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冲繩的分離問題




編按:琉球問題攸關整個東亞地區戰爭與和平的未來走向。2014年5月,大陸的《戰略與管理》雜誌社、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和北京市中日文化交流史研究會在北京大學聯合舉行了「琉球前沿問題高端對話論壇」。此次論壇是大陸首次舉行由大陸學者與琉球、日本學者共同參與的琉球問題研討會,意義重大。會上,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李薇研究員指出:這是一個沉重、複雜、敏感的問題,涉及琉球人對身份的追問,並可從中透視日本的國家發展定位與戰略選擇。會後,《戰略與管理》於6月底將部分與會學者的研究成果發表於該刊2014年第5-6期合編本中,並在〈編輯手記〉中寫道:「我們應以包容開放的胸懷,從長計議,與琉球人民一起思考琉球的未來。琉球不能再成為大國戰略之爭的犧牲品,而必須保持長久的安寧與和平。」此一觀點,與中華琉球研究學會在今年8月舉辦「琉球:東亞和平的鎖鑰」研討會之宗旨完全一致。因此,我們將分期轉載其中部分文章。本期首先轉載琉球與會者中大田昌秀的發言內容,以饗讀者。

前言
 在日美兩國,很少有人將美國的戰後對日政策,特別是戰後改革與冲繩被美軍直接占領之間的關聯當作對象加以研究。儘管美國主導下的日本戰後改革與冲繩的分離被占不無關係。但冲繩人倒也沒有喪失日本國籍。所以,戰後改革可以說是日本本土的戰後改革,卻不應該說是日本的戰後改革。因為在冲繩,任何意義上的戰後改革都沒有實施。這樣說,也是因為根據和平條約,冲繩被分離於日本而處於美軍的直接占領下。
 而且,日本的國際政治學者們,對於冲繩的分離、被占,就像是「隨著日本戰敗,理所當然的」一樣,記述並默認著。但是,從被分離的冲繩來看,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容忍的。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冲繩既沒有發起戰爭,也不是獨自投降的。日本政府卻不顧軍部挑起戰爭導致無條件投降的事實,而讓冲繩獨自背負戰爭的責任,不讓其他的府縣而只將冲繩從日本分離出來,置於美軍嚴酷的直接占領之下。
 這中間,日美兩國是主要因素。可以說冲繩的分離、被占,就是日美兩國政府「合作」的產物。
 本文致力於探明冲繩從日本分離而被置於美軍占領下的原因,及其複雜背景,同時,探索其未來的發展。

冲繩從日本分離的過程
 將琉球群島從日本分離出來的計劃,並不是日本戰敗後才提出的。在日本襲擊了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數月之後,美國政府就於1942年3月左右討論了該計劃。
 作為「遠東戰後處理」問題的一個重要部分,紐約外交關係協商會的遠東組,於1942年1月中旬就開始討論,同年3月3日第4次會議又以「關於日本戰後處理的諸具體問題」而展開商議,這是該計劃的肇始。
 上述協商會成員之一,耶魯大學的尼古拉斯.丁.斯帕克曼教授在指出必須剝奪日本對中國的壓制能力的重要性的同時,也認為有必要讓日本保有足夠的力量以在應對來自中國或蘇聯的威脅時能自衛。從這個觀點出發,他主張:
 「即使將南薩哈林歸還俄國,也最好是將朝鮮和滿洲仍留在日本手中。另一方面,將臺灣、琉球劃作委任統治領地,從日本分離出來,從而為幫助美國維持亞洲平衡打開一條通路。」
 同年九月,美國政府的政治問題小委員會,闡明了要剝奪日本對北緯30度以南的全部原日本島嶼的管轄權,也要將大部分琉球群島的島嶼保留為日本領土的結論。
 但是到了第二年,即1943年,領土小委員會、安全保障小委員會和政治問題小委員會就冲繩的分離問題,作了具體的探討。政治問題小委員會的休米.波頓在1943年4月8日發表了以《日本——被要求放棄的領土》為題的討論文案,提出問題的關鍵在於在1894-1895年間中日甲午戰爭後,日本所取得領土是否應該全部剝奪。讓日本放棄哪些領土,與安保要求及政治、經濟上各種利害因素密切相關。所以,休米.波頓做了如下論述:
 「從安全保障的觀點來看,必須要讓日本放棄所有可以作為自本土到亞洲大陸及西南太平洋侵略跳板的領域,防止日本再次威脅、控制太平洋的海空航線。」
 順便插一句,把琉球群島當做跳板,早在明治時期的「琉球處分」之際,當時的中國外交官員李鴻章就提到過。
 波頓另外也談到:「從政治的立場來說,日本帝國裡如果有與日本不同的民眾,占壓倒性的多數,而他們又想斷絕與日本的政治關聯,那麼是有必要將日本驅除出這些地區的。」
 這樣一來,在那個時候,美國政府與軍方,特別是安保小委員會強力主張,設定以北緯30度線(後來下調為29度線)為界限,將那以南的包括冲繩在內的西南群島從日本分離出來。
 在對日和平條約簽訂的準備階段,美國國務卿迪安.艾奇遜就將北緯30度線作為界限,說北緯30度以北全是日本民族,而北緯30度線以南則是琉球民族。從這條線是民族的分界線這一點以及為了設置未來的軍事基地,美國必須盡可能占有較大範圍的土地,因此也要包括鹿兒島縣所轄的奄美大島。

麥克阿瑟領導下冲繩的軍事基地化改造
 美國政府內部,各委員會從1942年的夏天開始就在討論將作為侵略亞洲的跳板的冲繩從日本分離出來,並使之非軍事化的計畫。
 但是,在麥克阿瑟的主導下,這個計畫被完全推翻,冲繩也被改造成了軍事基地。之所以會變成那樣,也是因為美國政府戰後對日改造的政策。換言之,在冲繩戰役中,日本政府不顧日本完全沒有取勝的希望,而宣稱要進行本土决戰,並為了守衛日本本土而將冲繩作為「棄子」繼續戰爭。結果,麥克阿瑟將冲繩當做軍事基地,實行軍事化,當作推進日本本土的徹底去軍事化、和平憲法設定甚至天皇制度維繫的一種手段。
 不用說,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軍方戰略上分離冲繩及使之軍事基地化的強烈意向起了相當大的作用。
 冲繩從日本分離之後,美國政府特別是美國軍方,一直主張將冲繩改造成軍事基地,並置於美國軍方排他的獨占之下。美國遠東軍隊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總司令在1947年對美國的報社記者,就冲繩的分離、占領做了如下論述:
 「琉球是咱們自然的國界。冲繩人不是日本人,不會反對美國對冲繩的占領。」
 此外,同年日本昭和天皇對麥克阿瑟總司令部的政治顧問烏利亞姆.J.西伯爾德曾主動提出過,希望美國將琉球群島當作軍事基地租借25-50年或者更久。之所以這樣,不僅僅是為了美國的利益,也是為了日本的利益,可以防備蘇聯的威脅和維護國內治安。
 這樣一來,雖然一部分美國國務院的高層官員主張冲繩的非軍事化,但是在日本政府的同意下,冲繩成為了美軍獨立擁有的軍事基地。

開羅會議上美國羅斯福總統與中國主席蔣介石的談話
 關於琉球群島的分離問題,經歷了諸多波折之後,終於在開羅會議上得以確定。一般認為,開羅會議及《開羅宣言》與琉球問題沒有關係,但其實是不能這樣斷言的。
 1943年11月22日至26日,在埃及開羅,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丘吉爾以及中國主席蔣介石舉行會談,確定了有關戰後日本領土處理問題的幾條原則。他們協商一致的內容,在27日的《開羅宣言》中公開發表,該宣言包含了有關琉球群島從日本分離的不可忽略的內容。
 11月23日夜,羅斯福在與蔣介石會餐時,就中國領土歸還及中國是否有意願保有琉球等問題,不止一次試探蔣介石的態度。對此,蔣介石回答說,有關琉球群島的問題,希望在中美兩國占領之後,由兩國共同管理,最終交給國際機構托管。而當天,蔣介石在日記裡這樣寫道:
 「領土問題,我認為,日本從中國奪取的土地,比如東北四省以及臺灣、澎湖列島必須歸還中國。而琉球,我提議應通過國際機構,交由中美共同管理。這樣,一是為了讓美國放心;二是因為琉球在甲午(戰爭)之前已屬日本;三是該地區與美國共管,比起我國專有,更為穩妥。」
 因此,大家都認為儘管在開羅會議之前,中國曾一直要求歸還琉球,但之後蔣介石拒絕了。另外,除了1942年11月3日,在重慶的記者招待會上,外交部長宋子文要求歸還琉球群島,立法院院長孫科在同年7月7日的《重慶大公報》上也表達了同樣的要求。並且,1943年7月刊的《外交問題》雜誌上,陳教授說,否定了歸還琉球群島(以及臺灣和滿洲)的要求,就等同於質疑中國作為獨立國家而自然享有的權利。同年7月4日美國的《巴爾的摩太陽報》上,也刊登了特派員威亞托的撰文,稱中國人民強烈主張要求將琉球群島從日本歸還中國。
 羅斯福一直沒有忘記這些要求。但是蔣介石在簽署開羅宣言時,明確表達了中國沒有擴張領土的意圖。另一方面,羅斯福沒有讓熟悉日本問題的國務院相關人員一同前往開羅會議,反而是在事前詢問了美國軍界的意見。
 可是在《開羅宣言》中,雖然沒有任何涉及琉球的言論,但也不是和琉球分離毫無關係。《開羅宣言》中說,「三國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從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占領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四省、臺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此外,還明確規定「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務將日本驅逐出境」。
 研究人員就琉球是否屬「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貪欲所攫取之土地」,存在著贊成和反對兩種觀點。以國際法學者橫田喜三郎教授為首的日本研究人員,對此持否定態度。而在美國、英國、中國這些開羅會議的當事國,有些人認為琉球是「日本憑藉貪欲和武力奪取」的,則琉球的分離是理所當然的結果。如果不是這樣,則日本應保有琉球。
 時任美國國務院政策研究室主任的喬治.凱南,在1948年3月26日的《有關戰後對日政策的通告》中明確說,依波茨坦公告日本領土限於四大主島和「我們認定的諸島嶼」,因此冲繩不是日本的,並論述如下:
 「這句『我們認定的諸島嶼』的最終解釋是什麼,我們的立場一直都是『冲繩及琉球群島的其它島嶼』不是(日本)諸島嶼。將琉球群島從日本剔除,這個在開羅宣言中有『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務將日本驅逐出境』這樣的段落來明確表達。並且,將北緯30度線作為聯合國軍最高司令官的權限及(日本)領土最南端的邊線,就是沒有將琉球群島認作是日本的一部分,這也得到了國際上的默認。」
 從此觀點出發,凱南就琉球群島未來地位作出斷言:「美國無需開啟國際討論」,該問題「也沒有必要作為和平條約的討論事項」。

結束語:基地之島向和平之島的轉型
 戰後27年的時間裡,冲繩實質上處於以軍事優先的美軍的占領之下。1972年5月雖然實現了回歸日本,但冲繩的實際情况,與被占領時代幾乎沒有變化。從表面來看,好像是有改變,但實質上仍和原來一樣。回歸後,美軍製造的事件和事故接近6000件,就是象徵性的實例。
 美國凱特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原雷根總統安保助理道格拉斯.邦德先生親自考察了冲繩的美軍基地後,一語道破:「冲繩是美國的軍事殖民地。」
 確實,這個擁有日本人口僅1%,國土面積僅0.6%的小島,不僅集中了美國在日本全部軍事設施的74%,而且冲繩的29處水域(港灣)及40%的領空,一直以來也處於美軍的管理之下。因此,冲繩的人們,是無法自由地享用自己的土地、海洋和天空的。
 另一方面,自明治時期「琉球處分」以來,冲繩被日本強制合併起來,也是處於日本國內殖民地的境遇。不僅在美國將冲繩歸還日本之前,冲繩沒有適用日本憲法,即使在日本帝國時代,依當時的《大日本帝國憲法》,冲繩的議員參加國會,也比其他府縣晚了30年。不說這個,就是在現代憲法下,也是晚了24年。把冲繩人置於這種制度化的區別對待下,竟然一直持續到現在,成了結構性的。
 這樣一來,冲繩儘管生活著一百四十多萬人,但日美軍隊卻將之當做無人島似的,隨意在縣內最重要的地方長期駐扎大量官兵。
 冲繩的民眾,比起日本本土的人和美國人,雖然同樣是人,但是很長時間卻沒有享受到國民待遇。他們常作為達成國民多數派的某些目的的手段,是作為政治的抵押物而用來交換的工具。1951年通過和平條約,日本本土換來了獨立,卻將冲繩從日本分離出去,讓美軍直接占領,就是再好不過的例子。其他如同殖民地一樣待遇的實例也是不勝枚舉的。
 另外,明治五年(公元1872年)九月,在「琉球處分」的時候,琉球國王尚泰被封為藩王之時,明治天皇在其詔書中談到:「今琉球近在南服,氣類相同,言文無殊。世為薩摩附庸之藩,而爾尚泰能致勤誠,宜於顯爵,升為琉球藩王,叙列華族。諮爾尚泰,其重藩屏之任,立眾庶之上,切體朕意,永輔皇室。欽哉。」因此,外務省建議遵從日本國內的慣例,將尚泰列為華族。立法院左院認為琉球的民眾「不應該與國內的民眾混為一談」,稱「琉球兵力單薄不堪為帝國之藩屏,世所知之。故以實際而論,也有不授藩號之理,故可刪去藩號,宣布為琉球王」。
 如此一來,日本政府將日本本土民眾視為「管內人民」,而將冲繩民眾視為「管外人民」而區別對待。明治十二年(公元1879年)廢藩置縣,冲繩縣正式成為日本一部分,而日本卻同意從中割讓宮古和八重山給大清國。可見,當時日本政府為了在大清國得到與西方各國同樣的通商權(即最惠國待遇),無恥地將宮古、八重山作為交換的籌碼。
 就這樣,在與冲繩民眾的意向沒有溝通之時,冲繩就被編入日本。同時,作為政治上的交易,當時政府也無視冲繩人的意向,而為所欲為地分離冲繩的土地。
 如今的趨勢是,回歸後的冲繩早已厭倦了日本政府拙劣至極的對冲繩政策,特別是冲繩成為了永久的軍事基地。如今,冲繩應當獨立的言論已經公開提出,而且也就該問題展開了學術活動,大學的老師們甚至成立了「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恢復和平和人類尊嚴的活動也搞得有聲有色。
 然而,冲繩人民最重要的要求是,希望能夠過上和平自主互助的社會生活。經歷了殘酷的冲繩戰役之後,冲繩人民為將冲繩從威脅他國無辜民眾的「軍事基地之島」轉變成傳統的以生命為貴的「和平倡導之島」,而滿懷希望,並為之拼命奮鬥。
 這是因為,我們冲繩作為倡導和構建東亞和平之地,占據著最好的地緣優勢。
文|大田昌秀

延伸閱讀〉大田昌秀
簡介說明〉琉球大學名譽教授、冲繩國際和平研究所所長、冲繩縣前知事。本文原載於《戰略與管理》2014年,第5-6期合編本,第13-17頁。
返回目錄〉2016年1月號|2卷1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