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公務員支持統一為何被威脅「斬立決」? │ 石佳音

聯合國憲章上中國代表團簽字頁。

張瑋珊支持統一合乎「中華民國」憲法
 鳳凰歷史:您認為張瑋珊認同中國文化、支持兩岸統一的發言是否存在不妥當之處?
 石佳音:張瑋珊的身分有二:一、中華民國國民,二、行政院新聞傳播處新媒體組公務員。要討論她的發言有無不當,可分三個層次來看:一、她的言論是否「違憲違法」?二、她的言論是否違反行政中立原則?三、她的言論是否與其職務相衝突?第二、第三層次稍後回答,在此先只談第一層次。
 首先,我們要搞清楚:「中華民國」就是「中國」的國號(之一),如同「姓名」與「本人」的關係,而不是兩個國家。在《聯合國憲章》正文裡兩處提到「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但是在正文後面簽字頁的首頁標明是「中國」(China)代表團領銜簽字。可見在聯合國立場中,「中華民國」就是「中國」當時的國號。只是後來因國共內戰,才發生兩岸治權之爭、國號之爭以及由此衍生的聯合國內中國代表權之爭。後來在1971年由北京取得中國代表權,但是治權之爭仍未結束,尚有待兩岸中國人發揮智慧,共議統一。我們如將中國內部的「治權」之爭解釋成「主權」分裂,形成「一邊一國」(如「臺獨」)或「兩邊兩國」(如「獨臺」),那不只「違憲」,甚至也違反了《聯合國憲章》的立場。
 現行「中華民國憲法」本文及增修條文規定國家主權範圍涵蓋兩岸(即「一國兩區」),「增修條文」前言又將「統一」規定為國家目標。由於「動員戡亂時期」早在1991年終止,因此「和平統一」就是憲法規定的道路。張瑋珊主張統一完全符合「憲法」,何錯之有?
 其次,「中華民國憲法」第158條規定「教育文化,應發展國民之民族精神」,「國民教育法」第7條更規定「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之課程,應以民族精神教育…為中心」。雖然現在「臺獨」教育改革「違憲違法」,每年「教育」出大量的「臺獨」青年(包括當年的張瑋珊),但是張靠著課外的讀書學習和反省,糾正了「臺獨教改」灌輸給她的錯誤觀念,認識了中國文化、發展了民族精神,自覺實踐了「憲法」和「國民教育法」的規定。這不是剛好證明她才是「中華民國」的好公民、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在正常狀態下,她應該是表揚的對象,怎麼反而成為爭議的核心?可見真正出問題、該檢討批判的不是張瑋珊,而是那些批鬥她的媒體、政客和網民。
 而且,依據「中華民國憲法」,臺灣本來就是「中華民國」(亦即中國)的領土,如同張瑋珊所言:臺灣人就是中國人。那麼她認同自己國家的傳統文化、以身為中國人為榮(當然她也會以身為臺灣人、雲林人、張家人為榮),怎麼會有「傾中」與否的問題?
 至於民進黨「立委」說她「親共」、「媚共」,更是莫名其妙。那是因「臺獨」將「中華民國」視同「臺灣」,將「中國」視同「中共」,才會將「統一」視為「中共/中國併吞臺灣」,而「支持統一」就成為「親共」、「媚共」。但張瑋珊肯定了自己的文化傳承,於是主張兩岸中國人和平統一、共同復興,這不但在道德上正當,而且完全合乎「憲法」。如果這也叫「親共」、「媚共」,難道一定要堅持與中共不共戴天、不惜再度兵戎相見,或使臺灣繼續充當美日牽制中國復興的馬前卒、使臺灣永遠處在戰爭威脅之下,才是「愛臺灣」?若如此,那麼我們試問現在的臺灣有誰主張無條件絕對「反共」到底?民進黨政客學者絡繹于兩岸之間,阿扁、陳菊都去過中國大陸,柯文哲還在上海公開表示尊重大陸的「一中」立場,呼應「兩岸一家親」的口號,顯然他們沒有一個人是絕對無條件「反共」,那為何他們就不是「親共」、「媚共」?這樣蠻橫不講理的民進黨,「民主進步」在哪裡?
 綜上所述,可見張瑋珊的言論完全「合憲合法」,當然屬於「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反之,所有打壓她的綠色媒體、政客和網民,才是在侵害自由人權、破壞民主法治。

並未違背公務員「政治中立」原則
 鳳凰歷史:張瑋珊是在業餘時間以私人身分接受了鳳凰歷史頻道的專訪,但她被媒體報導後,卻被網友人肉搜索出行政院網路小組成員的公職身分。有「立委」痛批:「張瑋珊領行政院的薪水,卻不避嫌地公開講自己是統派的成員,實在太離譜了。」您是否同意這種說法,為什麼?
 石佳音:這種批評,就是認為張瑋珊的言論違反了「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規定的「政治中立」原則,或認為她接受媒體訪問抵觸了她的職務要求。然而,這都是欲加之罪。
 首先,「行政中立」的意義是要求行政體系的常任文官(狹義的公務員)在政黨競爭中不做左右坦,保持黨派中立。但是,這種要求的前提是:這些政黨都是忠於國家、遵守憲法的政黨。否則,按照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規定:「政黨之目的或其行為,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或自由民主之憲政秩序者為違憲」,此時則必須由「司法院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審理…政黨違憲之解散事項」。對於這種「違憲」的政黨,若其主管機關內政部民政司不依照「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聲請「司法院憲法法庭」解散,就是失職。如果要公務員面對這種「違憲」、「禍國」的政黨還要「保持中立」、噤若寒蟬,如同要求員警面對現行犯劫殺被害人而置身事外同樣無理。其結果,就是政府癱瘓、法治失靈,立法院、行政院、教育部等公家機關隨時都可能被「攻陷」、「占領」,整個社會陷於永恆的「民主內戰」。
 因此,張瑋珊的言論只是表現她忠於國家(中國)、忠於「憲法」的堅定信念,這本來就應該是每一個國民(更何況公務員)應守的立場,也是臺灣撥亂反正的必要條件,怎麼會有「違反行政中立」的問題?但這個問題的出現,反映了臺灣的「憲政」運作根本失靈,才會任令一個公然「違憲」的政黨長期存在,甚至主導政治方向、扭曲憲政運作、左右政策取捨,最後還能屢次當選執政,迫使全體公務員放棄對國家(中國)和「憲法」的忠誠,以虛假的「行政中立」換取這些綠營政客的「包容」。一旦有少數良知未泯的公務員,表現出絲毫對國家(中國)和「憲法」的忠誠,綠營政客、媒體、網民就會聯手喊打喊殺,直至趕盡殺絕。對於這種顛倒是非的亂象,當選兩任而只會拿香跟拜的馬英九政府要負絕大的責任。
 其次,張瑋珊在「行政院新聞傳播處」的職務並非對外發言(那是發言人孫立群的職責),她也從未以行政院公務員身分對外發表言論。她這次在下班時間以私人身分受訪,與其職務毫無關係,也完全未提及她的公務員身分。並且,「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還容許公務人員在下班時間從事政治團體之活動,但「統派」只是認同國家(中國)和「憲法」的立場標記,甚至不是一個政治團體。張瑋珊在下班時間接受媒體訪問,說自己是「統派」,只是表現出她認同銓敘部訂頒「公務人員服務守則」第3條「公務人員應恪遵憲法及法律,效忠國家及人民」的規定(因現行憲法就是「統派憲法」),這又何錯之有?
 因此,張瑋珊在下班以後的言行,僅僅是她行使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與其公務職責毫無關係。如今若因她認同中國、支持統一,就侈言要追究其「責任」,豈非政治迫害?

「臺獨」為撲滅統運星火將民主自由拋諸腦後
 鳳凰歷史:很多人覺得臺灣是個自由的社會,但為何張瑋珊公開發表「統派」言論之後卻會遭到圍攻和人肉?
 石佳音:這要從鳳凰網歷史頻道這次訪談10位本省籍統派青年的意義說起。
 根據政大選研中心的逐年調查,從長期趨勢來看,自認「臺灣人」比率不斷攀升,自認「中國人」比率則持續探底。在此姑且不談其原因何在,但很明顯的事實就是:臺灣「統派」在島內的處境極其艱困,年輕世代支持統一的人越來越少。結果,蔡英文可以很自豪地說:「臺獨」已是現在的臺灣年輕人的「天然成分」。綠營極力推動降低投票年齡,也是因他們對年輕一代的綠化深具信心。
 在這樣惡劣的情境下,臺灣統運有沒有未來,兩岸最終能否和平統一,或統一以後能否獲致和平,都要看臺灣年輕人中能不能持續出現支持統一的新生代。為此,鳳凰網歷史頻道的幾位朋友跨海而來,做了這個訪談,將這幾位難能可貴的臺灣統派青年的心路歷程介紹給關心中國未來的兩岸同胞。這是具有重大意義的事。
 這次受訪的10位臺灣統派青年,他們的背景具有以下4個特點:
 一、他們全部都是臺灣省籍,不是外省家庭出身,其中祖先來臺最早的是隨鄭成功渡海而來的。用「臺獨」派帶有省籍歧視的語言來說,他們就是最「正港」的臺灣人(大概僅次於原住民)。
 二、他們多人出身「深綠」地區,如雲林、嘉義、臺南、高雄,在「綠油油」的家鄉成長。
 三、除了一位「70後」以及兩位自幼接受在家教育者外,其他7人都是在「臺獨教改」下接受中小學教育,並在「去中國化」、再皇民化的社會氛圍中成長。
 四、他們的家族背景中沒有社會主義或左翼的長輩,也沒有人在大陸經商致富,因此他們的成長與大陸或中共毫無正面關係。事實上,他們自幼聽聞到的大陸或中共恐怕都是以負面新聞為主。
 因此,若就這些年輕人的背景而言,有如蔡英文所言,他們都應該具有「臺獨」的「天然成分」。然而,他們卻都反對「臺獨」,都成長為堅定的統派。並且,正因為他們的家庭背景和成長環境如此,因此他們認同中國、支持統一,既非自幼耳濡目染、順理成章,也不是不假思索、人云亦云。他們是經由認真學習、理性反思,才自覺地成為「理性統派」。其中,張瑋珊就是原本堅定支持「臺獨」,後來經過讀書、反省,接受了中國文化,然後有意識地決定「我要做中國人」。她這樣的轉變經歷,戳穿了「臺獨就是真理」的主流神話,使「臺獨」宣傳再也無法偽裝得理所當然、法像莊嚴。這哪裡是「臺獨」派所能容忍?
 這10位臺灣省籍統派青年在「獨浪滔天」之中砥柱中流、逆勢存在,在這個高度皇民化的島上守住了中國文化,守住了兩岸中國人抗日的記憶,也守住了中國人的尊嚴。他們證明了中國文化有其感召力,更證明了「臺獨教改」並非無懈可擊,「天然成分」並非無可糾正。就是這10位統派青年,讓我們看到統運的星火與希望。
 理所當然,「臺獨」為免星火燎原,必會視他們如芒刺在背,欲去之而後快。但在「臺獨」撲滅統運星火時,這些偽自由主義者平日滔滔不絕的民主、多元、自由、人權、憲政、法治等「普世價值」,全部拋諸腦後。
 經過人肉搜索之後,「臺獨」發現張瑋珊是個小公務員,最易受到「霸淩」。因此綠營政客、媒體、網民蜂擁而出,大張旗鼓,群起圍剿,希望重演「郭冠英事件」,逼行政院棄車保帥,借刀殺人。
 因此,這又是一次赤裸裸的政治迫害。而這些搞「綠色恐怖」的迫害者的嘴臉,與當年搞白色恐怖時的國民黨特務、御用文人相去不遠。
 去年7月,臺灣有位蔡姓陸軍中尉在個人臉書張貼「我主張臺灣獨立、支持臺獨,我同時也是職業軍人。PS:我投票不投國民黨」。一個職業軍人,公然發表「違憲違法」且有政黨傾向的政治言論,這是何等大事?但此事經媒體報導後,國防部的懲處僅僅是「兩支申誡,關閉臉書」。為了這「兩支申誡」,民進黨立委蔡煌瑯在立法院質疑國防部在軍中進行思想檢查,侵犯言論自由。如今,一位小小文官張瑋珊,在下班時間,完全以私人身分對外發表忠於國家(中國)、「合憲合法」,且不違反其職務的言論,同一位立委蔡煌瑯卻說:公務員「接受鳳凰衛視(專訪),講出親共、媚共、統一的論調,這個當然要處理。這個張小姐已經不適任在這個位子上」。這完全是以「統獨」論斷是非。類此雙重標準,早已是民進黨的常態。
 今年是日本戰敗投降70周年,兩岸中國人紀念抗戰勝利,「臺獨」則公開紀念日本「終戰」、懷念皇民化。岩里政男(李登輝)說70年前臺灣人是在為「祖國」日本作戰,並感謝日本將他那位志願參加日本海軍而當了炮灰的兄長入祀靖國神社。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說:這是李登輝「個人的歷史經驗」,主張我們要「珍惜現在所享有的言論自由」,要包容不同的歷史記憶和歷史詮釋。但是,我們看不出來綠營政客、媒體、網民有任何跡象願意包容一位理性統派張瑋珊的歷史記憶和歷史詮釋。我們看到的,卻是撲天蓋地的污蔑誹謗、人肉搜索,甚至殺氣騰騰的公然恐嚇。民進黨臺北市「議員」王世堅就主張對張瑋珊「應該要立刻處理,這種要斬立決」!
 當蔡英文在為岩里政男辯護時說:「臺灣好不容易才有現在的民主社會和機制」,她希望「下個世代可享有完整且自由的選擇權,這才是社會在這個階段共同的使命跟目標」。如果我們瞭解了她和她的「臺獨」同志是如何齊心合力摧毀臺灣社會最後一絲一毫自由的可能性,就會對她這樣的漫天大謊感到不寒而慄。
 現在張瑋珊所經歷的,正好證實了這10位統派青年在訪談中一致提出的事實:臺灣統派的處境極其艱困。現在的公務員如果不站在憲法立場維護國家(中國)和政府公務員的尊嚴,等到明年蔡英文率領這批殺氣騰騰的民進黨人重新上臺執政,臺灣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連同表面上的「行政中立」,都將成為虛無飄渺的口號。
 │ 《遠望》雜誌總編輯、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中華琉球研究學會理事長

延伸閱讀〉石佳音
返回目錄〉2015年10月號 │ 325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