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統一有信心 但對臺灣很憂心


臺灣人是中國人 不能自稱華人
 鳳凰歷史:你覺得現在臺灣認同中國的年輕人越來越多,還是越來越少?
 林明正:必須很遺憾地說,目前在臺灣會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年輕人,是越來越少的趨勢。有些人認為我們是華人沒有錯,而不是那麼清楚地知道自己叫做中國人。我認為華人是指住在外國的中國人,可是像我們在臺灣生活的中國人,就應該清楚地知道自己是生長在中國的土地上。

 鳳凰歷史:你會如何表述自己的國族認同?
 林明正:我認為我們是中國人,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稱呼自己為臺灣人,就好像我們稱呼自己是北京人、廣東人,或者重慶人一樣。我覺得在民族上我們是中國人,可是在地區上我們是臺灣人。

 鳳凰歷史:那你的這種國族認同,是從小一直都這樣,還是經過了一些什麼樣的變化?
 林明正:我父母雙方的家族基本上都是偏綠的,但我父母的政治意識並不那麼強,並沒有管我太多,只是從小跟我們講說你要講臺灣話,不要跟外省人混之類的。
但是我個人非常喜歡抗戰歷史,對抗戰、國共內戰很有興趣,另外是我在高中的時候,受到李敖的影響很深,讀了很多他的書,受到他的大中國情結的影響蠻深,之後大概就定型了。

國民黨反共教育給臺獨提供養分
 鳳凰歷史:現在臺灣的年輕人,偏綠的人越來越多,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林明正:我覺得關鍵還是課本、課綱、教科書的問題,像我念書時是所謂部編本的時代,當時由教育部制定教科書,全臺灣只有一綱一本。可是在我之後幾年,開始實行所謂一綱多本,從李登輝到陳水扁,把課綱調成一中一臺的史觀,把臺灣史從中國史中切出另外來讀。很多年輕人在還不瞭解整個中國歷史的情況下,讀到這樣的教科書,畢了業就已經具備基礎的臺獨歷史知識,所以當臺獨宣揚他們的理念時,年輕人很快就可以接受,也很容易偏向臺獨。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國民黨的反共教育。國民黨在臺灣執政的60、70年來,最成功的就是反共教育。過去國民黨為了在臺灣穩固政權基礎而推行反共教育,可是當兩岸走向和解之後,國民黨雖然不再推行反共教育,可是也沒有告訴臺灣人民,今天的大陸已經不一樣了。所以很多臺灣人還是覺得,中共還是很邪惡的政權,先天就反感大陸、共產黨,很難再去跟他討論中國人的認同,因為他已經把中共跟中國劃了等號。所以國民黨反共教育製造的最大問題,就是為臺獨創造了土壤,給臺獨養分,今天繼承國民黨反共教育最好的學生就是臺獨。
 還有一個原因是我的老師尹章義談到過的「殖民地回歸症候群」,所有的殖民地在回歸母國的時候,不會欣然接受,反而有點近鄉情怯。因為宗主國,過去在殖民地的教育中,絕對不可能教育殖民地人民要去愛你的母國,一定是愛這個殖民宗主國。所以像香港人覺得自己是英國人,日本人在臺灣推行皇民化教育,有一部分臺灣人受影響,認為他是日本人。最後當他要回歸母國的時候,他會有抗拒跟排斥的感覺,這需要時間來解決。

我覺得當中國人是件非常驕傲的事情
 鳳凰歷史:很多人可能覺得殖民地的宗主國比母國更先進、更文明,那你為什麼覺得做中國人有吸引力?
 林明正:我覺得當中國人是一件非常驕傲的事情,有兩個原因。一是在語言文字上。世界上的語言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中文,一類是非中文。因為只有中文到現在還是用象形文字,而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主要語言都是拼音文字,這是中國人在世界上非常獨一無二的地方。二是,中國是全世界所有的古文明中,唯一一個從古至今沒有斷過的。古埃及文明、古希臘文明或古兩河流域亞述人等全消失了。今天的埃及人還看得懂他們老祖先的文字嗎?
只有中國人上自先秦文化,到今天還能夠流傳下來,這是當中國人要有的民族自信跟驕傲感,新一代年輕人比較少接觸到這些,所以他們沒有這種光榮感。

臺灣抗拒統一被美日利用是中國人的不幸
 鳳凰歷史:你對兩岸統一的態度是什麼?
 林明正:我認為兩岸早晚一定要走向統一的,因為我們中國人歷經了大概兩百年左右列強的壓迫,好不容易今天遇到了一個歷史的機遇期。如果臺灣人抗拒統一,而抗拒統一的結果,是被美國人跟日本人利用來作為對抗中國大陸的前線,那是中國人的不幸。因為美國跟日本並沒有真心要幫助臺灣,雖然美國人整天講他們很支持臺灣,可是當真正賣武器的時候,他不會把第一線的武器賣給臺灣,反而是不停地在武裝日本,在與那國島建立偵監基地。他就是在準備說有一天兩岸統一了,他要往後退到日本,來繼續圍堵中國大陸。
 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要去幫美國日本做這樣的事情?我們自己同胞為什麼不能互相幫忙,尤其是美國人有多次出賣中華民國的歷史,與其信任外國人,不如相信自己的兄弟,兩岸團結起來,好好幫助中國人走向民族復興。

臺灣批評中共抗戰打遊擊  軍中卻學習遊擊戰術
 鳳凰歷史:剛才你說到有很多臺灣的年輕人都不瞭解大陸,你是通過什麼管道瞭解大陸的?
 林明正:我念的是中國文化大學的大陸研究所,上課的過程中對大陸有了不一樣的認識。我本身對歷史很有興趣,所以那時候上中共黨史課就特別的有興趣,後來開始比較專注研究中共黨史的部分。

 鳳凰歷史:共產黨過去也犯過一些錯誤,加上國民黨又有反共教育,為什麼你沒有反感紅色政權呢?
 林明正:我在念中共黨史的時候念到《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那本書。我當時第一個想法是,不管怎麼講中共至少給了毛澤東三七開,當然有很多人會說,可能比例不對,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到今天為止,國民黨並沒有對蔣介石的功過,給予一個比較正確的評價,還是把他定位在「民族的救星」。國民黨對蔣是只談功不談過。當獨派攻擊蔣的時候,國民黨完全迴避這部分,我覺得這不是一個正確的對歷史的態度。
 還有國民黨輸給共產黨的地方,就在於它從不總結經驗教訓,每次都是混過去就好。今天民進黨為什麼能把國民黨打成這樣,用的完全是跟共產黨同樣的手法,可是國民黨還是無法因應,因為它從來不檢討自己過去為什麼失敗。
 我大學畢業去當兵,有次上課我們教官說:「一旦解放軍登陸,我們的任務就是上山打游擊」,那時候我想臺灣可以打游擊嗎?莫那‧魯道的下場是什麼?但這引起我對游擊戰的興趣,所以我決定要研究游擊戰。
 在研究的過程當中,我發現一些事情:一是臺灣過去的抗戰史研究,只著重於正面戰場,從不討論研究敵後戰場。二是我們用正面戰場的思維來抨擊敵後戰場,可是游擊戰不能用正規戰來比擬。我過去在軍中學的就是怎麼打游擊戰,而中共的做法就是軍中教給我們那套方法,如果我們批評對方,說他都是錯的,那你為什麼還把這套東西教給我們呢?這證明它是正確而且有效的作戰方式。所以當我再重新檢視這段歷史的時候,發現中共的做法其實是正確的。
 三是我發現國民黨不太談它「搞摩擦」的歷史。國民黨的史料中都有證據證明,確實非常多的國民黨敵後游擊隊的任務是防共優於抗日。在新四軍事件之前,國民黨就開始搞摩擦,因此當時共產黨抨擊國民黨是「消極抗日,積極反共」並不完全錯。這讓我對共產黨的看法有很大的改變,而且覺得國民黨如果不正視自己的歷史問題,就沒有資格批評共產黨。

國民黨與皇民化世代合作反而清算祖國派
 鳳凰歷史:你對國共兩黨的黨史有很多瞭解,所以看待兩黨的得失比較全面。另外,臺灣現在媚日的氛圍,有怎麼樣的歷史原因?
 林明正:國民黨來到臺灣之後,它選擇了跟漢奸合作,包括鹿港的辜家,板橋的林家,高雄的陳家。臺灣所謂「四大家族」,除了霧峰林家以外,基本上在日據時代都是跟日本合作的。雖然臺灣是被割讓出去的,如果要用《懲治漢奸條例》來懲治臺灣人民並不道德。可是辜顯榮因為跟著日本人而發達,鹿港的辜家變成一個富可敵國的大家族。那至少應該清算他的不當得利吧?現在臺灣常講「轉型正義」,否則正義怎麼維持?韓國至少做到這點,所以它的皇民化問題,沒有臺灣這麼嚴重。
 國民黨習慣用士紳來控制民間,所以它來到臺灣優先選擇跟資產階級合作,而沒有跟日據時代的祖國派,有很大一部分是左傾人士,在白色恐怖的時代被清算掉了。因此,國民黨統治一減弱,皇民化世代就開始復辟,有人開始鼓吹、懷念日本殖民統治,因為他們的勢力並沒有削弱,還是牢牢控制著臺灣民間社會。對於臺灣整個社會來說,看到皇民化世代在國民政府時代還能吃香的喝辣的,代表他們當時順從日本沒有錯。再加上國民黨用了李登輝,李登輝就是日本人的思維,他開始對這股「媚日風」推波助瀾。從李登輝開始,慢慢地重新宣揚日本時代很好的觀念。加上教科書的調整,20年下來,讓年輕世代紛紛覺得說,日本時代真的很好,他們最大的成果就是去年的318學運。我覺得「媚日」歸根究底還是國民黨重用漢奸、過度推行的反共教育所造成的後果。

抗戰時臺灣人認識到:要救臺灣先救祖國
 鳳凰歷史:但現在一般的臺灣年輕人都覺得抗戰跟我沒有關係,但你對抗戰特別有興趣,你覺得紀念抗戰還有什麼意義?
 林明正:首先,如果沒有抗戰勝利,臺灣今天還是在做日本人的殖民地。因為有抗戰勝利,臺灣才能夠光復,大家不用在日本下面做次等人。
其次,臺灣被日本占領50年,臺灣人就抗爭了50年。100年前的噍吧哖事件,是最後一次大規模的武裝抗日。因為那一次臺灣人民被屠殺得太慘了,之後轉為文的方式。比方說林獻堂、蔣渭水講的「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希望用文的方式跟日本人爭取權利。
 還有一部分人選擇到大陸去支持抗戰,因為他們發現,臺灣抗日要能夠成功,靠自己是沒有辦法的,必須要祖國先強大起來,才有辦法,所以「要救臺灣,先救祖國」。比如李友邦,他在浙江金華一帶組織臺灣義勇隊協助抗戰。還有一些青年選擇到延安去,其中一個叫蔡孝乾,他還走過長征。後來他來臺灣被捕之後叛變,大陸這邊比較不會談他。
 今天是因為臺獨不讓年輕人瞭解這段歷史,所以他們會覺得,抗戰好像很陌生,其實錯了,這跟我們息息相關,而他們不自知。

我對統一有信心 但對臺灣的未來很悲觀
 鳳凰歷史:今天是統派的青年好像在臺灣,還算相對來說一個少數的群體,在你宣揚統一理念的過程中,會感到孤獨嗎?
 林明正:說孤獨,當然是多多少少難免。我們今天是為了臺灣好,希望臺灣能夠走向統一的方向。可是大多數的臺灣人民,對這部分瞭解並不足,臺灣社會,包括媒體,並不希望讓大家瞭解統一是什麼。因為民進黨想搞臺獨,國民黨想維持偏安的小朝廷,藍綠的共識就是,不要讓民眾知道統一了之後有什麼好處,繼續維持過去這套所謂反共的思維就好。

 鳳凰歷史:你覺得在媒體上「我們都是中國人」這樣的觀點容易表達嗎?
 林明正:媒體上不會限制你講,但是它也沒有特別希望你說,它會覺得,你認為你是中國人,我尊重你表達的意見,但是現在所有臺灣的媒體,不會去探討,作為在臺灣的中國人,我們的民族認同是什麼?我們的民族責任是什麼?它絕對不談這些,只是比較媚俗地談一些時事。臺灣沒有愛國主義教育,結果就是走向臺獨。

 鳳凰歷史:在這樣一種環境之下,你對統一的未來,還有沒有信心?
 林明正:我對統一的未來非常有信心,因為就整個大環境而言,統一是大勢所趨,但是我對臺灣的未來是悲觀的。臺灣人如果到今天沒有認識到這個大勢無法避免,並開始想辦法說我們該如何因應,只是一味的抗拒不做任何因應的結果,當有一天真正統一發生了,臺灣很多人會非常的錯愕,會非常的失落,到最後你可能什麼都沒有,這是我最大的擔憂。
文|林明正

延伸閱讀〉林明正
簡介說明〉本文係鳳凰網歷史頻道對話新黨青年委員會委員林明正文字實錄,原題為〈林明正:我對統一有信心 但對   臺灣未來很悲觀〉,鳳凰網,2015年11月2日,採訪:唐智誠。
返回目錄〉2015年12月號|327期
延伸圖表〉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