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臺灣,我是統派


 「愛臺灣」在臺灣既是信念,亦是口號。尤其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本土意識高漲,「愛臺灣」一詞被綠營完全壟斷,藍營長久背負不愛臺灣的包袱,直到今天。
 因此,形成了臺灣政治相當有趣的現象:藍綠兩黨,可能做的是相同之事,但一個被指賣臺,另一個卻是愛臺。
 在野抨擊三通直航是賣臺,因為「戰鬥機會跟著民航機飛來」;但鼓勵增加航班是愛臺。抨擊開放陸客來臺是賣臺,因為「中國人沒水準」、「過度依賴」;但鼓勵「陸客來臺總量不減」是愛臺。馬英九不統不獨不武維持現狀,是賣臺;改由蔡英文維持現狀,是愛臺。國民黨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賣臺;蔡英文提「我們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在一九九二年所談的過程,在我們的立場,是各自表述一個中國」,「未來的一個中國是臺灣民眾唯一的選擇」,是愛臺。藍營人士到大陸,就是舔共賣臺;綠營人士到大陸,就是尊嚴愛臺。藍營簽訂兩岸ECFA服貿貨貿,是賣臺;綠營概括承受,又仍是愛臺。
 藍營認為綠營雙重標準。但綠營卻不如此認為,反指藍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表面上,關鍵就在「愛臺灣」,或者說,就在「是否真心熱愛這塊土地、熱愛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政治人物是否打從心底愛臺灣,不是用說的,也並非透過政策的施行而顯露,而是靠人民的感覺。誰把愛臺灣當成口號,人民感覺得到。誰去大陸是認真為臺灣人爭取福利,誰去是為了充實自己的政治資本、增加自己的私人財富,人民感覺得到。為什麼連戰赴陸被罵不愛臺灣,他親吻臺灣土地,臺派人民仍不相信他,原因即在此。
 不可否認,臺灣地區的主流民族、文化、血緣、宗教、飲食習慣、節慶習俗皆來自大陸。大陸是多數臺灣人共同的根。因此,謝長廷與呂秀蓮到大陸探訪祖先宗祠,才會激動落淚,說「人不能否認自己的根」。他們不會被罵,因為他們在認祖歸宗之前,早已認定臺灣是現在的家。為什麼宋楚瑜等人回大陸老家,卻被罵不愛臺灣呢?因為他們「沒有把臺灣當作自己的家」。臺派可以容忍「根在大陸」,但要你認同「臺灣是家」。所以馬英九用力地說,自己「化成了灰都是臺灣人」。
 身為臺灣人,必須時時刻刻以臺灣為念,理所應當。愛護鄉土、愛護家園,原本無可厚非。然而這在臺灣卻出現了扭曲。在過去臺灣民主化的過程裡,藍綠陣營花了二、三十年在吵臺灣是不是家,甚至要當臺灣人還是中國人的問題。最終,親中等於不認同臺灣,親中等於親共、不認同中華民國,不認同臺灣、不認同中華民國,就得去跳海。這使得對家園、對政權的認同,與對文化根源、對祖國的認同產生了重大分歧。愛臺灣的評分,並非依貢獻臺灣多少為評比,卻是以仇中程度高低為尺標。於是經濟停滯、發展遲緩。
 事實上,臺灣人與中國人並不互斥。河北人也是中國人,一如加州人也是美國人。這年頭,沒有人否認自己是臺灣人,也沒有人拿槍逼著你要你承認或否認自己是臺灣人。熱愛生長的土地,極其自然。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怎麼愛?能不能擴充這份愛?
 對家園的熱愛,不能超越對根源的認同,更不能罔顧未來的發展。
 臺灣發生了什麼問題?
 年輕人最關心者,當屬低薪。然而,從員工的立場出發,從產業發展的角度來說,在服飾店、小吃店、手機店、大賣場、速食店、出版社、旅遊業……,擔任員工、設計、業務、助理,企業本身已是利潤微薄,規模不大,升遷管道窄小,又從事如此低門檻之工作,如何能有高薪之可能?反觀臺灣專職技術員工缺乏,已形成人才斷層,包含連臺積電這樣的大廠未來都將出現人才缺口,卻是高薪乏人問津。服務業過多,人員供過於求,生產製造業為國家命脈,卻人才缺乏。而當年廣設大學造成專業技職人員匱乏,只是導致今日惡果的其中一個原因。
 而企業呢?臺灣作為中小型經濟體,注定產業以出口為主。臺灣和韓國從日本進口重要零組件和原料,製成半成品出口到大陸,再由大陸加工為成品銷往歐美,如iPhone、Zara、Uniqlo、HP等皆是。此乃全球經貿下的自然分工,非由哪一黨派的政治力所決定。但近年臺灣在東亞供應鏈上的角色,不斷被韓國超越。大陸、韓國、日本三方相互合作,臺灣已被邊緣化。
 臺灣在過去本有機會保持領先,卻被自己磋跎了。禁止臺商西進,南進害慘臺商,更慘的是扁執政八年間錯過了發展機會。臺資不能賺取大陸市場,陸資也無法投資臺企,臺企缺乏活水,又如何能給臺灣民眾加薪?
 全球銀行渴望與大陸的中國工商銀行合作,工商銀行首先要投資臺灣永豐銀行,卻因服貿卡關兩年,吹了。臺灣原先有機會建立全球第一個最大的人民幣合格境外投資機構,因為反服貿,吹了。英國晚臺灣兩年獲得了,金額比臺灣少兩百億,新加坡在不久前也通過了,金額與臺灣相同。但是人家拿得到,我們還在談。
 還有太多,本來臺灣應該更早獲得更多的利益,現在沒機會了。三十年前臺商在大陸備受禮遇,呼風喚雨,大陸爭相邀請投資;現在則無人關心臺商,反倒是阿里巴巴來臺投資協助青年人創業。原本我們可以選擇領導大陸,卻選擇自我封閉,等到大陸一步步技術崛起了,現在只能選擇合作。如果再閉關下去,將來會被迫面對什麼呢?
 我們保護本地產業、勞工、環保,固然不錯,但是沒有先把餅做大,是無法論及基本生存保障、就業率提升、所得平均分配的。然而,過度泛政治化波及的政策反覆,重大建設的停工,導致投資動能不足,復與中國大陸鏈結缺乏,FTA涵蓋率低,產創條例遲遲躺在立法院,外資如何要來?優秀人才如何要來?本土優秀人才又如何不走?當東亞及東南亞所有國家都加入RECP,臺灣卻還在為了政治因素反中國大陸,臺灣的產業注定遷廠他地,臺灣的人才被迫離鄉背井,屆時臺灣不僅是輸出臺勞,而是剩下一座破敗的空島。
 農業呢?2000年開放農地買賣,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買賣農地,加速臺灣農地的崩解,原先的農地不再種稻子,改種房子。法律通過後五年內,臺灣的農民增加七萬戶,但還在生產的耕地卻急遽下降,有錢人坐擁農地,不必繳交地價稅,卻不事生產。進一步,平地無良田,山坡地被開墾,傷害水土保持。臺灣一切政策討論受到公共議題泛政治化的影響,動輒遭到轉移話題,無法回歸本質,反倒讓不公不義藉機藏污納垢,於是環保繼續落於口號,農業、農地、農民的保障淪為空談。令人嘲諷的是,臺灣米現在卻必須與阿里巴巴集團天貓國際合作,才能行銷世界。
 檢視民國105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歲出編列1兆9982億元。其中,社會福利占23.4%;教育科學文化19.5%;退休撫卹18.3%;國防15.6%;經濟發展13.7%;一般政務9.5%。國防再重視,贏不過大陸;但經濟發展比率排名倒數第二,臺灣如何發展經濟?退休撫卹預算比率高,但不靠活水,四大基金仍面臨崩盤──軍人退撫基金瀕臨破產,預計4年內花光;勞保將於116年面臨破產;公校教師退撫基金,於117年破產;公教人員退撫基金,119年破產。
 如何解決?兩岸關係談不攏,服貿貨貿就搞不定。政治不解決,經濟就無法發展。而解決之道有兩條路:一是親獨,一是親統。
 統派常言與大陸合作有諸多利益好處。獨派攻擊統派,說統派不愛臺灣,說加強與大陸的經貿關係只會擴大貧富懸殊,只會讓臺灣對大陸的依賴越陷越深,要統派離開臺灣。
 親統就不愛臺灣嗎?若不愛臺灣,如何會關注到臺灣百病叢生,並欲為臺灣尋求良方?我們都熱愛臺灣這塊土地,希望人民幸福,而且正因熱愛臺灣,才致力於為臺灣找出路。
 雖然為臺灣尋找除病良方,方子不必只有一種。然而,哪怕統派全部死光,臺灣問題解決了嗎?餅不做大,如何分配都是均貧。國際政治下的美中角力仍在,儘管兩岸的交往交流經貿發展仍然持續,但是臺灣產業空洞化、人才外流、被國際邊緣化的劣勢也仍在,工總批評臺灣「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的惡劣情況正更加惡化。
 正因為熱愛臺灣,才知道移民亦不是解決臺灣問題的辦法,所以我們扎根臺灣,渴盼兩岸和平、希冀兩岸合作,期能為臺灣開創美好的未來。我們必須讓人們理解統派比獨派更能理智地愛護臺灣,而反中臺獨才是真正害臺、賣掉臺灣未來的不智之舉,才能說服民眾兩岸和平發展的重要性、兩岸和平統一的正當性。我是臺灣統派,我熱愛臺灣,我看到臺灣的問題,試圖開出臺灣問題的藥方。立足,臺灣是我的家園,文化,中華是我們的家、我們的國,未來,中國是我們的出路。
文|侯漢廷

延伸閱讀〉侯漢廷
簡介說明臺大政治研究所研究生,本文以筆者於2015年11月22日「蕃新聞」政治專欄〈我熱愛臺灣,我是臺灣統派〉一文為基礎修改而成。
返回目錄2015年12月號|327期
延伸圖表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