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問題在哪裡? │ 劉建修

臺獨旗手李登輝所挾持的民進黨及李登輝的真傳弟子兩國論的創始者蔡英文。

 臺灣的反對運動,就是「被統治者」反對「統治者」的運動,因為「被統治者」大部份為臺灣人民,而「統治者」則大部份為從大陸來臺的外省人。這些外省人是1945年日本投降後,為接收臺灣而來的國民黨官員與軍隊,由於他們的獨裁和無能,大部份臺灣人民深受其害。因此,大部份臺灣人民以為或被誤導為反對國民黨就是反對外省人,外省人即中國人,這就是民進黨成立的時代背景和當時的社會基礎。
 由於民進黨在野時,匯集了許多進步理念,民主、人權、公平、正義、清廉等等,各種理想都對民進黨投射著期待,期待民進黨的執政可以引領臺灣走向更美好的境界。可是,在短短的幾年裡,原本集合各種理想的盤面開始一塊塊崩解,崩掉了費希平、崩掉了許信良、崩掉了施明德,崩掉了心中還有一把是非尺的沈富雄與林濁水,崩掉了還想讓民進黨改革自救的林義雄,有的割席而去,有的聲音沉寂,有的甚至遭到圍剿。假如黃信介、余登發、郭雨新、黃玉嬌等前輩,還活到現在,可能也會被打入冷宮而暗中流淚。
 愈崩,本質就愈清楚。原來,民進黨不過是個幫派的權力集團,所有的崇高理念,都是外加的包裝,民進黨對清廉、民主、人權、法治根本沒有信仰,真正追求的目標只有一個「爭權奪利」。
 自從總統直選和國會全面改選後,臺灣就不再有外來政權了。關鍵是在於民主程序,而不在總統的省籍或統獨理念。可是,民進黨卻仍然挑撥社會對立族群仇視,因為,民進黨除了利用自己主流族群的票源佔人口多數之外,已沒有其他方式得到多數支持。因此,一面不斷戮刺歷史傷痕,一面在社會切割出更多道歷史傷口,公然煽動鼓吹「臺灣人不是中國人」、「臺灣的前途由2300萬人決定」。
 如果是一個有前途、有理想的政黨,必須要讓好的人才把正確的聲音能表達出來,犯了錯能反省改進,路線錯誤能修正重來,對國家民族社會要有責任感和使命感。
 可是,事實上民進黨完全不是如此,現在民進黨的問題,並不是陳水扁的個人問題,而是結構性的本質問題。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政黨亦然。陳水扁的問題,或許很快過去,但是,如果民進黨不能徹底反省、改革自清,與陳水扁同樣的問題,必定還會再度出現。因此,這樣的政黨,人民不可能把自己的命運和臺灣的前途再託付給他。
 如果被臺獨旗手李登輝所挾持的民進黨及李登輝的真傳弟子兩國論的創始者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不承認一個中國,那麼就是要臺灣獨立,如果臺灣要獨立就必須一戰,而臺灣一戰,受害的則是臺灣的人民百姓。有誰願意自己的父母、丈夫、兄弟姊妹為此受到傷害?
 現在,蔡英文雖然採取不承認亦不否認一個中國,以維持現狀的模糊對策,企圖矇混世人,但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其「反共」、「反中」的本質及分裂國家民族,一邊一國的企圖,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政治歸政治,民族歸民族,臺灣意識絕非反共、反中的臺獨意識。臺灣意識是臺灣人民刻苦耐勞,團結扶持,自食其力,不仰人鼻息,當家作主熱愛國家的民族意識。而臺獨意識則為出賣國家民族的分裂意識。我們不容純樸的愛國的臺灣意識,被利用、被誤導為出賣國家民族的分裂意識,而成為美日帝國主義霸權的工具。如果民進黨繼續助紂為虐,幫助美日帝國主義對付崛起的中國,成為霸權的工具,那麼臺灣必然將成為侵略者的犧牲品,而陷臺灣人民於萬劫不復的災難。
 │ 《遠望》雜誌榮譽發行人

延伸閱讀〉劉建修
返回目錄〉2015年10月號 │ 325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