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觀點談南海領土主權問題

 習近平主席訪美期間,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何維保助理研究員做客「澎湃.問吧」,與網友交流了中美關係的相關問題。其中,南海爭端是網友們尤其關注的一個問題,也是中美之間的一場博弈與較量。這場爭端如何產生,爭議在哪?在此整理部分問答,以饗讀者。
 在南海問題上,中國的主權主張是最有法理依據的。
 得出這種結論當然不是基於中國人的身份,而是有著充足的事實證據。當前南海爭端方中最活躍的兩個國家,越南和菲律賓的主權主張有非常大的缺陷。在中國提出南海九段線(十一段線)的時候,越南和菲律賓都還不是獨立國家。越南繼承了法國在南海的領土主張,但是根據《中法條約》劃定的經度分界線,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都不在越南的領土範圍內,而是屬於中國。並且,越南政府曾經公開發表過外交聲明,承認過中國對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領土主權。根據國際法中的禁止反言原則,越南沒有資格再對這些南海島嶼提出領土要求。
 至於菲律賓,它對南沙群島提出的領土主張更是屬於無理取鬧,非分妄想。因為菲律賓的領土範圍,是由幾個條約提供了非常明確的經緯度範圍的。1898年美國打敗西班牙,奪取了菲律賓,當時美國與西班牙簽署了《巴黎和約》,該條約對菲律賓的領土範圍有明確界定。後來美國與西班牙、英國又簽署過兩個補充條約,進一步明確了菲律賓的領土範圍。根據這些條約,南沙群島中的島嶼都在菲律賓的領土範圍之外。因此,菲律賓的領土界限是非常明確的,菲律賓根本無權對南沙群島提出領土主張。
 所以說,如果你研究過南海問題,就會發現,我國在南海的領土主張是有著充分的史實和法理依據的,中國應該毫不含糊地捍衛自己在南海地區的領土權益。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真的是不理虧,也不心虛。
 關於中國的南海九段線,中國大陸的官方定義是中國在南海的島嶼歸屬線。
 根據這個定義,九段線內的島嶼、島礁等是中國的領土;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國際法,這些島嶼周邊的海洋是中國的領海和專屬經濟區。根據國際法,有的島嶼由於太小,無法維持人類在上面的定居生活,所以這些島嶼只能有12海里領海,而不能有專屬經濟區。
 從這裡可以看出,並不是九段線內的所有海域都是中國的領海或專屬經濟區。國外有些學者和媒體,說中國堅持認為九段線內的海洋都是中國的。其實中國的九段線內,在中國的領海和專屬經濟區外,還有大片的公海。
 關於南海的航行自由問題,首先要明確,不論九段線內有多少海域屬於中國領海和專屬經濟區,在這裡面的航行自由都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因為根據國際法,即使是他國的領海,別國也有無害通過權,包括軍艦也享有這種權利。當然,無害通過需符合一定條件,比如在通過時不得無故停留,不得進行軍事偵察和演習,不得捕魚,等等。但如果只是通過,沒有任何問題。中國海軍艦隊前不久在美國阿拉斯加地區從美國領海內無害通過,使用的就是這個權利。因此美國對此也沒有不滿或抗議。領海都如此,就更不用說從專屬經濟區內通過了。從這裡可以看出,在南海地區,不論中國九段線包括的範圍有多大,根本不存在任何航行自由問題。
 中美兩國在航行自由問題上的分歧,主要是圍繞專屬經濟區問題產生的分歧。專屬經濟區內通行的自由是沒有問題的,分歧在於,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可否在他國的專屬經濟區內進行軍事演習或搞偵察。中國認為不可。美國認為可以。實際上,雙方的說法都有一定的國際法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沒有規定在別國的專屬經濟區內搞演習和偵察等需要沿岸國批准,但聯合國憲章規定,一國在行使相關權利時,不得對他國行使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以危及當事國的政治獨立和領土完整。因此說中國的主張也是有根據的。
 當前美國不斷拿南海的航行自由來說事,很大程度上是炒作。因為很明顯,雖然中美兩國圍繞專屬經濟區的權利問題有分歧,但中國並沒有能力影響美國在南海的航行自由,當然中國也沒有這個意圖。美國軍艦就是要在中國專屬經濟區內搞偵察,中國實際也沒有辦法阻止它。即使將來中美攤牌,發生嚴重軍事衝突,中國也很難在南海影響美國的航行自由。因為中國航行自由的一個命門捏在美國的手中。中國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的能源進口國,大量石油從中東地區進口,美國憑藉其強大的海空軍優勢,要想阻斷中國的能源運輸線,是很容易的,不用在馬六甲海峽,在波斯灣的霍爾木茲海峽就可以,在印度洋上也可以。中國很難破解美國的這一招。所以說,在海上航行自由問題上,美國根本不會擔心中國對它構成的威脅,倒是中國應該擔心美國對自己航行自由的威脅。分析到這裡,我們就能看出美國炒作南海問題是多麼的不地道了。
 那麼,假如我方在南海的主權訴求法理充分,特別是針對越南,為什麼反而是越方在國際場合要求按國際法解決?因為越南、菲律賓這些國家都是故意避開自己的短處,而在其他方面糾纏。它們所謂的國際法,主要是指《聯合國海洋法》,按照這個法律,沿岸國有權要求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
 但是,首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不規範領土主權取得的原則,因此無法用來解決領土爭端。要解決領土爭端,得依靠習慣國際法;根據習慣國際法取得的領土主權,任何國家無權根據《聯合國海洋法》來挑戰。
 其次,《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出現和生效的時間比較晚,根據國際法中的時際法原則,不能根據後來出現的法律,來更改此前根據其他國際法合法取得的權益。例如,中國的九段線出現的時間遠早於《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出現的時間,因此不能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來否定中國的九段線。這些都是基本的國際法原則。
 越南和菲律賓等國口口聲聲說要根據國際法解決南海爭端,但它們卻無視和故意忽視這些基本的國際法原則,而在其他方面扯渾水,這其實是它們心虛的表現。
 中國拒絕菲律賓提起的海洋法庭的仲裁,是因為中國的基本原則是領土爭端不使用第三者仲裁來解決,不是因為中國南海領土主權主張在國際法上的正確性與否。領土爭端接受仲裁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你無法保證仲裁的公正公平性。在別人對你充滿偏見的情況下,你去接受人家的仲裁,這就是把自己往砧板上放。因此中國絕對不會接受,更不可能在南海領土爭端問題上開這個頭。
 所以說,很多人認為中國的南海領土主張法律依據不充分,是因為他們沒有認真考察和研究過這個問題,而自己又太容易被國際輿論影響和左右。而在國際輿論領域,中國的話語權又太少,所以中國的聲音往往被淹沒,這就造成了有些人偏聽偏信。這都是值得反思的問題。
 我說不能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來解決南海領土爭端,因為該公約並不規定各國取得領土主權的原則,並且該公約前言就指出,公約不干預領土主權。
 解決領土主權爭端不能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但在劃分海洋權益的時候,需要根據這個法律。如各國的領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地理範圍到哪;還有,各國的領海、專屬經濟區發生重疊,應如何劃界等等。
 中國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簽署國,並且已經批准該條約,因此應遵守該法律,這個是沒有問題的。
 需要強調的問題是,中國與越南、菲律賓等國在南海地區的爭端,除了島礁的領土主權爭端外,還有是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重疊的問題。大陸外交部在2011年致聯合國秘書長的一個外交照會指出,中國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南沙群島為整體,有權主張領海、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也就是說,以南沙群島的島礁屬於中國領土主權範圍為基礎,再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在這些島礁周圍主張自己的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而越南、菲律賓等國也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從自己的領海基線向外主張自己的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而這些國家主張的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與中國在南沙群島主張的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存在大幅度重疊。因此需要這些國家和中國談判解決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的劃界問題。
 現在的問題是,越南和菲律賓等不僅不肯坐下來談重疊專屬經濟區的劃界,還直接占領南沙群島中的部分中國島嶼,將這些島嶼說成是它們的領土。而南沙群島中的這些島嶼是中國的領土,中國對此有充足的事實和法理依據,而越南和菲律賓的領土主張依據漏洞百出,根本站不住腳。
 關於領土主權的劃分,習慣國際法中有許多相關的原則規定,彰顯在許多案例當中。領土的取得包括先占原則、繼承、轉讓,等等。這些習慣國際法規範才是解決領土爭端的依據。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並不是。這是人們必須要搞清楚的。
 在南海爭端的解決問題上,需要遵循的一個原則是陸地決定海洋。也就是說,必須要先明確島嶼、島礁的主權歸屬,然後才能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這些島嶼、島礁的領海、專屬經濟區等的海洋權益進行劃分,並解決海域主張重疊的問題。
 現在的主要問題是,越南和菲律賓已經非法侵占了中國南沙群島中的不少島嶼,並賴著不走,還想以這些島嶼為基礎為自己主張更多的海洋權益。
 現在有了美國的插手之後,局面就更複雜了。因為美國無法保持公正態度,為了制衡不斷崛起的中國,美國不但在南海問題上煽風點火,而且實際上還在鼓動越南、菲律賓等國在南海地區挑戰中國。
 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做法實際上是有理有據的。國際輿論在這個問題上似乎對中國不利,主要還是因為在這個問題上,美國充分利用了它在國際輿論中的話語霸權,造成了「誰的嗓門大誰有理」這種假象。
 可以說,最近幾年,中國在南海問題上實際是有點憋屈的。明明自己有理,卻被人家搞得比較被動。中國在南海人工造陸,開搞建設,也是迫不得已的,因為隨著美國的不斷插手,那裡的局勢變得越來越對中國不利,中國不得不採取措施鞏固自己的權益。美國實際需要認識到這一點,它在南海問題上對中國施壓越大,就越會引起中國的反彈。中國早就有在南海大規模造陸的能力了,為什麼前些年沒搞,而在現在搞?這跟美國的插手,跟南海局勢的惡化難道沒有關係?所以說,美國需要反思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的做法。
 最近大陸官方媒體的表態,比如「亞洲共同體」,亞洲事項亞洲人民自己把握,其他國家不要插手之類的表達,類似的話確實是被公開講過,但這種話是否表達了官方的真實立場或既定戰略,對此是存在爭議的,至少在學界是如此。我個人確實也不主張這樣講,因為這會引起美國等域外國家的誤解。至於另一個國家(按:指日本)也曾這樣講過,兩者其實是有很大不同的。我國不謀求地區霸權,不排擠其他國家,這已經是我們的既定國策。這一點是明確的。因此各方不應該糾結個別話語應怎樣理解的問題。
 至於南海九段線,如果認真研究過九段線的歷史,就會發現,九段線的主張是沒有任何法理問題的。不管九段線離別的國家有多近,在九段線提出後的很長時間裡,都沒有任何國家對此表示過異議,這是歷史事實。另外,領土歸屬問題是不能簡單用距離來衡量的。比如說馬島,離阿根廷非常近,離英國非常遠,但英國堅稱馬島是英國領土。而在整個美洲國家組織中,我記得只有美國支持英國對馬島的領土主張,其他國家都支持阿根廷。所以說,距離的遠近不是決定領土歸屬的關鍵。
文│何維保

資訊圖表〉
大陸於南海數島礁進行擴建工程。圖中西沙群島永興島的機場擴建後,
可進駐各類型戰機,使其南向可做為南沙群島的跳板,被譽為南海北
的不沉航母。

連結原文〉澎湃新聞網
簡介說明〉原題為〈南海爭端內情公開 越曾承認中國南沙主權〉,2015年10月14日。本文部分內容經過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洋法律研究所高聖惕教授修正。
返回目錄〉2015年11月號|326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