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緣,論日本 │ 溫俊軒

擷取 │ 維基百科,「東亞」條目。

日本的終極夢想
 雖然東亞的歷史主要是由大陸國家書寫的,但隨著西方海權思想的滲入,東亞的島嶼國家也看到了自己的潛質,其中的代表就是日本。既然同樣面對大陸的島國──英國──可以成為「日不落帝國」,那麼日本也有理由相信自己具有相同的機會。與英格蘭人稱霸之前先統一了英倫三島一樣,日本也需要先將外島地區統一到自己的旗下。
 在獲得外島地區的控制權之後,日本立即向東亞大陸地區挺進──畢竟島嶼環境所造就的民族危機感總是要強些。日本當時的戰略分析未必是像我們今天這樣站在全球的角度,以美國作為挑戰和學習的目標,對於日本來說,英國是最有可能的範本。
 作為同樣位於大陸邊緣的島國,英國要想掌握話語權,就必須介入大陸事務,事實上英國也一直是這樣做的。在英格蘭人最輝煌的時候,英格蘭的國王也是法國的國王。但在大部分時候,英國人所能做的只是不斷挑動歐洲大陸各國的關係,讓他們互相牽制,避免一家坐大。直到英格蘭人喪失了歐洲大陸上的最後一塊領地後,英國的政治家們終於清楚了,他們所需要的大陸並不在歐洲,而是在海外。
 英國人強大的海上力量幫助他們找到了北美洲、大洋洲、印度這三個看似合適的備選物件,不過當時的世界中心還在歐亞大陸,因此印度才是最佳選擇。而印度所具有的地緣位置和資源也成就了「日不落帝國」的輝煌。
 正如英國一樣,日本也知道單靠一個島國的力量是無法稱霸世界的。基於地理距離的因素,向南亞擴張是不現實的,最合適的選項,就是在大海對面一直作為日本效法對象的中央帝國了。
 基於地緣的關係,借助朝鮮半島進入大陸地區是最好的方案,實際上最初的大陸移民也正是通過半島的南部進入日本地區的。強大之後的日本在戰略方向上並沒有太多的選擇。在日本完成了外島統一戰爭,並將朝鮮半島這個「橋頭堡」收入囊中後,接下來的目標就是中國本土了。
 對於吞併他國國土,國際上「通行」的辦法是先策動你獨立,然後把你再吃進去,當然這一切都得打著「民意」的招牌,美國吞併德克薩斯、日本吞併朝鮮都是用的這招。日本人對中國的歷史研究很深,他們發現中國古代王朝所受到的入侵基本都是由北方而來,一是蒙古高原,二是東北地區(也就是所謂「滿洲」)。換句話說,如果先佔領了這兩個地方,入主中原的成功率會高很多。
 所以日本人才會發出「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的說法,後來他們也的確是按照這個戰略而行動。不過由於俄國的存在,這個計畫只完成了40%。日、俄在這兩個地區的矛盾由來已久,1904年的日俄戰爭讓日本人的信心極度膨脹,可惜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俄國人的戰爭理念早已脫胎換骨了,諾門檻一戰讓日本完全絕了念想。蒙古最終還是成為俄國的勢力範圍,而對於東北地區,日本倒是按計劃扶植出了個「偽滿洲國」。
 所以,在日本最終完成的「聖戰」地圖上你會發現,日本對中國的攻勢是從北往南的,即按東北-華北-長江流域的路線進攻。當其試圖進入黃土高原時,卻受阻於山西,究其根本就是因為沒有拿到蒙古高原,無法在戰略上對黃土高原形成壓力。由於黃土高原在防禦層面上對華北平原有著明顯的優勢,因此試圖從華北平原進入黃土高原是非常困難的。
 正由於日本制定的這種由北向南的戰略,你會發現,日本在中國的南方除了將沿海的港口全部佔領外,只在雲南靠近緬甸那裡有所動作。之所以在南線開闢戰場,主要是出於戰略層面的考慮,以從海、陸兩線切斷中國的外援。
 應當說,西方文明的入侵打破了華夏文明一統東方的局面,這對日本來說是個千年難遇的戰略機會。由於體量相對較小,並且一直將自己定位為學習者,日本從模仿華夏到脫亞入歐的轉換是非常高效的。這種高效也讓日本破天荒地取代中國,在整個20世紀成為亞洲經濟的領先者,並且一度擁有統治亞洲的夢想。然而當古老的中央之國緩慢而又痛苦地將戰略方向調整過來,並迎頭趕上後,日本再想入主東亞大陸,甚至只是統一東亞外島,在可以預見的將來都變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琉球群島與千島群島
 如果日本還想改變自己的地緣結構,那麼分列在日本列島南北兩端的兩個重要島嶼──琉球群島和千島群島就是它第一步需要擴張的方向。作為東亞外島鏈的重要部分,在日本全盛時期,這兩個群島也的確為日本所佔據,並且可以被用來封鎖蘇聯和中國。然而,由於「二戰」中日本與這兩個國家的戰爭主要發生在大陸上,最終它們並沒有發揮封鎖東亞大陸的作用,但這並不代表它們的地緣作用會被忽視。在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之後,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分別控制了這兩處群島。只不過即使是雙胞胎也會有所差別,更何況兩處相隔千里的群島。因此,它們在戰略作用以及美蘇兩國的控制方式上存在著很大的區別。
 之所以要將琉球群島形容為東亞大陸的屏障,是因為這條體量不大、長度不短的島鏈正好擋在東亞大陸東出太平洋的通道之上。如果它能夠為東亞大陸所控制,那將會是保護東亞大陸安全的周邊屏障;反之,它便是用來阻礙東亞大陸將地緣影響力擴散到太平洋的屏障。
 既然要以琉球群島為標籤解讀它的地緣作用,我們就需要先解讀一下「琉球」和「沖繩」這兩個名詞之間的關係。很多時候它們被視作同一概念的不同表述方式,這種看法也是有道理的。一般而言,我們可以將日本九州以南一直到臺灣島之間的這條島鏈都稱之為「琉球群島」,而這條島鏈的中心就是由沖繩島和周邊一些小島組成的「沖繩諸島」。
 上述這種劃分法是廣義的劃法,狹義的劃法則是將北緯29度線以南至臺灣島以北的島嶼稱之為「琉球群島」,此認定的依據是聯合國當年授權將這部分島嶼交由美國託管。而美國人之所以這樣劃分,表面的原因是這部分島嶼之前隸屬於獨立的「琉球王國」所有,因此可以算作日本的殖民地。當然,美國將這些島嶼置於自己的管轄之下,遠沒有這麼簡單和「正義」。
 需要說明的是,拋開中國所提供的確鑿歷史、法律證據不說,僅從地理結構上看,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也並不屬於琉球群島的一部分。觀察這一地區的衛星地圖就會發現,釣魚島實際上處在東亞大陸架的最東部,它與琉球群島之間隔著一條最大深度達到2,716米的「沖繩海槽」。
 對於日本來說,不包含釣魚島在內的琉球群島才是它真正能夠施政的所在。目前在日本的行政區劃內,廣義的琉球群島歸於兩個不同的「縣」所管轄。沖繩諸島和南部的先島諸島現在歸屬日本的沖繩縣管轄,因此也有人將這部分總稱為「沖繩群島」。沖繩群島以北至日本九州的島鏈目前則歸屬日本的鹿兒島縣管轄,主要包括大禺諸島、吐噶喇列島、奄美諸島,由於在之前歸屬日本的薩摩藩管轄,亦可總稱為「薩南諸島」。總的來說,這條日本至臺灣的島鏈可以由三大部分組成,即薩南諸島、沖繩諸島和先島諸島。
 關於琉球群島(北緯29度以南部分)在古典時期的定位一直不是特別清晰,這主要是因為現代的國家概念是由西方人率先建立的,而在古典時期的東亞,國家的概念是比較模糊的。這便使得在研究中國古代各朝代的地理範圍時,會有不同的劃分方法。有一種觀點認為當時琉球群島上的幾個王國都屬於華夏朝貢體系,基於這種屬國的身份,似乎可以將之認定為中國國土。持這種觀點的不在少數,比如聞一多先生在《七子之歌》中將琉球比喻為臺灣的群弟,賦予其同等的地位。但僅憑此便將琉球群島劃歸中國的歷史領土,顯然不夠嚴謹。
 中國古代與周邊國家的朝貢體系一般被認為很難套用西方(也就是現代)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如果一定要在現在找到一種類似的政治體,那麼「英聯邦」中部分國家所採用的「共主聯邦」的組織結構或有可比性。即每一個國家都有獨立的法人資格和完全的獨立性,但都奉英國國王為國家元首(代英國國王行使象徵性元首權力的就是「總督」)。如果認定琉球群島歷史上為中國的領土,那麼明朝時期的朝鮮也應當做同樣的認定了。事實上,即使將古典時期的東亞「穿越」到現代社會,古朝鮮也應被視為具有加入聯合國資格的國家,只不過他和加拿大一樣,名譽上的最高元首是中國的皇帝(朝鮮國君只能稱王)。
 討論這些實際上無關現實的地緣關係,只是為了澄清一個歷史問題罷了。當然,在東亞開始有現代國家意識的時候,正處於弱肉強食的年代。中國(清朝時期)和日本(明治時期)其實都有機會將琉球群島併入自己的國土。中國所具有的是歷史優勢,而日本所據有的是地緣優勢。最終打破這種平衡的是兩國在實力上的差距,一邊是仍處在陸權時代的中國,一邊是已經成長為海權強國的日本,再加上地理距離的因素,爭奪外島的結果便可以預見了。可以提供佐證的是,在時間略早的阿古柏入侵新疆事件中,清政府即使處於衰弱期,也還是能夠重新穩定局勢,收復新疆。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勝利也意味著中國在近代史上第一次取得了對外戰爭的徹底勝利,並由此位列聯合國的五大創始國之一。應當說,當時的國民政府在從日本手中收回臺灣島後,是有機會對琉球群島提出主權要求的,而當時的同盟國也正希望肢解日本苦心經營的外島鏈,具體的措施就是將日本本土四島南北兩翼的「千島群島」和「琉球群島」劃出日本領土,徹底消除日本在東亞以及太平洋上的地緣優勢。但當時的世界已經開始出現東西兩大陣營了,美蘇兩大陣營的對抗實際上在「二戰」即將結束時就已經開始。在接收戰敗國的遺產時,兩個日後的超級大國也力求平衡,這種平衡亦體現在對戰敗國領土的控制上,因此,日本南北的大群島自然也就被美蘇兩國所控制了
 俄國人在領土問題上一貫強勢,他們直接把北部千島群島劃入自己的國土範圍。俄國之所以會這樣做,地緣上比較近是一個原因,歷史上俄國曾擁有過北千島群島的主權也是一個原因。但日本一直不肯放棄南千島群島的主權要求(北方四島),這使這件事成為歷史遺留問題。
 美國則沒有像蘇聯那樣直接吞併琉球群島,而是搞了個託管。之所以這樣做,根本原因是考慮到人的問題──西方國家在吸收一塊領土時,首先要考慮到上面的人會不會成為國家的負擔,會不會影響原有國民的直接利益(在吸收新移民時也是這種思維)。關於這種思維方式,我不做太多評價,只想說,美國不收琉球主要不是考慮島上居民的意願,而是國內選民的想法
 有一種說法是美國沒有領土野心,即現在的美國已經達到了實力的頂峰,然而在運用武力的同時卻不會謀求擴充領土。從表面看似乎是這樣的,但實際上並沒有表面上看到的那麼高尚。之所以顯得沒有領土野心,主要還是考慮到成本的問題。如果有一塊土地無人居住,或者僅有少數文明程度不高的原住民,而其戰略價值又巨大時,美國是不會手軟的。比較典型的案例就是夏威夷(1898年被美國吞併,1959年成為美國的一州),吞併行為本身並不會給美國財政增添負擔,這個熱帶群島光靠旅遊業就能養活自己了,美國人民也能有個度假的地方。並且島上的原住民較少,性格又平和,基本不會給美國添麻煩。更為重要的是,夏威夷位於太平洋中心的地理位置,其地緣價值體現在美國可以據此控制整個太平洋,最低限度也能保有在東太平洋的控制權(那個引發太平洋戰爭的「珍珠港」就在那裡)。
 另外,在2009年11月從託管地正式升格為美國國土的塞班島也是這種情況。若是換成伊拉克,即使是美國政府有意直接控制這塊重要的石油產地,議會也會否決這一提案,畢竟那些極端分子很可能就此自由進入美國。
 至於琉球群島,美國在攻佔其主島──沖繩島時,島上居民光在美國登陸時死傷的就有7.5萬人,剩下的亦有20餘萬。而且那些傷亡的居民很多是在戰敗時扶老攜幼,爬到崖頂跳海自殺的。10萬守島士兵也只活了9,000人,美軍則傷亡7萬多人,可謂慘勝。(那個讓美國人傷心不已的硫磺島也屬於這條島鏈。後面用原子彈也主要是因為在沖繩和硫磺島損失太大了,美國人受不了了)。
 儘管沖繩百姓的「殉國」行為大多是在日本軍人的脅迫之下,但這種行為本身還是給美國人造成了極大的心理衝擊。因此就算美國政府和軍方想把這塊地方納入美國國土,國會和民意這關也很難過。況且美國不像俄國,俄國多少和千島群島有些歷史關係,美國強行併入琉球在法理上也有問題。所以先託管著是最佳選擇(可以用,又不用承擔義務),然後在合適的時候再決定琉球群島的歸屬問題。
 │ 「中國國家地理圖書」微信公眾號,2015年9月2日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