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急救的是西方經濟 │ 馬丁‧雅克

中國經濟歷經35年超常增長,至今仍保持著7%的年增長率。

 在西方,對中國經濟持悲觀態度的人向來比持樂觀態度者要多得多。每逢中國經濟遭遇新的問題,西方往往將其視為危機的前兆,預示著中國經濟的硬著陸,隨之將產生社會動盪,最終或將導致中共政權的崩潰。讓他們繼續癡人說夢吧。
 從這些唱衰者以往的預測記錄來看,錯謬之大自不消說。中國經濟歷經35年超常增長,至今仍保持著7%的年增長率。誠然,目前的增長率低於從前,但它仍比任何西方國家都高出太多。
 西方諸多經濟評論家最大的弱點在於,他們對未來的展望很難超越下個季度,甚至下個月。與西方相反,中國人知道他們從何處來,目前處於什麼位置,未來需要走向何方。而且,中國領導人從不沾沾自喜,他們坦然承認該國經濟面臨著相當多的挑戰。
 回顧中國自金融危機以來扮演的全球性角色,相當具有啟發意義。2007-2008年,當西方經濟體被危機打垮的時候,是中國伸出了援手。儘管中國主要出於對自身利益的考慮——避免被危機拖累──但援助事實上起到了拯救西方經濟的效果。
 當時,占中國對外出口總額一半左右的西方市場幾近崩潰,中國推出了四萬億經濟刺激政策,通過刺激內需來降低出口訂單減少帶來的損失。刺激政策確實起了效果。中國經濟繼續以10%左右的速度增長,極大地推動了全球經濟。
 此外,在度過最困難的關頭後,中國允許人民幣穩步升值,自2005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上升了25%,兌換大多數其它貨幣的比價則提升更多。因此,中國出口行業競爭力和出口額都出現下降。同時,中國的經常帳戶盈餘急劇下降,2007年時占GDP的10.1%,去年僅占2.1%。試想一下,如果人民幣沒有升值反而貶值了25%,其他經濟體將遭受怎樣的影響?
 中國經濟對全球經濟健康的重要性日益突出,這組資料很反映問題:自2008年以來,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增幅剛超過10%,而同期中國經濟增長了約66%。
 另一方面,中國人坦然承認經濟刺激計畫帶來了許多尖銳的問題:基建行業有過度投資現象,債務過高,樓市停滯,地方政府面臨越來越多的財政問題。
 中國人也很清楚,刺激政策推遲了經濟結構調整這項最緊迫的經濟挑戰。這樣一來,中央政府同時雙線作戰:一方面要解決經濟刺激政策帶來的短期問題,另一方面要支援長期的經濟結構轉型。
 目前,中國經濟再平衡正在以令人驚訝的速度取得進展。2014年,服務業占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48.2%,大大超過製造業和建築業的42.6%,而且差距還在不斷拉開。儘管經濟增長率下降至7%,中國就業形勢保持良好:因為相比製造業,服務業屬於勞動力密集型產業,能更大量地吸收就業;另一方面,適齡勞動人口正在以每年300萬的速度減少。
 還有許多證據顯示,中國經濟的創新性越來越強。由阿里巴巴領軍的網購行業營業額已經占全國零售總額的10%以上,並正在以每年40%的速度增長。中國有著世界一流的快遞和互聯網金融服務,中國企業正在先進機械設備、電氣機械及智慧手機等行業快速追趕全球領導者。例如中國公司小米,其智慧手機在華銷售量已超過蘋果公司。同樣,我們不應忽視中國的能源革命:風能、水能和太陽能發電幾乎占中國總發電能力的三分之一,這是個了不起的數字。
 西方過於關注中國的GDP數字,忽視了這些深層次的結構性轉變。歸根結底,中國長遠未來的關鍵在於其經濟轉型能力——從勞動力密集、投資拉動、出口導向的經濟模式轉向高附加值生產和國內消費為基礎的經濟模式。
 然而,我們同樣不能無視短期風險。中國的債務問題——部分來自大企業(尤其是鋼鐵等與基建相關的行業,存在產能過剩三至四成的現象);部分來自房地產行業(幾年前的蓋樓熱潮導致許多樓盤空置);部分來自融資(借貸人無力償還債務的問題在影子銀行中十分突出)──多種因素相互作用,可能導致大規模去槓桿化和隨之而來的經濟收縮。
 擺在中國領導人面前的一大問題是,他們必須同時應對多方面的嚴峻挑戰。如果從調結構和再平衡的路上退回去,再次以短期經濟刺激提高增長速度,只會給未來埋下更嚴重的問題。債務問題如果處理不當,中國經濟硬著陸並非不可想像,那麼過去幾十年的巧功夫都將毀於一旦。等待中國領導人處理的事務太多太多:除了經濟結構轉型,「一帶一路」這個雄心勃勃的基建計畫,中國還要應對美國明目張膽的遏制圖謀,因為美國極不樂見中國在東亞地區影響力的擴張。
 在這種情況下,難怪中國領導層會犯下錯誤,在欠缺考慮的情況下對股市進行干預,試圖扭轉上海證券交易所的拋售,好在國家現在似乎已退出了救市。然而在本輪調整中,最能說明問題的,是中國股災引發的西方股市暴跌。它透露出三重資訊:首先,西方高度關注中國的經濟狀況;其次,這個戲劇性的案例反映出中國對全球經濟的重要性在很多方面超過了美國——中國的影響力之大,即使放在五年前也很難想像;第三,該事件提醒世人,西方經濟存在潛在的脆弱性,實際上,西方從來沒有從金融危機中復甦,正如美國經濟學家薩默斯所說,西方經濟進入了長期停滯的新時代。
 西方世界繼續依賴於「零利率+中國經濟增長」這套生命維持系統。如果中國經濟增速減緩,會帶來什麼後果?這就是西方市場突然開始恐慌的原因。中國對經濟的高度關注,但絕不恐慌。與西方相比,中國面臨的挑戰似乎是有解的。
 │ Martin Jacques,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亞洲研究中心高級客座研究員

連結原文〉觀察者網
返回目錄〉2015年10月號 │ 325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