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歐會的弦外之音──臺灣問題

編按:石齊平教授曾任海基會副秘書長,以及東海大學、東吳大學、文化大學經濟學系教授,現為香港「鳳凰衛視」的時事評論員,並擔任臺灣《商業周刊》經濟議題主筆。石教授以其經濟學的專業學養,以及出任海基會副秘書長的經驗與視野,長年關心兩岸關係的發展、國際局勢下的中美博弈。本刊特請石教授就習歐會與兩岸關係進行分析與判讀。

大陸自行處理兩岸問題
 遠望編輯部(以下簡稱「望」):9月下旬,大陸領導人習近平赴美進行國事訪問,大陸與美國曾否就臺灣問題有過什麼會商,當然是我們在臺灣特別關心的。然而除了9月25日習歐會後的聯合記者會上,美國總統歐巴馬主動重申美國將基於中美三公報和《臺灣關係法》,堅守「一個中國」的政策,以及數日後陸委會表示感謝美國信守對臺安全承諾之外,相關報導至今非常有限。對此,您如何判讀?
 石齊平(以下簡稱「石」):在習歐會之前,臺灣方面比較關注的是北京會不會再一次利用這個機會,跟美國強調、甚至於軟性的施壓,希望促使臺灣能夠接受「九二共識」。當時我覺得這不是太重要的事。會不會提,我不知道;但就算會提,我覺得也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我觀察到,兩岸之間的關係似乎即將進入到、或者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新的階段,而這個新的階段中,中國大陸可能不會像過去給大家的印象那樣,念茲在茲地那麼在乎「九二共識」了。
 為什麼在新階段裡,大陸可能不會再像過去那樣重視、強調「九二共識」呢?理由很簡單。從北京的角度來講,「九二共識」是大陸希望臺灣能夠認同、能夠接受,以做為兩岸之間共同進行兩岸關係政治架構談判的基礎;如果沒有這個「九二共識」做基礎,所有談判就不能開始。大陸殷切期盼臺灣接受「九二共識」這樣一個基礎,兩岸就可以展開政治談判。可是臺灣從藍營執政到綠營執政,基本上對此都沒有積極回應。現在,馬英九還是沒有積極回應,接著臺灣又可能再次由綠營執政。所以,我估計:大陸方面已經覺得,既然你不願意和我一起來唱這台戲,那我現在要單方面自己走自己的路了。所謂單方面自己走自己的路,就是兩岸關係或者兩岸問題靠我自己來處理。
 於是我們可以有兩個很重要的觀察焦點。其一,是在這次的習歐會裡,習近平和歐巴馬談了些什麼?習近平跟歐巴馬的談話內容,我們並不是從習近平嘴巴裡聽到的,而是在白宮草坪記者會裡,從歐巴馬嘴巴裡說出來的。
 歐巴馬的原句是:習主席跟我分享了他要如何一步一步去維護中國完整統一的做法。
 記者就問歐巴馬:你怎麼回應呢?
 歐巴馬說:美方期待能繼續在這方面保持了解。
 從以上這段談話,我們有理由這樣解讀:大陸希望和美國能夠降低戰略互疑。以前,美國老擔心中國要取代其全球霸主的地位;這次習近平應該是一再地告訴了歐巴馬,千萬不要有這個疑慮,因為中國沒有這個用心、也沒有這個能力。增進了彼此的互信,但是中國還要告訴你:在關乎中國核心利益的這一塊,中國要逐步地去維護起來,請美國尊重中國。這就是我們能夠猜測到的一些弦外之音。
 其實這還不是習近平第一次給歐巴馬傳達出這樣的訊息。2014年11月在北京舉行APEC會議的時候,習、歐也有過一次飯後的散步跟長談。圍繞著瀛臺,習近平一邊走、一邊跟歐巴馬介紹說,此地就是以前清朝康熙皇帝治國理政的辦公之處。習近平接著說,瀛臺也是康熙皇帝當年在思考如何處理臺灣問題的地方。這使得歐巴馬比較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事後記者問歐巴馬,你們談得怎麼樣?談得愉快嗎?歐巴馬說,我受益很多,特別是對中國的歷史和中國共產黨有了更多的瞭解。
 我們把它拼湊在一起,可以說明習近平在上台以後是怎麼思考兩岸問題的,他是怎麼思考大陸與美國之間如何處理臺灣問題的。這就值得我們大家來關注了。

軍事實力突破第一島鏈
 望:大陸方面為什麼現在要跟美國如此明確的表態?
 石:這裡所涉及的,已經不是早年毛澤東和鄧小平時代所講的「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等50年、等100年」那樣的情境了。毛、鄧那個時候只關心臺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不能分割出去;只要你不搞臺獨就OK。但今天不是臺獨不臺獨的問題。今天是中國作為一個海洋強國、作為一個地區強國,必須要走出第一島鏈的問題;而第一島鏈現在被美國、日本、再加上臺灣所擋住。所以要真正走出第一島鏈,其根本之途,就要解決臺灣問題。
 回過頭來補充幾句。對於中華琉球研究學會的作法(編按:見本刊琉球議題相關文章),我百分之一百地贊成,我支持為了琉球人民的權益發聲。但是我認為琉球問題的根本解決,跟臺灣問題的解決是連貫的。甚至更進一步講,中國跟日本之間的矛盾,也要跟臺灣問題的解決一起,臺灣問題解決以後,中日矛盾也就順便解決了。
 因為,歷史上,日本從來就是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兩大之間難為小」。明治維新之後,日本就面臨了一個難題:我到底應該更靠向中國,還是更靠美國好?1871年中日簽訂《修好條規》,條約一簽訂,美國大為震撼,認為中國如果跟日本在亞洲結盟起來,我美國就沒戲唱了。所以美國才慫恿日本說,你日本對臺灣有興趣就去吧,沒事兒;然後,當時美國是承認琉球為獨立王國的,但美國也跟日本說,你要拿琉球,我沒意見。所以日本就把琉球吞併了。
 為什麼日本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兩大之間難為小」?試想,臺灣問題,究竟是美國或者日本更重視?是日本。因為對美國而言,臺灣我能不放就不放;若拿來跟你交換條件,我能換多少就換多少;就是丟了,也無所謂。但這對日本就不行,臺灣涉及到日本南方的戰略生命線,因此日本比美國更關心臺灣的走向。
 所以,一旦臺灣問題解決了,琉球、日本問題也就迎刃而解。如果我是習近平,我的大戰略一定是這麼定的。
 我再補充一句,習近平上台以後,在2013年的印尼巴厘島APEC期間,他跟臺灣代表蕭萬長說過:「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終歸要逐步解決,總不能將這些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那是他釋放出來的第一個訊息。另外,大陸內部會議也傳出一個訊息,這件事到現在已經兩三年了,許多媒體都沒報導,但中國時報記者王銘義報導了。習近平在上台後沒多久的一次內部會議裡講了一句話,連時間都出來了:2016年之後,兩岸關係取決於中國大陸解放軍的實力。
 總之,習近平今天有這麼一個戰略思維,這是第一條。關鍵是有沒有這麼一個實力;沒有實力,一切都是空想,是自己忽悠自己。
 過去20年,中國大陸軍事力量快速增長,特別是反介入能力──針對美國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航母的反介入架構。這個實力會改變整個西太平洋的戰力平衡,也可能會改變大國之間的戰略關係。
 望:這個意思是,習近平已經預示即使臺灣由民進黨上台執政,北京也無所謂了。那麼,您是不是也就軍事實力方面,接著談一談您對九三閱兵的觀察?
 石:這次九三閱兵,我擔任鳳凰衛視的現場解說員。當時我就說,「外行人看熱鬧」,如果你不是專門研究軍事,那麼看到各種導彈,什麼長箭、霹靂、鷹擊、東風幾號ABCD…,五花八門、眼花撩亂,可能名字都記不清楚。但是「內行人看門道」,說到底,我們可以把其所展示的概分為兩大類,一大類是戰略性的,一大類是戰術性的。
 戰略性的軍事實力,第一類,就是要告訴同樣具有核洲際彈道導彈能力的國家說,雖然我中國強調絕不首先使用核武,但是你不要亂來,因為我也有能力打到你、報復你;這就是東風5、東風31、東風41這些洲際彈道導彈。第二類,就是反介入,你不要再繼續在我中國的門口撒野、耀武揚威了,過去我沒辦法,被你吃定,但是現在請你退後一步;這就是東風21D,射程1,500到2,000公里、甚至更長一點,讓你美國的航母有所戒懼,不敢輕易到第一島鏈附近來;東風26,射程4,000公里或更高,則是把反介入的範圍再進一步從第一島鏈擴大到第二島鏈去。美國航母縱有再大的本事,譬如專門打伊拉克的長程巡航導彈,能從軍艦上跨越1,000多公里進行攻擊,這時候也沒用了,因為來自4,000多公里之外的它擋不住。這就是今天中國大陸針對美國的反介入能力,反介入就是你不要近身;而反介入的目的,說到底,就是第一島鏈,就是和根本解決臺灣問題有關。我認為,這個時間,是在逐漸接近之中。
 望:所以,我們可不可以說,有一些武器其實早就存在那邊了,而這次大陸決定要亮相,本身就是一個宣示?
 石:是的。這次所謂亮相的武器,有84%都是第一次公開亮相,而且都已是大陸現役的主戰裝備,是從各地調過來的,而非還在研發階段、或者尚未裝備。此外,中國大陸肯定還有很多比這些更為先進的武器,這次還沒有展示出來。

中美大博弈還有賴貨幣
 望:我們看到2014年北京APEC期間,習歐瀛臺散步的時候,美國還表現得跟中國大陸很客氣的樣子。可是歐巴馬接著在東亞峰會又顯出一副美國主導亞太關係、與中國大陸針鋒相對之姿。今年習近平這樣跟歐巴馬攤牌,告訴他中國要逐步完成維護我中國領土主權的工作,但習歐會後,馬上美國主導的TPP就達成協議,也流露出同樣的意味。那麼,歐巴馬在做什麼?
 石:我在我於「鳳凰衛視」主持的《石評大財經》節目裡,經常講兩句話,就是「全球一盤棋」、「中美大博弈」。我比較喜歡看圍棋,我認為21世紀從2010年中國取代日本成為全球老二之後,基本上就出現政治學裡面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老大和老二之間的矛盾。而中美這個矛盾的時間,可能長達幾十年甚至半個世紀以上。因為現在中國老二、美國老大,再過個十年、十五年,中國變成老大、美國老二,然後繼續再維持幾十年,所以中美在全球的大棋盤上面下棋,這個矛盾會持續幾十年之久。
 望:回頭來講,前面您提到習近平講過2016年兩岸關係取決於解放軍實力這件事。讓臺灣支持統一的人心生疑慮的,恐怕更是如何避免兩岸的衝撞吧?
 石:衝撞有兩種形式,除了軍事上的硬碰硬,還可以尋求非軍事的方式來解決。兩岸真正發生戰爭的風險,其實並不大。北京也不希望通過這麼大的代價來處理臺灣問題,而會更訴諸於政治上的手段。
 一開始我提到,這次習歐會有兩個我最注意的觀察焦點,其一就是我前面講的瀛臺、白宮草坪記者會那兩段話,另一個方面,一般人就更少注意到了。第一件事,美國由總統歐巴馬親口說:美國承諾不再杯葛中國大陸主導的亞投行!今年上半年,美國使盡吃奶的力量要求所有國家不要參與亞投行,結果弄得自己灰頭土臉,美國當然氣急敗壞。但是美國還算是一個很理性的國家,想想,再為此氣下去不能改變事實,還搞得自己也進不去,何苦來哉?於是美國需要給自己找下台階。而北京也幫它製造了下台階:習近平跟歐巴馬說,美國最關心亞投行運作透明度的那些問題,請放心,中國一定按照國際標準來做。北京這不就給美國下台階了嗎?於是美國說,好,那我就不再杯葛亞投行了。
 另外一件事情,比這個更重要十倍,就是美國由總統歐巴馬親口說:美國支持中國大陸爭取在IMF裡讓人民幣被納入SDR貨幣籃子的努力;只要IMF認為有這個價值,我支持!(編按:SDR是Special Drawing Right「特別提款權」的縮寫。SDR,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用來做為IMF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利。會員國在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用SDR向基金組織指定的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付其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基金組織的貸款;此外,SDR還可與黃金、自由兌換貨幣一樣充當國際儲備,所以也被稱為「紙黃金」。目前只有美金、歐元、日元和英鎊等四種重要的國際支付貨幣,被納入組成SDR的貨幣籃子。)
 為什麼我說這條太重要了?因為在中美大博弈裡,除了軍事大博弈之外,最大的博弈就是貨幣。
 美國有一千萬個理由反對人民幣,哪怕只是象徵性地跨一步出去,都不願意。雖然美國在IMF的投票權只有16.7%,但美國使用否決權,其他國家就沒辦法了(編按:重大提案通過至少需要85%投票贊同,形同於美國具有否決權)。美國今天為什麼居然會做出一個這麼大的讓步呢?我的解讀(雖然我沒有證據)就是,最近幾個月中國的外匯儲備大幅的縮水,美國啥都不怕,就怕這招。今年8月,美國那斯達克股市突然出現超過3個小時的停止交易,就是因為賣得太厲害了,股市重挫;然後美國就去查,加上歐洲、日本、英國,有五家銀行在查。儘管此事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消息可以證實,但我們若就這些蛛絲馬跡來觀察,可以這樣猜測,否則沒辦法解釋美國何以願意在這個重大問題上做出讓步。

蔡英文上台 能期待什麼
 望:蔡英文極可能贏得2016年臺灣的總統大選。您是不是對蔡英文上台後的局勢做個預測或評估? 
 石:我對蔡英文上台後的兩岸關係方面,不抱太大的期待,我覺得她不能緩和兩岸關係,不能有利於臺灣和大陸比較和平地互動。
但我對她還是有個期待,在臺灣內部的問題上。相信各位除了兩岸關係以外,也很關心臺灣的經濟,更關心臺灣的財政,尤其是年金問題。這個問題如果不改變,可以說包括我們上一代、我們這一代,以及我們下一代大概40歲以上的人,絕對會對不起今天臺灣40歲以下的年輕人。像現在這種透支的情況,這樣所得替代率超過100%,在全世界是最高的,連財政部長都說,他太太退休後拿的錢比沒退休以前拿的還多,不像話嘛!年金制度如此透支下去,臺灣可能不成為第二個希臘嗎?
 我為什麼在這方面對蔡英文有一點期待呢?這就像十八大之前我對習近平的分析一樣,後來證明我是對的。在2012年十八大召開、習近平上台以前,大陸很多官員都很關心未來的發展動向。當時我跟他們做了點預見分析,說:習近平上台以後,你們要注意,肯定會以強烈的手段進行反腐。我為什麼有這麼一個比較武斷的說法?理由很簡單,就是兩個數字:3年跟10年。他們還聽不懂。我解釋說,習近平知道他上台以後,如果沒有太大的意外的話,在任就會是5年加5年,兩任共計10年。如果知道自己只任3年,他不會進行反腐。但他清楚自己應該會做10年,繞不過這個問題,只好硬著頭皮幹。
 同樣的道理,蔡英文上台,兩任8年,就繞不開臺灣的財政問題、年金問題。她如果不以任期8年來計算,不會處理此事,因為此事難啊,誰願意接受改革?割肉啊!但若是8年,就繞不過,只好硬著頭皮幹。至於怎麼幹,就考驗她的政治智慧和能力了。所以我對她還有一點點這方面的期待。
 以上財政問題對臺灣而言,重要性甚至絕對不輸給兩岸關係,否則我們的下一代就太慘了。而我要是蔡英文,我會訴諸「你們都有兒女」,就這麼簡單。(2015年10月11日採訪。採訪、整理:簡皓瑜、林和震)

延伸閱讀〉編輯部
返回目錄〉2015年11月號|326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