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圍堵人民幣,臺灣何去何從?

 幾件事情,值得並列來看。第一件,今年4月,中國大陸引領的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第一階段吸引到除了美、日以外的57個國家加入其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行列,其中包括歐洲主要國家。第二件,根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最新的統計數據,人民幣已擠下日元,躋身為全球第四大支付貨幣。第三件,習歐會後習近平還沒離開美國,歐巴馬就鬆口公開表示,美國將支持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第四件,習近平甫結束對美的國事訪問,10月初,美國領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談判隨即意外地後發先至,超前由中國大陸領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宣布環太平洋12國達成協議。
 這樣,我們也許能夠更清楚地理解TPP的目的,然後評估臺灣應該何去何從。

強勢貨幣是一種武器
 如果你問美國政經學者,2003年伊拉克戰爭為什麼開打,不少人會這樣告訴你:你以為主因是油源或油價控制?是海珊政權握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雖然最終甚至查無實據)?是伊拉克境內的人權問題?錯了,是因為石油儲量位居世界第二的伊拉克,總統薩達姆.海珊決定原油輸出改以歐元計價,不用美金!果然,2006年響應以非美元報價的伊朗政府,同樣也遭到美國拿「硬實力」報復,而防止核擴散只是美國搬出來的人道幌子。
 然而,貨幣為什麼重要到讓美國不惜大開殺戒?
 這可從幾方面來看。首先,美國今日是個高度透支、舉債度日的消費大國,生產少、消費多,貿易赤字居全球之冠。但是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以後,美元做為全球性的流通貨幣、領導性的清算貨幣,美國只要印鈔票,美鈔就是美國融通貿易赤字的工具。如果石油這麼個強大無比的商品拋棄了美金而去支撐歐元,美金在世界的重要性勢必大受衝擊,美金從全球融資的空間勢必隨之壓縮!
 回顧2000年前後歐元出現以前,美金在全球支付貨幣排行榜中一直獨領風騷,其80%左右的支付比率把其他貨幣遠遠甩在腦後。自從歐元促成歐盟經濟及貨幣一體化,世界有了另一種實力相當的分散風險標的後,美元的全球領導地位從此受到嚴重威脅;伊拉克戰火,正宣告了美金獨霸的時代結束、美元與歐元在世界正式開打。此後美國訴諸一連串強硬手段,企圖以「前車之鑑」力阻石油輸出組織(OPEC)其他國家有樣學樣,即在捍衛美元的國際地位。換言之,美元堅持其全球領導地位,就是美國經濟避免崩盤的保證。
 第二,在國際間,無論是商品價格或金融衍生品,常常都以美元等強勢貨幣來計價;由於美元交易必須通過美國的銀行體系,美元自然就成為美國用以監控或制裁「不聽話」的國家的有效工具、有力武器。2006年伊朗石油交易所宣布以歐元報價和交易,伊朗即意在借此擺脫美國掣肘。相反地,2014年克里米亞公投入俄、以及烏克蘭邊境危機以來,美歐聯手制裁俄羅斯,其中包括停止融資或凍結支付;於是小自自營商之間的商貿,大到國企、甚至國家政府間的融通,即使平時是合法的交易,此時卻因美歐制裁而面臨強大風險,紛紛被迫作罷。這當然衝擊到了俄羅斯的經貿發展、財政穩定。但是俄羅斯還有一個出口──亞洲貨幣。這是為什麼美國希望亞洲也加入對俄制裁。
 從前面兩個原因,我們很容易又推論出:第三,一國掌握有強勢貨幣,即能為該國經濟體的擴張鋪路,而其經濟體又能反過來鞏固其強勢貨幣。所以強勢貨幣可以轉化為國際社會的決定權。美國在IMF裡的權重,甚至使美國成為唯一具有否決權的國家(IMF重大決議必須經過會員國85%以上的決定權支持,而美國握有16.7%的權重),就是明證。
 第四,一國貨幣晉升為全球強勢貨幣之一,即能輕易迴避任何強權透過其他貨幣施加的威脅與風險。
 於是我們很容易再推論出:第五,一國的貨幣晉升為全球強勢貨幣,它就握有呼喚國際合作的基礎。
 此所以有人這樣分析美國支撐其國力的三支箭:軍事、經濟體、貨幣。

人民幣逐漸威脅美國霸權
 2008年起,美國面臨一連串的金融與經濟危機,使得美元步入頹勢更形明顯。所幸近年美國頁岩油的開採進入生產規模,去年產油量甚至躍居世界第一,充實了美國經濟,才使得美元地位止跌回升。2014年,美金踩在歐元頭上,終於奪回它在全球支付體系中的龍頭寶座。
 美元地位已經今非昔比,卻是不爭的事實。而回頭一看,後起之秀的人民幣表現亮眼。雖然排名第四的人民幣在全球支付比率僅及2.79%,遠遠落後美元的44.8%、歐元的27.2%、以及英鎊的8.5%,但從去年年初至今年年中短短一年半的時間裡,人民幣即已成長一倍,而且重要性持續穩步上升,美國能不憂心?
 人民幣的成長,相當程度上是北京鴨子划水致力其國際化的結果。這包括多方面的努力:除了2012年起,組織獨立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並在多個全球金融中心設立清算銀行,達到全球各大洲完全覆蓋,以提升人民幣的跨境清算效率,「一帶一路經濟帶」、亞投行、金磚銀行的提出,以及RCEP的參與,都有加速人民幣國際化的目的。
 所以,欣見人民幣國際地位再上層樓的同時,10月初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建設完成、正式啟動,大陸有學者高興地將其比喻為中國「集齊了最後一個『大國重器』」。想想美國支撐國力的三支箭,我們不難理解此一比喻,也不難想像美國的著急。更何況,人民幣對美元的潛在威脅,可能更甚於歐元,畢竟人民幣是單一國家的貨幣,其操作的靈活度勢必遠優於多國共營的歐元。
 如果中國大陸在軍事實力上與當年伊拉克、或者今日伊朗相當,說不定美國已經重施故技拳頭相向。但全世界都知道:非也。
 美國轉而聯手日本積極介入東南亞,分化並拉大東南亞與大國鄰居中國之間的分歧,總之,就是要打壓中國大陸的崛起。翻攪南海領土主權糾紛,很容易理解。至於TPP的作用,則與其說在商業、經濟利益上,毋寧說更在鞏固美金、圍堵並壓制人民幣的意義上。

TPP一步到位為哪般?
 TPP有一些迥異於傳統區域性經貿協定、甚至一般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特色。第一,也是最重要的,雖然TPP謂之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但從其協商對象及協定內容當中兩條明顯的「中國排除條款」可知,TPP把太平洋此岸最大的經濟體──中國大陸,一腳踢出了可能的會員名單之外。條款其一,是對國營企業及其參與國際貿易投資的規範,規定不准予以保護,而且國家採購必須開放外國競爭;而為了防止財產遭到國有化,必須保證資金自由回流。另一,是對互聯網與數字經濟的要求,規定在電子通訊與金融服務方面,政府不准強迫公司將數據儲存伺服器放在該國,也不允許政府向公司索取其軟件源代碼。而TPP規定新會員的加入,採取既有會員國共識決,實又有助於延續TPP排擠中國大陸的初衷。
 反觀美國,一手把人民幣提升為全球貿易結算和投資貨幣時所需的最前線──亞太地區──抱進懷裡,一手又跟中國大陸試圖拉攏的美國「後院」──中南美洲大國──積極深化關係(例如差點就買了中國高鐵,卻迫於美國壓力而最終寧願對華賠款的墨西哥)。TPP第一階段納入的12個締約國,總計8億人口,其GDP占全球近四成,貿易額也達三成,經濟規模確實不容小覷;但其地理區位上圍堵人民幣擴散的意義,恐怕更為重大。
 第二,程序上,TPP沒有兩兩談判,只有單一承諾,所有參與國都是一次性地完成協定;議題範圍亦超越WTO。除了極少數例外,基本上所有地區所有部門一體納入,講究全面一步到位、一體適用、立即執行。原則上,TPP沒有時間、空間、品項的落差,亦不保護特定產業(譬如攸關一國糧食安全的農業)、或發展相對落後的特定區域,境內所有的生產都變成純粹的商品。而所謂市場准入的高標準「自由化」要求,其嚴格程度,幾乎到了積極干預各國內政。
 第三,TPP規定外國投資人與地主國之間的爭端,交由第三方國際仲裁機構(而非地主國司法體系)、即隸屬於世界銀行或聯合國的仲裁機構(均設在美國)進行仲裁。亦即,一方面,TPP中的弱勢國家要想受惠於TPP,須先跨過TPP嚴格的高門檻,一步到位地為發達國家大開「自由」之門;及至市場開放後,一旦糾紛發生了,弱勢國家卻無法由公權力介入,而老百姓也不能就地對相關企業施壓,反而被迫坐視跨國財團從中操作的空間,並且曠日廢時。換言之,雖然我們看到TPP標榜史上最高標準的勞工與環境保護,但這些所謂高追求的保護,恐怕只是在各國政府談判期間供作人權團體及環保團體的安慰劑。
 第四,TPP要求會員國相互協作,進一步將TPP模版推進WTO。亦即,TPP預留了橫向發展的潛力,讓美國可重拾主導權,讓歐亞大國都就範。
 以上,美國急什麼?美國自知即使阻擋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中國大陸還有透過自己的亞投行來強行打開人民幣局面一途。所以,果然,美國還是決定在人民幣從重要支付貨幣晉升為儲備貨幣之前,先發制人對人民幣下手了。我們與其將TPP視為區域經貿一體化平台,不如說是美國為了圍堵人民幣擴散、鞏固美元地盤,而與各會員國之間建立特殊國與國關係的政經戰略同盟,是美國「重返亞洲」策略的一環。當然,其最大的受惠國家,必是主導者美國;其次,是藉由幫美國維繫亞洲影響力,而得以撿拾美國牙縫裡的殘羹剩菜餵飽自己的日本;第三,則是順風揚帆的開發中國家越南。

臺灣怎麼辦?
 臺灣、韓國何以未受到美國這一波的眷顧?臺、韓漸以大陸為「內需市場」的傾向,因此讓美國擔心臺、韓的加入會為美國開啟一道受制於中國大陸的裂縫了嗎?臺、韓要能加入TPP,是不是必須給美國遞出一份更具「誠意」的投名狀?而那會是什麼呢?
 回顧TPP談判過程之秘密、直接參與人員限定之嚴格,遠勝於兩岸服貿協定;與此配合,美國國會還賦予了歐巴馬總統「快速審批程序」的「貿易促進授權」權力,美國國會只能就談判結果簡單地概括批准或拒絕,無權作任何修改。最終,TPP成為美國國家利益與財團利益的護身符,一般人看得到、吃不到;所以,一旦啟動,各參與國國內、國際間的貧富懸殊都勢將拉大。
 或有人曰:臺灣夾在中美大國博弈的夾縫中,可否乾脆兩頭「尋租」?不知不覺間,臺灣已經隨著大陸與美國實力的此消彼長,站上了全球格局大國博弈的風口浪尖上,然而角色卻越來越被動,地位也越來越邊緣化了,還有尋租空間嗎?而,尋找臺灣的幸福,除了兩頭尋租,或者十分不道德地參與圍堵中國人在人類歷史上重返世界之路,我們豈真別無他途?
簡皓瑜

資訊圖表〉
TPP會員國
延伸閱讀〉簡皓瑜
作者簡介〉致理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返回目錄〉2015年11月號|326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