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順統派思路,關鍵還在臺灣




編按:2015年11月12、13日《中國時報》連續刊出「統派的困境與再生系列」社論。台灣主流媒體多年來難得有社論願把統派困境當作主題,並且對兩岸統一給予表面上的肯定與支持。可惜這兩文並不足以撥亂反正,甚至許多論點還大大誤導民眾。以第二篇社論「再造統一光榮感,關鍵在大陸」為例,它主張台灣統派論述應該「符合兩岸人民利益的進步價值、進步論述,諸如民主自由、社會公正、文明法治、公民權利、多元包容等」。該文的潛台詞是:目前台灣拒統就是因為大陸缺少這些進步價值。表面上反獨促統的社論,實質上仍是逼大陸套穿西方小鞋的獨派手法,再以對岸腳大作為拒統的藉口。夏蟲不可語冰,它們更不知道台灣統派本就有一套自主主統的主張,統派不是北京的應聲蟲。王炳忠以「坐等統一?」為題,投書11月16日中時,對社論觀點有一些批駁。本刊轉載此文,旨在表達台灣統派不該「坐等統一」,理順統派思路關鍵還在臺灣。

 近日中國時報連續兩篇探討「統派的困境與再生」的社論,讓臺灣許久未聞的「統派」二字引起討論,無疑是值得肯定的事,因為臺灣前途只有統一、獨立兩條路走,並不存在第三條路,所謂維持現狀,僅是政客掩耳盜鈴,迴避問題的託辭而已。
 這兩篇社論,創造了「新統派」一詞,認為臺灣社會漸漸出現一群接受兩岸共同體的人,他們憂心臺灣發展困局,相信臺灣必須融入大中國才有出路,成為反獨促統的社會中堅。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社論所稱的「新統派」,但作為大陸媒體訪問的「臺灣本省統派青年」之一,還是不免擔心,這種對「新統派」的想法太過樂觀。
 固然在我周邊,也常碰到不少察覺臺灣困境的人,支持兩岸走得更近,但由於缺乏明確思想引導,無能也無膽和獨派正面交鋒,當爆發「反服貿」、「反課綱」之時,他們就只能是沉默的大多數。這當中有不少直接離開臺灣,到大陸就業就學;又或者默默做自己的事,不理臺灣政治。最後,這種「坐等統一」的態度,其實就是「坐視臺獨」。
 中研院民調指出,臺灣多數人希望臺獨或永遠維持現狀(實際上等同臺獨),卻又同時認為未來勢必「被統一」,兩位偏獨學者對此做出解讀,顯示獨派積極希望掌控現狀變化的企圖。事實上,「現狀」經過李扁二十年的去中國化,以及獨派從學校到媒體無孔不入的洗腦,早已被臺獨定義的「政治正確」壟斷,那就是似是而非的「臺灣主體意識」。太陽花風波後,「臺灣主體意識」進一步升級為「臺灣民族主義」,主張臺灣和中國分離已久,不同的政治、社會經驗,已足以讓臺灣自成一個民族。這種思想逐漸成為新一代有志從政者的指導思想,宣傳要角不少還是出身軍公教的外省三代,「新統派」如融入此「臺灣主體意識」,便與現下向獨派論述妥協的藍營人士所差無幾。
 臺灣從早年嫌大陸經濟落後,到後來又說是民主制度、文明程度不同,拒統理由百百種,卻從未提出主動統一的主張,也不願宣示以統一為目標(此目標還列於憲法之中)。「新統派」如只是建立在對「被統一」趨勢的順應,其運動性及號召力自然受限,有志氣的臺灣解嚴後一代,應體會我們和大陸改革開放後的八零後一樣,都出生在變革的年代,沒有內戰的包袱,可以合作創造統一的新中國。
 統一問題的本質,仍是美日霸權對中華民族實現復興的壓制。當國際上眾多進步學者接連重視中國模式,臺灣青年更須解放思想,反省我們從小不加思索、全盤接收的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在大陸都已接受兩岸領導人平等會晤之後,與其再拿大陸作藉口,不如認清美日霸權弱肉強食的現實,從中定位臺灣的角色,如此才能理順統派思路,關鍵猶在臺灣自己。
文|王炳忠

延伸閱讀〉王炳忠
簡介說明〉新中華兒女學會理事長
返回目錄〉2016年1月號|2卷1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