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會記住十月五日這一天

 今年的十月五日看似是個平凡無奇的星期一,上班族和學生帶著些許假期後的憂鬱回到工作與學習的崗位,等待著下班放學,也等待著迎接明天。但一葉知秋,這一天發生的幾件事對於未來臺灣的發展方向選擇來說,卻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十月五日,諾貝爾醫學獎宣布今年頒發給大陸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屠呦呦,因為屠呦呦帶領研究團隊所研發的青蒿素和雙氫青蒿素抗瘧藥,成功地讓全球瘧疾死亡率在過去十年間下降了百分之五十,感染率也降低了四成,被非洲民眾稱為「中國神藥」。屠呦呦一生致力於中藥與中西藥的結合研究,在她獲得諾獎後,外國媒體普遍關注她的「五無」身分:沒有出國留學、不會英語、沒有發表過SCI論文、沒有博士學位、不是院士。但正如屠呦呦自己所言:「青蒿素是中醫藥送給世界人民的禮物」,這項舉世矚目的成果是在1967年「文革」期間由毛澤東、周恩來親自指示啟動的科研項目,當時人力物力極度短缺的情況下,38歲的屠呦呦臨危受命,負責重點進行中草藥抗瘧疾的研究。屠呦呦團隊的成就,恰恰說明了新中國的歷史不能簡單一刀切為「前三十年」與「後三十年」,今天的成果正是以過去的發展為基礎,一脈相承地為世界(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做出貢獻。屠呦呦的獲獎也象徵著,中華民族將繼續以低調、和平、自力更生的姿態挺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十月五日,世界的焦點除了在屠呦呦身上,同時也在TPP身上。經過長達五年的談判,《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包括日本、新加坡、越南等12個國家在美國亞特蘭大達成協議,表示由美國所主導的新經濟─軍事複合體系即將成形。TPP看似是一個經濟上的自由貿易協定,但主導國美國在背後盤算的不僅於此。此協定排除了中國與俄羅斯等國家在外,基本上是搭配美國「亞太再平衡」(重返亞洲)而起的一整套戰略規劃,其目的是維護美國在太平洋區域的介入與干涉能力,進而穩定其在世界範圍內的霸主地位,同時保障美國跨國大型企業財團的壟斷利益,也就如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E. Stiglitz教授所分析的:「存在的現實風險是,TPP將以犧牲大部分人的利益為代價來使那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美國富人和全球菁英受益。」TPP所帶來的效應是邊緣化APEC的角色與作用,降低東亞國家自主的能力與團結的機會,並結合軍事同盟體系擴張,無疑是「巨大貪婪的貿易怪獸」。
 十月五日,東亞局勢形成了一條分叉路,一條是中華民族的和平再復興,一條是美國霸權不肯退回美洲的拳頭陰影,處在東亞樞紐的臺灣要往何處去?是個挑戰,也是場考驗。蔣經國執政以降,臺灣政府原有的技術官僚,逐漸被留美的知識菁英所取代,喝過洋墨水的這一批人無疑是一群知識買辦,他們信仰已經遭受巨大質疑與批判的「市場至上論」,並且以西方做為精神寄託,對中國大陸反感、恐懼與敵視,成為「革新保臺」的先鋒部隊。臺灣政府官僚的精神面貌至今不變,且遍及藍綠朝野,因此有人戲謔卻不失精準地評論2016年的新總統不是「馬英九2.0」就是「女版馬英九」,因為就其意識形態與國家認同而言皆為一路人馬。只要冷戰時代以來即主宰臺灣的親美反共思維沒有得到徹底的清理與揚棄,政黨無論再怎麼輪替、世界格局再怎麼變動,藍綠政客永遠無法引領臺灣選擇正確的出路,從而根本無力解決臺灣所面臨的治理危機與社會矛盾。
 在藍綠輪流執政的情況下,臺灣的出路和韓國等周遭鄰近國家一樣,「被迫」只有一個選擇:經濟上向中國大陸要糖吃,政治與軍事上繼續扮演美國的馬前卒。2016年的藍綠政治明星,都以自身的行動向臺灣人民見證以上這條規律,當然也是乘機向美日輸誠交心,以換取最大的政治利益。馬政府無能解決島內民意對於與大陸經貿往來的質疑,卻以更大規模的資源與力量宣示臺灣要加入TPP的決心,說明了這八年的大陸政策只讓國民黨的政治經濟掮客名利雙收,但到頭來仍是一場空,既無助於民族共同體的進一步整合,又將自己與既有格局綁得難分難捨。群龍無首、人人怯戰的國民黨,當然最終使得性格高度投機的朱立倫代表出征;另一方面,翻翻《維基解密》關於朱立倫的材料,他在黨內做為美國代理人的角色是顯而易見的,未來他的親美立場與傳統國民黨相較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至於民進黨的蔡英文,無論她如何高談「中華民國憲政體制」,或是如何闊論「民進黨不等於台灣,國民黨不等於中華民國」,說到底只是想贏得更多游移選票,並且以此說辭混淆北京的視聽判斷,其效果與柯文哲的「一五新觀點」如出一轍;蔡英文「躺著選」的態勢,基本上已經說明了一切,她代表的是島內外一切反對與大陸過度往來的反撲勢力,正如同她10月6日出訪日本後所表態的:「盼日本支持讓台灣加入TPP」,甚至傳出她循李登輝模式密會安倍,都表示了各路反動力量正積極透過蔡英文的上台而復辟。
 十月五日,還有一件事必須記上一筆。就在這一天,國民黨中央拍板決定要換下7月19日經過全代會提名的洪秀柱,由朱立倫上場代打,「換柱」風波在10月17日下午的臨全會成為現實。「換柱」的過程是國民黨內「禮崩樂壞」的展現,也是國民黨親手將自己掃進歷史灰燼的開端,黨內派系的權力鬥爭當然可以解釋一切,畢竟國民黨自創黨以來就是一部不斷分裂、不斷親痛仇快的歷史。但從更高的層次來看,「換柱」的難堪結果,不只是國民黨的必然,更是臺灣現實的必然──失去民族共同體的視野,臺灣從來沒有中流砥柱,只能在外來霸權的身影之下茍且偷生。換柱成為定局,藍綠兩黨的「英倫」之爭毫無競爭的性質,因為這兩黨候選人的同一性遠超過差異性,臺灣最後還是只能把轉變的大門給關上,把進步的星火給捻熄。讓人不禁想起孫中山的名言而低頭嘆息:「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歷史會記住十月五日這一天。
文│張方遠

資訊圖表〉
2015年10月5日,TPP12個談判國在亞特蘭大舉行的部長會議上達成基本
協議,同意進行自由貿易,並在投資及知識產權等廣泛領域統一規範。

延伸閱讀〉張方遠
作者簡介〉專欄作家
返回目錄〉2015年11月號|326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