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臺灣小孩 還會唱臺灣民謠的大陸合唱團

 爸爸病後更愛彈琴,鄰居抗議琴聲太大,還跟他約定彈琴時間不可太早、太晚。
 得知酷愛音樂的爸爸病中有音樂陪伴,讓我很是安慰。1993年春我返臺探親,某天飯後,老爸一臉笑意跟我打啞謎:「你猜,現在哪一個合唱團,把臺灣民謠唱得最好聽?」他篤定我出國多年一定不知,得意的嘴角加上神秘的眼神,等不及我反應,就自行揭曉答案:「是一個大陸的兒童合唱團!」
 父親是我的音樂啟蒙老師。雖然他保守的古典風範,過度定義「靡靡之音」,讓我錯失許多時代歌曲,但是他對美好樂音的追求從未因病而打折。爸爸繼續說道:「大陸人能把臺語唱得這麼柔情,咬字聲腔掌控到位,除了認真,一定很professional!」
 老爸畢竟沒能記住合唱團的名字,卻要我自己去問,他說音樂會大爆滿,一問就知。在愛國東路的音樂書房裡,我如願買到這個合唱團的CD──《青春嶺》,也趁機探聽一下始末。(果然是個名字很長的團體,叫「中國交響樂團附屬少年及女子合唱團」,當年來臺演唱用的是短名,「北京中央少年兒童合唱團」。)該團在前一年,民國81年12月應臺北愛樂文教基金會邀請,在全臺大城市巡迴演唱。當時我雖然無法完全認同那追捧、讚譽之辭,「兩岸唯一可以與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巴黎木十字架兒童合唱團齊名的合唱團」,卻不能漠視洛陽紙貴的現況。音樂會後,由臺北愛樂文教基金會發行的《楊鴻年合唱曲集》(按:楊為北京中央少年兒童合唱團創團指揮,那年,該團演唱不少他改編的童聲合唱曲)已經賣光,下一版正趕印中。
 《青春嶺》CD插頁有一段作家三毛的感言:「每回來到北京看到這群孩子,我心深處不再有片刻的寧靜,那種喜悅的激動,久久不能停息……。」另有一段是楊鴻年指揮的話:「合唱是集體多聲部的歌唱藝術,要求音響的平衡,多層次的音色與力度變化,準確的音準清晰的咬字,明亮而豐滿的共鳴,雅致的情感流露──我信守的合唱信念如是。」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再看這個宣言,還是個大師的高度。
 北京中央少年兒童合唱團足跡遍及世界各地,經由比賽和令人驚豔的演出,穩穩坐實世界一流合唱團的地位。大提琴泰斗馬友友、作曲家譚盾都曾和他們合作演出。我也有緣數次在他們來臺或赴美的機會裡,聆賞到楊老師與合唱團的排練和演唱。楊鴻年老師所著的《童聲合唱訓練學》和講學錄影,深深影響不少華語世界的音樂教育。
 2003年2月,美國合唱指揮協會的全國年會邀請該團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唱,接受來自世界數千位音樂家為他們的歌聲起立鼓掌,久久不停。旁座的友人們,都在為這群天使嘹亮的聲音、精確的音準、迷人的曲目喝彩時,我才如釋重負。因為彩排時,小小歌手們圍繞著我們這些訪客問:「…我們唱得好嗎?…這樣可以嗎?」,一副巨細靡遺殷切求好的精神。他們一而再地演練準備,我竟然感同身受跟他們一樣緊張起來。音樂會後,我在後臺出口被許多不知情的觀眾,誤認為該團成員,熱情向我道賀。「與有榮焉」大概就是我當時的心情吧。
 楊老師說過:「美麗音色是孩子自己找出來的」。高齡81的他,即便成就如此卓著,卻仍如此謙卑。這或許就是他成功的秘方吧。
文│姜靜芬
資訊圖表〉
北京中央少年兒童合唱團至卡內基音樂廳演出

延伸閱讀〉姜靜芬
簡介說明〉臺灣留美音樂家
     晶晶兒童合唱團藝術總監
返回目錄〉2015年11月號|326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