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同中國因為太愛臺灣

我出身世居台南的本省家庭
 鳳凰歷史(以下簡稱「鳳」):你為什麼從小就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呢?
 王炳忠(以下簡稱「王」):我家是世居臺南的本省人。我祖先當年跟著鄭成功的軍隊到臺南來屯墾,後來反清復明沒成功,就在臺灣落地生根。然後很多臺灣人卻笑人家是外省人。
 我從小認同中國,很大原因是我特別喜歡中國的歷史文化。我從幼稚園起就喜歡看電視台的「國劇」選粹,兒童節還登台演過。我看的第一部八點檔連續劇是《唐太宗李世民》,很自然地覺得唐太宗是我國人,不是外國人。
 爸媽還到圖書館借《吳姐姐講中國歷史》給我看,從第一冊夸父追日、女媧補天一直讀到中華民國建立。我聽朋友介紹說央視春晚有首歌叫《中華好兒孫》,裡面唱「女媧把天補,夸父走千里」,很自然地覺得這就是我的根。
 我讀國中時,李敖代表新黨選總統,在電視上主持一個節目,這是我的政治啟蒙,我像觸電一樣突然明白了臺灣政治最核心的「統獨藍綠」。我認識到《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就是因應國家統一前的需要而產生,所以才有大陸地區跟臺灣地區,終極目標是國家統一。
 當時我在作業本上寫:很多人講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我說不,憲法就說不,臺灣只是中華民國的地區,大陸是另外的地區,臺灣並沒有主權獨立,然後老師就給我畫線打了個大問號。
 鳳:老師不認同這句話?
 王:老師不認同。我當時在臺北的萬華區讀書,那正是2000年到2003年,是臺灣「文革」的發軔期。
 2000年總統大選前,國文老師上課時突然說:「如果阿扁當選總統,臺海會發生戰爭嗎?炳忠你來評論評論。」我就說:「阿扁如果敢宣佈臺灣獨立一定會爆發戰爭,但是他不敢,他沒有這個膽。」老師說:「我們現在有李登輝總統給大家最新的教科書,叫做《認識臺灣》,大家認識了臺灣就知道臺灣很重要,美國日本一定會保護我們,所以大家不要怕,臺灣人一定可以當家作主。」
 當時在學校就感受到「文革」的發軔,公民老師教學生公投改國號,國文老師告訴學生美日會撐腰,還有老師說阿扁當選總統,我們就可以公投使臺語變成國語,這種氣氛彌漫在校園中。

自稱中國人 被罵「滾回去」
 鳳:在臺灣現在這樣的環境下,如果公開喊出自己是中國人,會得到周圍人什麼樣的反應?
 王:我一向都明確講,我是堂堂正正的、在臺灣的中國人。很多人就講,那你就滾回中國去。更難聽的就是所謂「中國豬」這種詞。2000年我在網絡論壇上發文,就發現怎麼那麼多人動不動就一句「中國豬滾回去」。
 這種仇中情緒不斷地在臺灣社會醞釀,它的最高峰是2004年。2004年陳水扁搞「一邊一國」,為了衝高總統選情,還搞了一個「228手牽手」,把省籍情結進一步上升,變成臺灣跟中國對立。
 我們這一代剛好是在陳水扁時代長大的,整個中學時代就是陳水扁統治時期,所以像我這樣20、30歲的人,他們覺得中國那就是敵人啊。就算有一些朋友對大陸的同胞也蠻關心,但他們覺得是在跟外國的朋友做交流。

國民黨反共教育 為反中鋪路
 鳳:你身邊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年輕人,你感覺數量是越來越多還是越來越少?
 王:當然我們很客觀的說是越來越少。大陸很多文章會提到2008年以來,兩岸和平交流、三通直航越來越密切,可是在我看來,卻沒有增進臺灣人對中國的認同。
 為什麼會這樣?最重要的還是教科書跟媒體的作用。因為多數人害怕做少數,所以即便他內心也有著中國人的認同,可是長期在「仇中」的主流政治氛圍宰制之下,他也不敢說出來。
 如果講更深層的原因,那就是歷史造成的了。即使在李登輝之前,國民黨在臺灣推行的大中國教育中,掛帥的是其實是反共教育。
 在反共掛帥的前提下,對於中國的認同可能被窄化成是一種鄉愁。外省的老兵當然有很重的鄉愁,但是臺灣70%以上是明清兩代就到臺灣的本省人,所以我們光是用鄉愁來強調臺灣人是中國人,這個基礎太薄弱。
 另外,國民黨反共掛帥的教育,也令臺灣人對於大陸有一種疏離甚至仇視,到最後就變成反共跟反華、反中分不清。
 而臺灣過去在日本的殖民統治下搞過「皇民化」運動,李登輝就帶有日本「皇民化」的史觀。他覺得臺灣人去做日本人的鷹犬來發動侵略戰爭,不但不丟臉,反而是一種榮耀。有這樣「皇民化」史觀的人做臺灣的領導人長達12年,思想就一步一步變得混亂。

我認同中國 因為太愛臺灣
 鳳:你認同中國,會不會被人說成是不愛臺灣?
 王:2004年阿扁開始搞臺灣對抗中國,一些外省三代的朋友跑來跟我說他們覺得這是很大的進步,因為外省人過去有原罪,現在只要願意認同臺灣,就可以擺脫外省人這個包袱。我說NO,誰決定你認不認同臺灣?像我這樣一個閩南語流利的臺灣本省人,但我不合乎「臺獨」意識形態,在他們眼裡就屬於不認同臺灣的人,因為話語權在他們的手上。
 很多人說我不認同臺灣。我從來不認為「認同臺灣」的詮釋權可以被某種特定意識形態的人來壟斷。若你讀透真正的臺灣歷史,你會瞭解,臺灣所謂一二百年的悲情是整個中華民族不幸歷史的一個縮影,殖民與偏安這種錯亂一直在臺灣發生,臺灣剛好是整個中華民族在面對帝國主義入侵時很重要的前哨站,日本侵華的第一站就是臺灣的「牡丹社事件」。臺灣對整個中國來講很小,可是整個中國最錯亂、最矛盾的事件卻統統都糾結在臺灣的歷史裡。
 到了我們這一代,如果沒有好好的引導,那自然就切割中國,但這在我看來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情。因為如果你真的要替臺灣找出一條出路,那你只有回歸到中華民族一份子這條路上來。如果你真的覺得要超越臺灣的悲情,就要在中華復興的這條路上來找到臺灣命運的存在。所以我是愛臺灣愛得不得了,我是愛臺灣愛到對臺灣歷史中錯綜複雜的感情有非常深的體會,才會對中國產生認同感。
 在2004年左右,阿扁不斷操作臺灣跟中國的對抗,連我這樣從2000年起就被扣上「大中國主義者」帽子的人也曾經遲疑:我是不是真的對不起臺灣這塊土地?所謂「本土派」是不是有道理?黃河長江我也沒看過,為什麼我不去關心濁水溪、淡水河?但是我聽到「臺灣意識不等於『臺獨』意識」這句話後,一下子豁然開朗。「臺灣意識」本來是臺灣人在錯亂的歷史當中對帝國主義侵略做出的反抗,是一種來自中國最底層的、中國最本土的愛鄉愛土情懷,「臺灣意識」後來之所以變得高度政治化是由於日本的殖民統治導致臺灣產生了與中國大陸不同的政治經驗。我突然就明白了,不是說出生在長江黃河邊上我們才是中國人,「中國人」是對於中華文化的認同,對於中華民族歷史命運的一種體會。
 有人說過去老國民黨抹殺臺灣歷史,對臺灣本土文化不重視,因此「大中國主義」是不對的,我們背叛了臺灣本土。這樣的說法其實是很偏狹的,代表中國的政治符號好像不是國民黨就是共產黨,這導致政治上的恩怨情仇影響到了臺灣人對中國人的認同感。可是我們應該把政黨跟中國切開,中國這個符號是屬於所有願意認同中華民族的炎黃子孫,不能因為對政黨有意見就否認自己是中國人。

支持統一是希望文化復興
 鳳:你支持兩岸統一是基於什麼的原因?
 王:兩岸統一這個夢是從我國中時期就發軔。我覺得中國人鬥了半天,但好幾代中國仁人志士所追求的繁榮、富強、復興的新中國,到今天仍然沒有實現。大陸方面說1949年新中國誕生,但在我來看,兩岸沒有統一,新中國怎麼能誕生?不統一的結果就是讓人家見縫插針,所以我支持兩岸統一有一個更大的目標,希望中華文化復興。
 但在2004年以後,發現統一已經變成不能說的話。李登輝說,我們最大的成功就是2004年以後讓臺灣本土化的路線成為「藍綠」都必須接受的政治正確。所以今天年輕一代幾乎都支持「臺獨」。
 在那種情況下,我也曾淡化政治立場,還說我是中國人,但是「統一」兩個字不要太強調。直到我們所期待的那個「撥亂反正」的馬英九當總統之後,從元旦到雙十的一系列文稿講話從來不提中國人,最多提中華民族、華人。我就很震撼,如果「統一」這兩個字大家覺得怪怪的不要提,難道連「中國人」三個字也不能提嗎?
 所以我突然驚醒,這是一個敵我的鬥爭,不能退。很多人說有這麼嚴重嗎?如果沒有這麼嚴重,為什麼今天支持統一、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人,在他們的眼裡你就是背叛?他們已經表示這是敵我的對決。今天對「統一」退一步,明天對「中國人」退一步,後天你要到哪裡去?你只有退到「臺獨」了。

現在支持臺獨 已經無須講理
 鳳:在宣傳「兩岸是一家」這個理念的過程中,有沒有讓你印象最深刻的故事?
 王:臺大唯一的統派社團「中華復興社」,今年首次在「杜鵑花節」擺攤,我也去幫忙。有人說佈置「兩岸一中、中國統一」的標語,我們覺得畢竟是學校社團,不要那麼政治化,就改成「兩岸一家親」,很生活化。結果發現我們被安排的位置左邊是XXX,右邊是宣傳「臺獨」的臺大大陸社,於是我們就被左右夾攻。
 一開始,我們就賣「兩岸一家親」的徽章,突然旁邊開始喊「臺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口號,越喊越大聲。最後我說,人家都「一邊一國」了你還在「一家親」,所以我們喊「臺灣大陸、兩岸一中」。
 他們還搞了一個日文的標語掛在身上,我回去查了才知道,這是「臺獨」派最新的文創產品,日語拼音念出來就是閩南語的髒話「國民黨幹你娘」。我在建中讀書時,班上幾乎全部是「綠營」,那時大家還要辯論,要拿出佐證資料,現在小孩連這個都不用了,直接罵幹你娘。蔡英文講得很貼切,「臺獨」已經成為天然成分,深入骨髓了。
 鳳:還有沒有別的印象深刻的事呢?
 王:前年獨派搞一個「反旺中運動」,組織了一萬多人的大遊行。而我們只有15個人,拉一個小標語「反對民粹」。他們就是因為「旺中」支援兩岸的和平發展所以反對,根本不是反對媒體壟斷,這不是真正的民主自由。結果我們被圍剿,要我們滾回去。甚至我用閩南語跟他對話,他都說我沒資格講臺灣話,說我是中國福建派來的匪諜。
 這些我已經習慣了,因為這條路還很長。臺灣這是從甲午戰爭累積下來到現在120年的問題,本來應該由政治人物撥亂反正,但沒有人敢去力挽狂瀾,最後就輪到我們這些年輕人來做。

臺獨媚日 統一才有尊嚴
 鳳:你周圍哈日的人多嗎,具體有些什麼表現?
 王:哈日的人當然多,可是現在不止是哈日,還「媚日」。我覺得哈日是流行文化的喜好,多數人喜歡看表面的東西。可是現在已經發展到如果你不認為臺灣是二次大戰戰敗的一方,你就不認同臺灣,就是中國的奴隸、走狗,這已經違反人類文明了。
 最近「反課綱」的同學竟然脫口而出:慰安婦也不見得就是被迫啊。不關心就算了,你還用這種話來刺痛臺灣人的阿嬤,怎麼會媚日到這程度。國中時我在電視上看到「臺獨」理論大師林濁水說慰安婦也不見得是被迫的,我嚇一跳,「臺獨」理論大師站在日本的立場來踐踏自己的阿嬤,難道就是因為臺灣要「獨立」得靠日本撐腰嗎?我徹底看破「臺獨」的謊言,為了臺灣「獨立」卻要迎合日本欺負自己的阿嬤,兩岸統一才能真的還我們尊嚴。當我們站在中華民族的舞台上,臺灣人就有很大的發言權,臺灣就不是世界的角落而是歷史的中心。

無論中國強弱 我都是中國人
 鳳:中國大陸現在處於經濟快速發展的時期,但也有一些社會問題,比如腐敗、強拆、環境污染等等,這些社會問題會不會影響你對大陸、對政府的好感,乃至於動搖你對中國的認同?
 王:首先我對中國人的認同與對政府的好感沒有關係。一些臺灣朋友很喜歡講,大陸水平那麼差,哪天大陸跟美國一樣你再來叫我們做中國人。這種話我聽了也感覺心痛。我曾經看過一部大陸改革開放時拍的電影《牧馬人》,電影中朱時茂演的角色說:狗不嫌家貧,子不嫌母醜。中國它敗壞也好,富強也好,那就是我的國家,我就是中國人。如果現在國家是衰敗的、不幸的,我們就想辦法把它救起來,國家如果現在在上升,我們就共襄盛舉,這才是正確的觀念。
 黃花崗的烈士們當時所處的中國比現在破敗、貧窮、落後。可是他們從來沒有說我不是中國人。現在中國大陸處於兩百年來最好的時代,當然它有很多不足,可是不能因此就說我不是中國人。不是要用「反華」的帽子來壓制所有不同的批評意見,但還是要警惕別有用心的人把這些問題變成反華的言論,我們不能上當。
 而且我們要瞭解,大陸的問題不是落後造成的,是發展了才不可避免地要面對這些問題。臺灣80年代經濟開始發展,也出現了公共利益跟私人利益的拉扯,也有環境污染。西方在發展過程當中也碰到同樣的問題,他們靠對外侵略來解決問題;今天的中國如果這麼做,世界會允許嗎?中華民族也不是靠這來強大自己,所以我們要找另外一條路,這條路可能在世界上都沒有過,很有可能是中國人21世紀對世界文明的一個創舉。

兩岸年輕人應多做思想交流
 鳳:對於臺灣年輕人「綠化」的氛圍,你認為大陸應做什麼來支持統派呢?
 王:我覺得大陸應該跟臺灣做更多思想上的交流。讓兩岸的年輕一代,還有愛國的學者,一起做閉門或公開的論壇。獨派和國際上的反華派打著「兩岸和平」的旗號,招來年輕同學閉門談兩岸衝突的根源,談大陸政府多不好,中國人就是落後,西方民主自由至上……那怎麼會有中國認同?問題在於大陸沒有類似的活動讓大家可以聽一聽大陸是什麼看法。
 我因為作論文需要,才發現原來大陸這麼多學者早就已經去解釋中國模式跟西方的互動問題,臺灣卻一點都不瞭解,還停留在共產國際的年代。很多大陸人怕如果這麼快的把一些思想論述告訴臺灣人,會不會有點挑釁,應該要彼此尊重包容。我們同意包容,可是不能包容到根本沒立場。應該負責任的告訴臺灣人大陸的論述是什麼,大家直接做思想上的交流,比那些負面的吃喝玩樂有用。

對統一有信心 但憂心過程
 鳳:你對將來兩岸統一,以及臺灣年輕人中國觀的撥亂反正,有沒有信心?
 王:在物質的層面、在歷史發展層面我有信心,兩岸一定會統一,我憂心的是心理認同跟物質現實的巨大矛盾。兩岸之間的經濟整合包括力量懸殊對比,只要中國大陸決心沒有散掉,統一是遲早的事。所以我們苦口婆心的說臺灣應該去搶統一的主導權,而不是坐等被統一,現在臺灣政客很不負責任,獨也獨不了,統一也不談,就是吃飽等死。
 其實我們是緩統派,不是急統派,我們覺得應該去談一個真的兩岸都能接受的統一。我們都是中國人,這個要先確定,然而恰恰就是「中國人」這件事在臺灣被急劇妖魔化,乃至於好好談統一的空間也沒有了,這是我最大的憂心。當現實的發展跟心理的認同產生大的矛盾,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就會發生戰爭。
 很多人說,大陸經濟發展以後,臺灣人想要有更大的舞台,就會開始覺醒。我覺得不要低估了「臺獨」對年輕一代的影響力,他們真有可能「肚子扁扁也要投阿扁」,最後變成只有脅迫才可以逼臺灣上談判桌。講起來非常毛骨悚然,我們不希望走到那一步,還是用和平方式來解決問題,可是如果中國觀不能正過來,很有可能最後就會這樣兩敗俱傷。
 在這當中我最憂心的是這個統一的過程乃至結果。本來臺灣人可以掌握很多話語權,可以有很大發展的空間,我擔心最後臺灣人在統一中反被邊緣化,而作為一個中國人,我也很憂心如果因為這樣造成兩岸兵戎摩擦,也會延緩了中華民族復興的進程。
文│王炳忠
資訊圖表〉
2015年8月「反課綱運動」期間王炳忠與多位學生前往教育
部發送國旗,卻遭現場民眾罵「滾回去」,並撕毀國旗。

臺大社團博覽會「大陸社」高喊「臺灣中國,一邊一國」,

並舉日文標語,音譯為閩南語的髒話「國民黨幹你娘」。

臺大社團博覽會「中華復興社」第一年擺攤,標語原掛:
「兩岸一家親」。

延伸閱讀〉王炳忠
簡介說明〉本文係鳳凰網歷史頻道對話新黨青年委員會委員、新中華兒女學會理事長王炳忠文字實錄,原題為〈王炳忠:為何我出身本省家庭卻從小認同中國〉,鳳凰網,2015年9月1日,採訪:唐智誠。此為刪節版。
返回目錄〉2015年11月號|326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