平總統了。
 現階段,和北韓簽訂和平條約的可能性很大,因為現任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其新年賀詞中這樣說道:「我們需要一個和平的環境來發展經濟。」尤其,北韓的立場是認為:簽署和平條約將會為朝鮮半島迅速實現無核化提供基礎。
 而那些曾在聯合國旗幟下和北韓作戰的國家(英國、加拿大、法國、菲律賓),現在都已經和北韓建立了外交關係。
 美國現正站在對北韓政策的十字路口上。要嘛,就保持敵對關係,繼續那種可能再次導致大範圍生命財產損失的核平衡戰略;要嘛,則簽訂和平條約、解除敵對關係、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抓住給亞洲帶來和平的機遇。
 唐納德.格萊格出任過1989至1993年美國駐南韓大使,以及老布希執政時期的美國中央情報局首腦兼國家安全顧問,他曾說:「致力協商出一個持久的和平,才是美國唯一的明智之舉。歐巴馬總統實在應當拿他對古巴的那種外交手段來對待北韓。」
 總之,歐巴馬總統現在必需要和北韓共議和平了,才能為美國和亞洲贏得真正的持久和平,也才足以向世人昭示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確實是名副其實。(張志成、簡皓瑜編譯)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