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抗日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 林和震

九三閱兵,白求恩醫療方隊接受檢閱。

 今年9月3日上午,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盛大舉行「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的慶祝及閱兵儀式,使得全球的目光在此時都聚集到了大陸的天安門廣場上。此次閱兵,乃是大陸首次的非國慶閱兵,展出的裝備有多達84%是自製且為首次亮相,不免讓原本就存在的「中國威脅論」再次發酵。臺灣島內的諸多媒體或評論者,也以歐美領袖多不參與此次閱兵,和令人目不暇給的新型武裝首次出爐,藉此說明大陸的和平發展是種假象,試圖增加威脅論點的可信度。然而,筆者想提出另外的觀察思考角度,解讀此次紀念活動所傳遞的意義。
 當大家以「中國威脅」的角度,並以此次歐美各國領導人不出席此次閱兵來做為引證的解讀時,筆者認為應從出席的名單來反向思考,究竟中國大陸的發展是威脅式的霸權崛起還是和平的發展道路。2011年6月17日加拿大多倫多市舉辦第七次「孟克論壇」辯論會,該次的主題是「中國是否能稱霸於21世紀?」在該場會上,亨利‧季辛吉(第56任美國國務卿)說:「從地緣政治角度看,現在中國邊境上一共有14個鄰國,……,如果中國有任何要在世界稱霸的舉措出現,一定會引來這些國家的反制,如此一來,就會對世界和平造成災難性的危害。」也就是說,如果大陸的發展是種威脅,會對區域和平穩定造成危害,這些周邊國家的反應是最直接明顯的。
 因此,我們來審視此閱兵出席的賓客名單,根據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8月25日所公佈名單,出席的有白俄羅斯、波士尼亞、柬埔寨、捷克、剛果民主共和國、埃及、哈薩克、吉爾吉斯、寮國、蒙古國、緬甸、巴基斯坦、南韓、俄羅斯、塞爾維亞、南非、蘇丹、塔吉克、東帝汶、烏茲別克、委內瑞拉、越南、衣索匹亞、萬那杜等24國元首,及阿根廷、古巴、阿爾及利亞、波蘭、北韓、泰國等6國派遣的元首以外其他政府首長。另外,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澳大利亞則派高級代表出席,而一向與大陸政府有領土爭議的日本、菲律賓均未派員出席。由此觀察,位於大陸周邊的國家領導人或其政府首長,幾乎均出席此次閱兵活動,若無良好的互信作為基礎,是不可能有此成果的。相較於主張大陸的發展將會給區域或世界造成不穩定,或是破壞和平的其他國家,大陸的周邊國家用最直接的行動證明,大陸走的是和平發展的道路,絕非另一方霸權的崛起。
 回顧以往,大陸堅持走和平發展的道路已經超過十年,最早能回溯到2003年11月,鄭必堅在海南博鰲論壇的講演中,最先提出「中國和平崛起」。同年12月26日,胡錦濤在紀念毛澤東誕辰110週年座談會的講話中,為「和平崛起」定調,他提到「堅持走和平崛起的發展道路,堅持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同各國友好相處,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積極開展同各國的交流和合作,為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作出貢獻。」然「和平崛起」一詞,並不能削減各國對「中國威脅」的疑慮,因此2004年「和平發展」逐漸取代「和平崛起」的說法。2005年12月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中國的和平發展道路》白皮書,2011年9月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再發表《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且此次習近平的講話,更具有向世界宣示保證的意義,他說「中國將始終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中華民族歷來愛好和平。無論發展到哪一步,中國都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永遠不會把自身曾經經歷過的悲慘遭遇強加給其他民族。」整篇演說中,提到「和平」一詞多達18次,凸顯出「和平」是此次紀念活動的主軸,也向世界傳達中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立場,習更宣布裁減軍隊員額30萬,表現出中國永不稱霸、不擴張的誠意。並且,中共在十五大報告中提出了「兩個一百年」的發展目標,此宣示不僅明確標示其政策方向,也說明在其內部尚有許多問題是有待處理解決的,因此,若說大陸的發展有意與美國爭取國際霸主地位,是相當不合理的。
 儘管如前所述,大陸內部仍有諸多問題尚待解決,實不可能與美國爭取世界霸主地位,南韓媒體也稱大陸正採取「新韜光養晦」的政策,然就臺灣而言,始終是「中國威脅論」的忠實擁護者,甚至在大陸九三閱兵之後,臺灣當局隨即在9月7日進行漢光31號實兵演習,並以2016年中共威脅為假想進行推演,頗有互別苗頭之意。但其實,真正歸結臺灣所感受到的威脅,並不是大陸軍事、經濟力量的強弱,或是否真有飛彈對準臺灣的問題,而是國家認同問題。綠營臺獨人士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這已無須多言,然現在也有一大部分的國民黨人是害怕或拒絕當中國人,尤其當今在聯合國內合法「代表中國」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加上國民黨長期的反共教育宣傳,以及現今臺灣島內對於所謂親中、媚共言行所採取的批鬥撻伐,都讓大部分的國民黨人害怕與「中國」扯上關係,筆者甚至認為,「中國國民黨」的「中國」二字,可能對於大多數國民黨人已經是種包袱。適逢明(2016)年又即將臨來大選,值此之際,藍營諸多重量級人士如朱立倫、馬英九、郝柏村等人,紛紛跳出來試圖力阻連戰到大陸參與此次閱兵,也就是意料之事了。
 但是,國民黨為不與大陸當局撕破臉,於是拋出「中共史觀背離史實」的藉口,來拒絕參與此次紀念活動,可最真實的原因,實是因為這是一場名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的紀念活動,在已將「中國」化約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今日台灣,除非自身能清楚認知「中國」(國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政權)之間的區別,超脫政權與國家的思維,才有可能不畏被戴上紅帽前去赴會。就如此次參與閱兵的一位86歲前黑貓中隊隊員張立義,他既是國民黨軍,又曾被大陸俘過,照理說他應是反共急先鋒,可他能認清並區別出國家與政權間的差異,知道作為中國人與政權並無關係,他說「出席大陸閱兵典禮不是為了習近平或共產黨,就是單純紀念中國人民抗戰而已。」他也針對兩岸抗日史觀的問題表示,「抗戰期間正面戰場是蔣介石,這是世界公認的,但國軍大部隊只能占據大城市據點,農村根本顧不上,全是共產黨在部署。」故此,他也呼籲臺灣當局應該大方一點,認為不管是政府或老兵之間,應該多交流,兩岸的抗日史觀才有出路。
 只有臺灣真心的與大陸開誠相見,認同對岸的13億人民也是家人同胞,臺灣才能真的走出內戰狀態,徘徊在臺灣上空的內戰幽靈,才能離去。也唯有如此,才能用不帶任何意識形態與色彩的眼鏡,準確的判讀大陸近十多年來及往後的和平發展過程,進而掌握這新一波影響世界趨勢的浪潮,乘著浪頭走向另一個台灣奇蹟。
文 │ 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研究所碩士
延伸閱讀〉林和震
返回目錄〉2015年10月號 │ 325期

精選回顧.2016年10月號