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臺灣抗日英雄胡嘉猷 │ 簡皓瑜

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資助、世居當地的地方文史工作者池俊鑒老先
生捐地,建亭立碑。

 一反全臺漠視抗日紀念、官民爭頌日本對臺殖民的氛圍,在今年日本對華獻降70週年的9月9日,於桃園平鎮區新光路六段的古戰場上,昔日抗日六大家族的後人及民間團體、文史工作者,一起為胡嘉猷乙未抗日120周年紀念碑揭牌。

 胡嘉猷(1839-1920)又名阿錦、老錦,號甫臣,至今地方人稱「阿錦伯」;安平鎮人,原籍廣東梅縣。父珠光,道光年間隨軍從征來臺,解甲後以修理銅器為業,輾轉定居安平鎮。1884年法軍犯臺,胡珠光為官軍修礮械,因功任糧總官。胡嘉猷屢試不第,援例捐了監生;及父死,襲其職亦為糧總,賞戴五品藍翎。
 1895年中日簽定《馬關條約》,全臺震驚。臺灣官紳創建了「臺灣民主國」,以期藉由住民自決拖延戰術,爭取國際干涉臺灣割日。同時,胡嘉猷、黃娘盛等鄉紳亦在民主國副總統兼義軍統領丘逢甲的指揮下,組織地方鄉勇備戰。
 5月底,日軍繞開基隆守備,成功由澳底登陸。隨著日軍進逼臺北城、民主國總統唐景崧被迫內渡,胡嘉猷等人不甘臺灣就此淪為殖民地,遂急將槍械彈藥運往安平鎮。及至6月下旬日軍開始南下,胡等便率部阻擊日軍於路;其中「安平鎮之役」尤造成日軍損傷慘重、久戰無功,而不惜祭以大礮彈壓,可見其剽悍。胡嘉猷突圍後,率眾退守龍潭陂,並促成閩粵聯手抵禦日軍兩路圍剿。可惜終究不敵日本正規軍,「七十三公」慷慨犧牲於龍潭陂,三峽、大嵙崁遭日「掃攘」燒街報復,大嵙崁更有百餘無辜百姓被刺身亡。以上幾場慷慨壯烈的戰役,都直接或間接由胡嘉猷領導,雖終敗陣,但成功牽制了日軍南進的速度長達月餘。
 潛逃後,「阿錦伯」並不氣餒,年底又趁日軍重兵南移,與陳秋菊、林李成相約反攻臺北城;眾推由胡總領北臺各路義軍同時圍城。六名日籍老師命喪芝山岩的「芝山岩事件」或「六氏事件」,即發生於此役。最後,敵我實力懸殊,義軍再敗。胡嘉猷見大勢已去,1900年乃潛回原籍,擬徐圖再舉。1916年胡一度密渡回臺,欲再發難,惜因行踪暴露,乃又倉皇內渡。不數年,終老故里,齎志以歿!
 無論就時間或空間來說,胡嘉猷抗日的規模與影響都令人感佩。此次由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資助、世居當地的地方文史工作者池俊鑒老先生捐地建亭立碑,對於吾人緬懷先烈前賢抗暴維護民族自尊的風骨,可以說雖遲,仍別具意義。統促黨推動紀念本土先民義舉的用心,亦令人敬佩。
 │ 致理科技大學通識中心講師

延伸閱讀〉簡皓瑜
返回目錄〉2015年10月號 │ 325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