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美國能,臺灣不能


 在當今臺獨氣焰甚囂塵上的臺灣社會中,獨立已被詮釋為一件天經地義的事,甚至有政治人物認為臺灣人追求獨立是一種「天然」的表現,並希望中國大陸能正視臺灣的主流民意。然而明眼人都知道,這種號稱天然的臺獨社會氛圍,實際上是長期以來主政者有計畫地採行去中國化教育後的人為加工之結果。支持臺獨者最善用的說詞、論述便是以美國的獨立做為對照案例,並認為美國能從英國獨立出來,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且更是當今世界上的一等強權國,臺灣也該遵循這樣的路線,成為獨立、偉大的國家。
 獨派人士慣用美國來對比臺灣的論述方式,實際上是因為美國與臺灣同屬移民性社會。雖然在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後的初期,北美洲大陸的歐洲移民主要來自西班牙及法國,但在1608年英國移民者於維吉尼亞州建立了詹姆士城(Jamestown)後,來自英國的盎格魯薩克遜族逐漸成為北美洲人口組成的大宗。而臺灣也是如此,在明鄭遷臺並趕走荷蘭人後,漢人開始在臺灣建立政權。清廷降服明鄭後,閩粵一帶的漢人更大舉橫渡黑水溝,移民到臺灣。因此,美國獨立之案例對支持臺獨者而言,所代表的政治意涵在於:同文同種的兩個地區,是可以分割成兩個國家的。對三四百年前的美洲盎格魯薩克遜人來說,英國便是他們的祖國,而美國獨立後,切斷了其與英國在政治、民族上的連結性。獨派認為雖然對清朝來臺移民來說,中國是他們的祖國,但臺灣與中國的連結性必須徹底斬斷,方可如同美國那樣獨立建國。
 美國之於英國、臺灣之於中國,這兩者間實際上存在極大的差異性,這當中可區分成兩個部分來討論:一為物理空間上的差異,二為道德公義上的差異。在許多反駁獨派的言論中,物理空間上的差異是較多人著墨的重點,即認為臺灣本身僅為一小島,天然資源與美國不可比擬,且臺灣與中國之間僅一海峽相隔,不如美國與英國間的大洋相阻,這種地理環境促使臺灣對中國大陸具有天然的依賴性,很難徹底將彼此的連結性切除。然而,除了這種物理空間上的先天限制外,兩岸問題無法與美國獨立相比擬的原因尚有道德公義之理由:
 (一)首先,英國人移民美洲大陸乃帝國主義殖民擴張之結果,此種移民方式導致美洲印第安人受到移民者的無情宰制,而在移民者與原住民衝突時甚至將原住民商品化為「獵物」,如移民者於獵殺中收集原住民的一隻耳朵可換得多少錢等案例不勝枚舉。反觀清朝政府在明鄭歸順後,雖然先採消極治臺政策,但在本質上並非將臺灣視為一殖民地,大量遷移大陸漢人以紓解人口壓力,反而是制定限制移民政策,並設立理番同知機構,解決漢人移民與原住民的衝突及民事糾紛。
 (二)三、四百年前移民北美洲的英國人們,以自己為大英帝國的一員而自豪,並為了祖國的強大及利益,肩負開疆闢土之重責大任,當時他們的心中並沒有任何追求獨立的企圖。但英國卻以重商主義的策略來殖民美洲,自1657年的航海法案(Navigation Act)開始,英國對美洲採取強硬的貿易及製造業限制政策,防止殖民地生產具競爭性的產品,以維持母國的優勢,促使美洲僅能扮演英國之原物料供給者角色。十八世紀中葉後,英國更以蜜糖法(Sugar Act)、駐軍法案(Quartering Act)來剝削移民美洲的英國人,使當時許多製酒維生、需要用糖的人被課以重稅,且美洲人還必須無條件支援母國派駐美洲參戰的皇家軍隊,種種不公平的對待最終導致美洲人群起反抗母國。反觀清朝在統治臺灣後,便在臺灣實行科舉考試制度,通過童試者便可到福建參加鄉試,再到北京參加會試、殿試,進而可至大陸任官,可見當時清廷並非將移居臺灣的漢人視為次等公民。1874年牡丹社事件後,清廷理解到臺灣的重要性,前後派遣沈葆楨、丁日昌、劉銘傳等人積極建設臺灣,其對臺灣之建設也並非以「剝削」臺灣的資源為目的,而是以戰略目標的角度,希望促使臺灣自強,方能抵禦外侮。
 從英國治美及中國治臺的不同方式可以理解到為何美國獨立與臺灣獨立不可混為一談。中國治臺,既非侵略(對原住民而言)亦非剝削(對漢移民而言)。事實上,美國反英而追求獨立之歷史背景,反而與臺灣受日本殖民之背景類似,皆為殖民母國對殖民地採取不平等的待遇,並將殖民地人民視為次等公民。然而獨派人士卻刻意對日本殖民時期的在臺建設歌功頌德,為了與中國做切割,甚至連慰安婦都可以是「自願」的,此種是非善惡不分的態度與觀點實在令人不齒。孟子認為「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其差別正是人的道德意識。臺灣民眾必須看穿獨派人士道德觀的混亂,切勿隨其言論而動搖,畢竟「鳥獸不可與同群」,人與禽獸終需有別。
文|程志寰

延伸閱讀〉程志寰
簡介說明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
返回目錄2015年12月號|327期
延伸圖表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