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蘭德報告看臺海新局


 今年習歐會之前,9月14日,美國重要智庫蘭德公司(RAND)公布了它在2015年的重磅報告《中美軍事記分卡》(The US-China Military Scorecard,或譯為《中美軍力積分卡》、《中美軍力對比》);其400多頁的內容,涉及了中美從局部摩擦到全面核戰在內的多種假想對抗狀況。兩個月後,蘭德公司再就《記分卡》內有關於中美在臺海及南海等敏感地區的制空權相對優勢問題,整理並發表了《中美制空能力》一文。文中明確評估,在大陸軍事實力日益提升的趨勢下,2017年美國優勢僅剩3項(網路作戰、打擊中共艦隊反制兩棲作戰、飛彈攻擊中共基地),與中國大陸平手者4項(各自制空能力、各自太空攻防等),但對臺灣最關鍵的2項(威脅空軍基地、反制水面船艦),美國則都落於下風。尤其是攸關「協防臺灣」(離大陸僅160公里)的美國航空母艦群,將因大陸反艦導彈、巡弋飛彈、潛艦及偵測能力的大幅提升,被迫退居飛彈射程2000公里以外的海域,而作用受損。隨後,《中美制空能力》簡報進一步由美國《國家利益》雜誌揭示稱,美軍要在臺灣上空取得空中優勢,需要30個空軍聯隊、2000多架戰鬥機的兵力,超過了美國制空戰鬥機總數(美國空軍現役戰鬥機有F-16、F-15C/D、F-15E、F-22A、F-35A,總計1662架);此文一出,媒體即爭相轉載。
 而9月中在一場臺灣政局研討會裡,美國臺海問題專家任雪麗(Shelley Rigger)教授則表示,臺灣內部政治生態和民意的變化,使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日益產生了解決臺灣問題的急迫感;她呼籲正視臺海危機提早出現的可能。
 基於以上兩種日益激化臺海衝突的新發展,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於10月12日《聯合報》民意論壇上刊出了〈臺灣安全的新變數〉一文,提醒我們對於臺灣許多人深信不疑的「中共不會打」、「美國必來救」這兩項假定,必須重新評估,並發揮政治智慧。
 政治智慧,奠基於對現實的把握,以及對價值的選擇。現實如何?以下就請見蘭德公司《中美制空能力──對相對優勢的評估,1996~2017》的節譯(據「觀察者網」全譯版刪修),以資參考:
 過去20年,中國大陸解放軍已從一支龐大而過時的力量,轉變為一支實力強大的現代化軍隊。蘭德公司關於空軍的報告評估了中美兩軍1996-2017年間,在至中國大陸距離不同的多個戰區發生對抗的情況。總結是,儘管與美國空軍相比,中國空軍在總體軍事裝備和軍事行動技巧方面仍有不足,但它在多個關鍵領域的進步,縮小了與美國空軍的差距。此外,報告發現,中國不需要完全趕上美國,也可以在靠近中國大陸的自家門前執行有效的作戰行動,對美國構成挑戰。

聚焦制空權
 本簡報聚焦於中國大陸進步速度相對很快的一個領域:在亞洲地區軍事衝突中能對抗美國空中優勢的能力。歷史上,中國空軍對其鄰國未曾產生重大威脅。但在過去20年中,中國大陸已對其空中力量實現了快速的現代化。回顧1996年,當時中國大陸剛剛獲得其首批的24架第四代戰鬥機(編按:大陸向俄羅斯購買的首批蘇愷-27SK戰鬥機);現在,它已擁有超過700架。美國在同一時期已經裝備了第五代戰鬥機,同時它仍擁有一支更加先進且更加龐大的第四代戰鬥機部隊。然而,美國的總體優勢卻受到地理和態勢因素所抵銷:在亞洲發生衝突的情況下,中國總能享有地理上臨近戰區的優勢。中國空軍可以使用遠多於美國的軍事基地,這允許它在一場衝突中投入更多的戰鬥機,而中國大陸的關鍵節點距離戰區較遠,容易隱藏,北京也可以對其加固以有效抵抗攻擊。相形之下,美國靠近前沿的空軍基地則可能被中國導彈攻擊,這將降低它們支援作戰的能力。
 中國空軍的進步,美國空軍的反應,以及其他態勢因素將如何影響制空權爭奪戰?為了評估這個問題,蘭德公司的研究者們建立了四個不同時間點的空戰模型,選取的時間段為1996-2017年間,而兩個假想衝突地點至中國海岸的距離不同:一個是臺灣衝突,另一個是南沙群島的衝突。在每個不同的假想情況中,他們都計算了美軍如果要達到兩個不同標的,其所需投入戰區的戰鬥機聯隊數量(每個連隊72架飛機)。第一個標的(臺灣衝突)的要求比較高,要求保持持續的制空權,有效擊敗中國大陸全面的空中進攻。第二個標的(南沙群島衝突)則是要在長時間對抗中摧毀足夠多的中國飛機,以迫使大陸軍方領導人放棄空中戰役──分析家們設定為:摧毀50%參加戰役的中國大陸空中力量。在後一種情況中,研究者們又分兩種情況來進行討論,分別為在7天內或21天內奪取制空權。
 空戰模型的變量包括:公開的不同類型戰鬥機的性能參數;參戰飛機總數和類型;參戰空對空武器數量和類型;空軍基地的位置、類型和數量;估計雙方飛機和人員的妥善率;進入和飛離戰區所需飛行時間;此外,美國空軍飛行員訓練上的優勢也有所體現。最終的結果並非對衝突情況的精確預言。其目的在於提供一幅制空權平衡演化情況的圖像,以對每個衝突發生時間點所需投入的總兵力進行預計的同時,也對情況演變方向和速度進行預估。

臺灣戰役評估
 在臺灣戰役中,中國的地緣優勢體現得最為明顯,中共可以動用的基地非常多,且距離戰區很近。而美軍只能使用距離戰區遙遠、且受到限制的少數地點。這項不足,在1996年時似乎無關緊要,當時中國大陸只能在戰役中動用一支裝備落後且規模不大的空中力量。但現在隨著中國大陸航空兵和導彈部隊的發展,這些因素越來越重要。
 右圖說明了雙方制空權平衡演變的情況。圖中用淺灰色柱表示,美國只需要兩個聯隊就能在1996年的整個衝突期間保持全天候的空中統治權。但到了2010年,隨著中國空軍和導彈能力的增長,這個數字變成9-20個聯隊(取決於美國使用基地的位置)。部署這個達到最高目標所需的聯隊數量,幾乎已超過美國戰鬥機聯隊總數(編按:目前美國空軍現役戰鬥機聯隊總數為21個);而在戰鬥機能夠趕到前線有效作戰的範圍內的基地,肯定無法支持即使是遠小於此數字的聯隊(尤其是考慮到還要在基地內駐紮支持作戰的加油機)。換言之,從2010年開始,在衝突初期奪取全天候的空中統治權,已經是、且至今仍是不可能的。
 但美國仍可通過其他辦法,在一場持續的衝突中設法擊敗中國的空中進攻。但同樣地,解放軍空中力量的現代化,正讓這樣的一場戰役挑戰性與日俱增。圖表中,用中灰色柱和深灰色柱分別表示了在一場為期7天或21天的作戰中,消滅中國參戰50%飛機所需的聯隊數量。即使在這種消耗戰模式下,到2017年,要達到目標也越來越難,因為這需要投入更多的飛機,而在中國導彈攻擊下仍能安全運作的基地卻越來越少。
 上述結果,需要在一定的背景下來理解。在上述所有情況下,中國都無法奪得空中優勢,而美國戰鬥機也都能達成很高的敵我戰損比。將作戰目標放寬到21天內奪取制空權,可以減少美國將戰鬥機部署到戰區前沿基地的需求,也可以減少空軍基地的後勤壓力。然而,在美國空軍奪取制空權之前,解放軍空中力量將可以放手攻擊臺灣的地面目標。進攻臺灣的地面戰役將會很快打出結果;如果美國空軍不能在這段時間內奪取制空權,將使美軍及其友軍無法得到急需的空中支援。

對南沙群島戰役的評估
 在南沙群島衝突假想情況下,美國制空權受到的挑戰要小一些。儘管解放軍空中能力的現代化已經顯著增加了美國取勝所需的兵力,但這個海域距離中國大陸比臺灣遠得多。在這一情況下,地緣因素將不利於中國。在1996到2003年間,中國只有很少飛機能夠不經中途加油飛抵這裡實施作戰。到2017年,中國可以投入一支能力強得多的戰鬥機和攻擊機分隊(包括蘇愷-27、蘇-30MKK、殲轟-7和轟-6轟炸機)用於打擊這一地區的目標,儘管這其中許多飛機都是在其最大航程邊緣作戰,而其總數可能因廣州軍區可用機場數量較少而受到限制。
 研究結果如右圖所示,這表明,和在臺灣例子中一樣,美國空軍在2010年後幾乎不可能在衝突初期就取得全天候制空權。但這一結果同樣也表明,即使是在2017年,美國仍可通過一場消耗戰獲勝。不過,對於將飛機部署到戰區前沿基地的需求仍在增加。

結論
 美國繼續維持著舉世無雙的空對空作戰能力。即使在我們研究過的最具挑戰性的環境下,美國也沒有「輸掉」空中戰爭。但是,解放軍空中能力的持續進步,仍讓美國在政治和軍事前提允許條件下奪得制空權的行動越來越困難。尤其是在接近中國大陸的地方。
 中國大陸的發展,同樣也增加了美國對中國戰爭需要付出的人員和裝備損失的代價。在兩場我們研究的戰役中,美國都可通過攻擊解放軍基地降低需要的部隊數量,降低解放軍參加戰鬥的飛機數量。但是發動此類攻擊需要獲得行動許可;而且,看起來攻擊命令也許永遠不會到來,因為這樣的攻擊很容易造成戰爭擴大。此外,如果美國攻擊解放軍基地,中國也可能攻擊美國基地,使用它數量龐大且精密的常規彈頭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
 總的來說,這一研究顯示的結果是,隨著中國大陸空中力量的現代化,美國在衝突的初期階段取得制空權日益困難。因此,一旦衝突爆發,美國及其盟友的地面和海上部隊可能在一段時間內只能得到有限的空中支援。
文|編輯部

延伸閱讀〉編輯部
簡介說明
返回目錄2015年12月號|327期
延伸圖表〉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