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抱美日大腿 公然與新安保法唱和 │ 林金源

繪圖 │ 曾宗偉

 如果不是日本民眾極力反對、施壓,安倍晉三主導修改的安保法案本應在9月18日通過,那是1931年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的日子。雖然經過衝突與拉鋸,安保法案仍在19日通過。就在同一天,台獨組織「台灣安保協會」大剌剌的在台北舉辦研討會,請來有頭有臉的美國人與日本人,外加台灣獨派人士,大談台灣應如何與美、日合作,對抗中國。此會議與日本安保新法,形同隔海熱烈呼應。
 根據中國時報報導,「多數日人認為改變日本戰後國防政策的安保法案審議不充分,強行通過立法之舉不得民心,使安倍內閣的支持率跌破40%。」中時又引日本《共同社》的民調說:53%的日本人反對新安保法,50.2%民眾認為安保法案違憲,68%受訪者認為新法提高戰爭風險。《產經新聞》和富士電視的聯合民調亦顯示,56.7%的受訪者不認同安保法案。一個在日本極富爭議、不得民心的法案,在台灣卻有一批台獨引頸期盼。
 日本訂定安保法是為了履行《美日安保條約》,此條約的主要目的是用來圍堵、對付中國。台獨人士渴望加入此條約而不可得,遂以自慰方式,組成「台灣安保協會」。該協會秉持台獨「緊抱美日大腿」的一貫立場,歷來重要活動都少不了美日人士的參與。9月19日的研討會邀請的外賓是「日本國家基本問題研究所理事長」櫻井良子,和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前處長、現任清大副校長司徒文(William Stanton)。
 櫻井的演說重點包括:(1)從1949年到2049年,中國用100年時間要超越美國成為霸權國家。一般民主國家,由於政權更替和輿論的變化,常會改變其國家長期目標。但在共產黨專政體制下,中國竟能堅持跨越100年的長期戰略。這在一般國家幾乎是無法想像的,民主國家絕對要切記(中共的可怕)。(2)不想再擔任世界警察的歐巴馬,縱容了中國自以為是的侵略行為。(3)支持自由與民主主義、自由經濟與法治國、尊重人權是安倍政權不變的基本價值。價值觀和我們不同的中國,其意圖值得密切注意。(4)日台之間具有世上最溫暖、最契合的交流。台灣對日本來說,有著超過地緣政治戰略重要性的特殊意義。由於歷史因素,日台緊密的羈絆與親近關係,是與其他國家間關係所無法比擬的。正因如此,為了支持台灣現狀,自民黨中有主張制定《台灣關係法》的,我認為應給予高度肯定。(5)在戰後70年的談話,安倍首相表示:「日本對在那場戰爭中的行為,多次表示深刻反省和由衷的歉意。…我們將印尼、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以及台灣、韓國、中國等亞洲鄰近諸國人民走過的苦難歷史銘刻在心…。」安倍首相在韓國與中國之前,先提及台灣。由內閣決議所決定的「談話」是正式的日本公文書。台灣與亞洲諸國並列,且列中國之前,顯示日本對台灣的重視。
 司徒文的演說重點則包括:(1)習近平一方面採取更具挑釁的外交政策,另一方面對內採取高壓統治…呈現在他眼前的道路將越來越難走。(2)中國的富豪、留學生大量移民美國,證明中共政權不得民心且岌岌可危。但司徒文又說:中國流向西方世界的留學生、有錢人,甚至資金都會讓接收國獲益。(3)美國政策經常出錯,無法達成預期目標。美國對中國的戰略觀點,長期以來都非常短視。美國該放下對俄羅斯獨裁政體的不滿,避免把俄國推向中國。(4)美國不可能只在戰略利益的考量下,和欠缺共同價值觀的對手中共建立可長可久的穩定關係。美中合作極為困難,尤以在金融海嘯中毫髮無傷、2008年成功舉辦奧運更讓中國躊躇滿志。(5)中國的經濟發展對美國非常不利。正如台灣和香港曾經為中國經濟起步大力付出,現在中國反倒成為台、港兩地政治與經濟的雙重威脅。(6)美國和各國一些意見領袖,如英國學者賈克(Martin Jacques)以及與中國有商業利益的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都過度美化中國,低估中國難以克服的弱點。(7)美國輕忽、低估了台灣可以發揮的制中影響力。美國有一段時間沒有對台軍售,但美國並未從北京得到任何好處。未能好好處理台灣問題,是歐巴馬政府對中政策的最大敗筆。美國有必要更主動表達支持台灣民主與軍事安全,但是提升軍事合作很大一部分要靠台灣對自我防衛提出更堅強的承諾。(8)歷來美國政府鮮少針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做出具體回應。2015年美國政府終於提供1000萬美元,公開徵求有助於促進中國民主與人權的計畫提案。
 兩位來自「上國」使者,殊途同歸,都在散播極不道德的言論,包括:第一,醜化中國,把與自己價值觀不同的國家妖魔化,把追求基本尊嚴(含國家統一、民生富庶)的中國打成美、日的對立面。鴉片戰爭以來,中國被列強裂解、欺凌已近三個甲子。任何稍具尊嚴的中國人,都渴求國家統一富強,別再被欺負。這是自衛,不是跟美國爭霸。中共建政以來,把民族復興當國家長期戰略目標,何錯之有?日本侵略中國,叫做「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美國擺佈全球,叫做「世界警察」。中國自立自強,就犯了「專政體制」的天條。櫻井之言,何其偏頗?相對於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史帝格里茲(Joseph Stiglitz)的大度與寬宏,苦口婆心闡述美中應該共存共榮、美中經濟發展不是零和遊戲(請見遠望317期「迎接中國世紀」一文),司徒文與櫻井就是小人之心,刻意製造有你無我的仇恨。
 第二,挑撥離間兩岸的骨肉之情,想要讓鴉片戰爭以來,中國分裂、貧弱的情況持續下去。櫻井、司徒文都在塑造一種局面與氛圍:台灣、美、日關係緊密,因為我們同屬自由、民主、文明國度。中國罪無可逭,台灣應力抗中國。美、日鷹派更明目張膽要求本國政府,別「低估了台灣可以發揮的制中影響力」。如果沒好好利用台灣,就是政策失誤、損失該國利益。他們曲解中國在先,慫恿台灣鬩牆於後,心中只有本國利益,毫無道德與人性。
 第三,為達上述兩目的,不惜讓自己的立論標準前後矛盾、人我矛盾,這就是說謊與訛詐。美日的經濟發展能嘉惠全球,中國的發展就危害四鄰。在司徒文眼中,中國一無是處。好不容易中國「金融海嘯中毫髮無傷、2008年成功舉辦奧運」,司徒文卻又認為「中國躊躇滿志」,美國很難和「缺少共同價值觀」的對手合作。原本應該誠心懺悔的「戰後70年談話」,安倍竟然暗藏玄機,挑逗台獨敵視中國靠向日本。這豈是「深刻反省和由衷的歉意」?這哪算「諸國人民走過的苦難歷史銘刻在心」?櫻井不但不以安倍的虛假為恥,還拿這份虛假向台獨邀功,他們的心中豈有廉恥與道德?屢屢引誘台灣作為美國圍堵大陸馬前卒,且又口稱愛台的司徒文,去年9月也是「台灣安保協會」研討會的貴賓,公然要求台灣在東海、南海問題上與北京唱反調。台海一旦有事,這位正義凜然又愛台灣的美國人會身處何方?
 現場一聽眾擔心2016年1月蔡英文當選之後,到5月就任之間,北京可能阻止蔡的順利接班。她呼籲美國應出面制止北京的阻攔。司徒文沒正面回應這位台獨聽眾的要求,倒是綠營學者張旭成的回答,十足的鴕鳥與阿Q。張說:北京如要買走台灣的邦交國,請便,這些老跟台灣要錢的邦交國,不要也罷。台灣有的是軟實力,不靠這些邦交國。神奇的是,聽眾竟報以熱烈掌聲。
 美、日利用台獨是不道德;台獨甘於為美、日所用,甚至以為自己可以利用美、日,則是不道德外加愚昧。
 │ 《遠望》雜誌社社長、淡江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華琉球研究學會常務理事

延伸閱讀〉林金源
返回目錄〉2015年10月號 │ 325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