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2016具有大歷史意義的關鍵時刻



 新中國在進入了新(21)世紀之後,出現了兩個「100年目標」,一是2021年的中共建黨100週年,一是2049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100週年。第一個100年目標要具體體現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上;第二個,則是要讓國家發展到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水平。這兩個綜合起來,其實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概念與願景。中共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2012年甫一上任就指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當代中國人最偉大的夢想」,並說,現在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更接近這個目標,現在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有更大的實力與信心去實現這個目標。
 看似一個比較抽象,而且是一個說近不近的中、長期目標,如何判斷它可否實現,以及是否正在接近這個目標之中?從2015到2016,就出現了相當豐富的蛛絲馬跡,讓我們有理由、有信心產生比較樂觀的感覺—因而,2015與2016,或將是「大歷史」中的關鍵之年。
 先作一個盤點,盤點2015,再作一些前瞻,前瞻2016。盤點,從兩個角度看,一是內,二是外。先看內。內,有一個主旋律,即全面深化改革,具體表現在幾個方面:

  • 「十三五」提出了五大發展理念: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
  • 經濟改革確立了「供給側改革」的新方向;
  • 繼續全力反腐,並落實從嚴治黨;
  • 大魄力展開軍隊及國防改革等。

 合起來看,就是全面(經濟、社會、政治、軍事)進行深化改革,為國家未來的可持續發展做足必要的鋪墊。
 再看外,也有一個主旋律,就是一帶一路,具體表現在幾個方面:

  • 創建亞投行,廣邀六十餘國共同參與;
  • 積極推動輸出高鐵、鐵公路及港口等基礎建設;
  • 南海島礁吹填(按:抽沙填海)工程建設;
  • 與非洲國家吉布地及納米比亞合作,分別在紅海及東大西洋興建補給基地;
  • 人民幣被納入IMF的SDR貨幣籃子,被正式賦予國際儲備貨幣的身分等。

 合起來看,就是為21世紀的海上及陸上絲綢之路的全面推展作一切必要的鋪墊。
 這些行動與現象與「偉大復興」如何關聯?這就要先瞭解中國與世界在過徑3000年歷史長河中的關係了:(1)在過去3000年歷史中,論GDP,除最近在1978年之前的一百多年,中國從來就是全球第一;(2)中國與所有交往國家的關係,秉持的都是英國歷史學家湯恩比所說的「天下主義」,體現在中國與周邊鄰國的互動上即是所謂的「朝貢關係」(是大國與小國之間的保護與被保護關係,本質上是兩廂情願的、和平的、施惠者與受惠者的關係);至於與非周邊的其他國家的互動上,則是長達一、兩千年歷史的陸上絲綢之路及長達數百年歷史的海上絲綢之路。這兩條絲路就建構起了當時「世界」所有地區(主要是亞、非、歐三洲)以中國為中心的經貿文化體系,大體上都是互惠與繁榮的;(3)為了保持海上絲路的安全暢通,中國有一支人類歷史上最早及最強大的遠洋艦隊,從中國沿海出發,經南中國海、馬六甲海峽、橫越印度洋、抵達非洲,並深入紅海;(4)又為了貿易需要,中國歷朝(唐代鑄幣、宋代交子,及清代山西票號的銀票)貨幣均階段性地及局部性地在當時的一帶一路中流通使用;(5)當然,在陸、海絲路上交換的遠遠不只是商品、資源、種子,也同樣存在著文化與宗教的交流。相對於當下西方國家之間的「文明的衝突」,歷史上以中國為核心的海、陸絲綢之路存在的多是「文明的融合」。
 於是,可以作一個古今對照了:

  • 中國GDP在全球排名,從1978年的第15位,2010年超過日本成為第二位,遲早在2049之前將取代美國,重返第一;
  • 新世紀的一帶一路,又在展開之中;
  • 新世紀的一帶一路上,也將大量出現中國的基礎建設與貨幣,當然也將有中國強大的遠洋艦隊來保障沿途的安全與順暢。

 從2015到2016(2015年元月,亞投行正式運作;10月人民幣正式納入SDR;非洲吉布提港口動工……),明顯地,中國正在「重返世界」之中,中國也正在接近「偉大復興」目標之中。2015到2016,也因而是具有大歷史意義的關鍵時刻。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