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帶領中國走向民主?或中國帶領臺灣擺脫民粹?

 兩岸分治已歷近70年,其間,兩岸不斷在軍事、外交、經濟發展等不同層面展開較勁。臺灣從起初在美援下具有軍事、外交之優勢地位,到後來經國先生帶領下開創的「經濟奇蹟」,各個階段都在不同領域創造了相對優勢。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經濟突飛猛進後,在世界上的地位及影響力大幅增進,使得臺灣在這場較勁中顯得退無可守。大陸的迅速崛起,使臺灣在許多層面都無法與之比擬,臺灣許多學者、政治人物、乃至普通百姓,紛紛開始強調臺灣的民主自由價值,並希望藉此影響大陸,使之真正走上民主自由的進程。
 事實上,自1919年五四運動後,中國知識分子便開始提倡自由民主拯救中國,近百年來中國經歷的戰亂、革命,使其始終沒有安定的政經環境來發展並成為西方定義下的民主國家,而臺灣則在經濟奇蹟及兩岸軍事對峙趨緩後,逐漸轉型成為華人民主政治的典範。然而現今臺灣政治體制雖堪稱亞洲民主自由的「模範生」,社會問題卻層出不窮。自1996年李登輝直選總統後,20年來臺灣人的生活並沒有越來越好,政府在重大政策的決策、執行上停滯不前,許多事情稍有民意的反彈便無法通過(如核四)。種種民粹亂象在臺灣社會及網路的各個角落上演,發言不慎或發表不令某些網民、黨派順耳的言論者,即可能招致「斬立決」的下場,甚至連憲法保障工作權都被搞丟了。我們不禁要問:這樣的民主到底是誰做主?能令人民放心嗎?適合比臺灣人口多上60倍的中國大陸實行嗎?
 中國大陸在近年取得經濟發展上的重大成就後,許多知識分子也開始反思中國政治體制的發展方向。其中,上海復旦大學的張維為教授在著作及演講中多次提到他認為中國模式的民主體制與西方民主不同,世人不該要求中國囫圇吞下西方民主,並且點出了西方民主體制在當今各國運作中的諸多毛病、缺陷。若總結張教授之論述,至少有以下幾點值得思考:

各國皆有各國模式的發展歷程
 即便是民主政體,全世界也沒有統一的制度模式,而是因應各國歷史發展的不同,而創建出不同的制度。如美國就是世界上唯一成功的總統制國家,菲律賓及拉丁美洲許多國家想要模仿但都造成了悲慘的後果。英國自光榮革命後,經歷幾百年的發展才逐漸形成目前內閣制的政治體制,其不成文法及國會權力至上的特點也具有其歷史特殊性。甚至亦有像瑞士這種獨一無二的委員制度。中國的政治制度尚在發展,也終將發展出適合中國的政治體制,無須全盤照抄西方,更何況西方自己也都有具各自特色的民主體制。

民主政治的人口負載度問題
 雖然目前還無法精準預估民主制度實行在多少人口的國家中最合適,或當一個國家人口超過多少時,不宜採用民主制度,但許多西方政治經驗已告訴世人,民主制度確實存在人口負載。如西方將民主分為直接民主及間接民主兩種,直接民主只適合如雅典城邦式的小村落、地方鄉鎮中施行。我們很難想像現代國家採行直接民主的可怕後果,因此現在世界上所有民主國家,都是採代議式民主,即選出代表人民意志的議員、行政官來處理政治事務。而代議制度絕非萬能,其應該也具有人口侷限,西方學界較少談到這塊,但張教授時常拿印度與中國的發展來做比較,似乎想說明這一點。也就是當一個國家的人口龐大到一個程度時(如中國或印度這種超大型國家),即便實行代議民主制度也會變得相當無效率,造成政策執行與國家發展上的遲緩。

中國的民本傳統
 回顧臺灣人在施行民主政體這「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諸如民選總統竟可公開宣稱國土為他國所有,抑或是瀆職貪污老百姓的血汗納稅錢,大家都已見怪不怪。可見民主政體無法保證選出的領導者、代議士是真正「以民為本」的父母官,反而時常造成黃鐘毀棄、瓦釜雷鳴的狀況。老百姓們屢次含血、含淚又含恨地去參與選舉投票。西方這種重視形式的民主體制與中國傳統上的民本思想有很大衝突,中國人所期望的在位者是個真正有能力治理天下的人,而此人又以國富民安為終身奮鬥的目標。施行西方式的民主體制,醫生選上市長,藝人當上總統,中國老百姓能放心將國家交給他們治理嗎?
 當代的中國知識分子已意識到他們不能再像民國初年的胡適那樣,追求政治體制的全盤西化,更何況在中國特殊的制度取得經濟發展上的重大成就後,許多西方學者都開始反省西方制度的問題,且希望深入研究、理解中國的治理優點。如最近英國學者貝淡寧(Daniel Bell)就認為中國共產黨在目前中國所扮演的角色、發揮的功能都已超越一個政黨的能力範圍,甚至類似一種組織制度。因此,身為活在民粹亂象中的臺灣人應該做的,反而是去認真思考,甚至幫助中國大陸發展出真正適合中華民族的政治體制,而非要求中國也和臺灣一樣轉型成為西方式民主國家。此外,待中國發展出中國模式的民主體制後,或許還能回過頭來影響臺灣,並改善臺灣不健康的民主體制。
文│程志寰
資訊圖表〉
Daniel Bell

延伸閱讀〉程志寰
簡介說明〉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
返回目錄〉2015年11月號|326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